TOPMEDIA
顶思传播
第一批进军海南的名校之一,北大附中海口学校要培养什么样的人?
来源: | 作者:Kimberly | 发布时间: 2020-07-21 | 146 次浏览 | 分享到:
2016年9月,一直将教育的种子植根于京津冀地区的北大附中,宣布 “南下”,在海南省海口市创办一所提供小学及初中教育的民办学校。不同于以往,这一次,他们选择以“共建模式”,与当地企业联合办校。两年后,北大附中海口学校正式开学。作为一所拥有60年历史的老牌学校,北大附中此番逃离舒适圈的举动自是引起了教育圈内的广泛关注。与此同时,关于其创办契机、集团(北大附中教育集团总校)定位、发展目标等方面的猜想也层出不穷。《创校纪》第四期,顶思有幸采访了该校执行校长赵豫桥,听一听他是如何理解与展望北大附中海口学校的发展的。

文 | Kimberly
编 | Mina

2020年6月1日,党中央、国务院发布了《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在深化产业对外开放方面,《方案》提到:允许境外理工农医类高水平大学、职业院校独立办学,设立国际学校”和 “推动国内重点高校引进国外知名院校举办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中外合作办学机构”。这一国内首创、海南独有的政策无疑体现了中央对海南教育发展的高度重视及大力支持。

回顾近几年海南的教育发展,我们很欣喜地发现,短短两年时间内,海南已然成为兴办教育的热土。全省累计签约各类教育合作项目103个,已落地实施70个,累计开工各类教育项目444个,总投资200多亿元。

这其中,也包括了因“‘一市(县)两校一园’优质教育资源引进工程”进入海南省的北大附中海口学校。

从2016年确认引进海南,到2018年9月正式迎来第一批学生,短短两年时间内,该校已经成功跻身海口市优秀学校行列,无论在学术成绩、抑或是综合素质培养方面,都取得了赫然成果,包括多次在全国省市各级各类比赛中摘金夺银、屡获大奖等。

作为一所拥有60年历史的老牌学校,北大附中此番“南下”的举动引起了教育圈内的广泛关注。与此同时,关于新海南环境下民办教育、国际教育的发展契机和挑战等方面的讨论也层出不穷。

《创校纪》第四期,顶思有幸采访了北大附中海口学校执行校长赵豫桥,听一听他是如何理解与展望北大附中的集团化办学优势、以及海南教育发展前景。

北大附中海口学校执行校长赵豫桥

走出京津冀,来海南之后却发现期待的优势被削弱了

说起北大附中“进军”海南的缘由,北大附中执行校长赵豫桥先生给出了两个原因。

一是在于北大附中教育集团总校嗅出了海南的发展前景,其未来相对开放的政策可以使作为民办学校的北大附中海口学校拥有更大的办学自由度;

二是在于,相较于民办教育已经饱和的热门城市,海南的民办教育发展空间更为巨大,可以进行的教育改革也更多。

这其实也与绝大多数教育集团发展的轨迹相吻合。1960年北大附中成立之后,在其监管下,先后出现了北大附中实验学校(1998年)、北大附中天津东丽湖学校(2014年)、北京医学院附属中学(2015年)、北大附中石景山学校(2015年)、北大附中朝阳未来学校(2015年)。

到了2017年9月9日,本着各分校之间需要加强联络及合作的原则,北大附中教育集团总校成立,而于2018年9月正式开学的海口学校,也因此成为了集团总校成立后的第一所直属学校。

此后,北大附中西三旗学校(2019年)、北大附中台州飞龙湖学校(筹)、北大附中新馨学校(筹)、北京第二实验学校(筹)等四所学校也在规划中稳步推进。

与海口学校合作的集团是海南省当地的房地产集团恩祥集团。在“一市(县)两校一园”政策下,海口市教育局牵头,使得集团与名校可以完成合作。“海口的领导们是非常积极的,早在自贸区理念正式推出之前,他们便积极推进地区内的教育发展,到全国各地走访名校,寻求合作。”

北大附中海口学校

这一次,海口学校选择与当地集团合作。这是由于“北大附中一直想做的事情是教育探索,不单单是教学与课程方面的创新,也包括运营与学校管理方面的持续探索。“赵校长指出。

而对于这次的合作,赵校长认为,“磨合是必要的,磨合中的摩擦也会让合作更加紧密,整体而言我们的合作非常愉快,分工也非常明确。”学校擅长的是教学,因此教学管理、招生招聘不由分说成了学校的义务,而当地集团有着更多管理经验,所以承担着包括保安、保洁、餐饮、工程及公共关系等大小类教学事务之外的运营及管理事务。

在赵校长看来,当地集团与学校的关系就像是投资人与导演的关系。“在‘拍电影’过程中,我们得互相理解,为它的顺利上映反复博弈,办学校亦是如此。说到底,我们都是为了学校好。”而这也成了赵校长此次外派至海口担任校长的最大收获,“在天津做教学校长的时候,我并没有这么多的机会与企业管理者沟通,而来到海口之后,我有了更多学习的机会。”

不过,赵校长对学校的未来发展也不是完全没有担心。“北大附中当年来的时候,有一大原因是海南对民办教育的政策倾斜,16、17年的时候,政府承诺民办校可以在中考前提前签约学生。可是随着“公民同招”政策的全国推广普及,这一优势显然成了过去式。“赵校长表示,“对于民办校而言,公民同招是一个极大的挑战”。当然,他也深知,这一政策从社会角度而言,极具战略发展意义,所有基础教育学校都应该按照要求执行。

在书院中,培养有个性的杰出公民是我们的首要目标

在北大附中的官网上,我们可以看到,北大附中想培养的学生为“个性鲜明、充满自信、敢于负责、具有思想力、领导力和创新力的杰出公民。”

这几点本身并不稀奇,我们可以在很多学校的官网上看到类似的话,但海口学校与其他学校不同的是,它将这样的培养目标贯彻到了学校运营的各个层面,包括学生管理、包括课程设计。

赵校长告诉记者,“每所学校都说领导力,可是在全国甚至全球范围内,截止目前,都还没有见过一套完整的公认的专门培养这项能力的课程。”

“说到底,领导力若想在课程中得到体现,需要素材上的呼应,包括教学素材、评价方式等。很遗憾,这样一项浩大的工程依然还在实践中,我们也在等待未来会出现一套可以在学校内使用的领导力课程。但就目前而言,北大附中和集团内其他学校对学生领导力的培养,主要有两方面:学术课程对学生认识的提高,公民环境对学生经验的积累和行为的塑造。”

学生们在课堂种积极探索

北大附中引以为豪、广受称赞的书院制和导师制,也被海口学校积极吸收实践,甚至在此基础上,在低年龄段进行了更早的试探。

“在本部,书院是从高中起开始有的,而在海口,初中即采用了这一模式。目前,学校已建成祥云、润雨、和风、瑞雪共4个书院。每个书院里边的学生有自己的管理的架构,而海口的四个书院不约而同都选择了董事会制度,有董事长、董事、监事等。

“每个书院有各个年级的学生,学生在董事会的组织下形成项目组代表自己的书院参加学校组织的各类赛事,为书院赢得荣誉。各书院的资金、设备、空间等资源也由董事会组织学生进行决策。“

而导师制则是每个学生都会有属于自己的导师组,每个导师负责10名左右的学生,针对学业规划、情绪管理、行为习惯、职业选择、品格养成等方面进行跟踪,并及时与学科老师、书院指导教师、家长沟通,帮助学生克服困难。与此同时,学校还提供多种多样的机会,让学生走出课堂,锻炼其项目策划、处理问题的实际生活能力,并与他人协作的过程中,学会理解和尊重,为社会贡献力量。

学生在课上互动

赵校长相信,通过品格与公民课上的学习,加之在类似小型社会的书院中进行实践,学生在耳濡目染之间便可以体验自身的社会属性,经历了投票、争论、坚持、妥协、积极参与或漠不关心之后,学生就形成了参与公共生活的体验,并且通过教师的复盘掌握了一些基本能力,同时也形成了个体个性与集体共性在并存时的价值观,这些体验都对学生形成“领导力”提供了帮助。

他向记者举了一个例子。每年,北大附中都会举办戏剧节,在董事会发布招募征集令后,学院内感兴趣的学生自愿报名,剧组人员确定之后,便开始真正的彩排与训练。“有一名担任演员组副导演的小女孩,就特别有领袖气质。面对排练迟到、态度不端正的演员,先是明确演员要遵守的规则,然后在迟到时对标规则,给一次改过机会的同时言明后果,最后在演员依然迟到违规时,她果断地将他开除了。”

在赵校长看来,什么是“领导力”,其实很难给出一个具体详细的解释,但一定需要认识、经验、能力、价值观等方面的修炼和积累,最终帮助学生做出自己的决策。而作为一所学校,“我们能做到的是尽可能给他们选择和试错的机会,提供他们以沃土,并在必要的时候伸出援手与给予引导。实际上,在培养他们领导能力的同时,他们的思想力也得到了提升。”

海口学校的学生在戏剧节上

同样以戏剧节为例,由于疫情,四个书院的学生们经历了线上课程和6周的线下课程,历时三个半月。从剧本、到表演、再到道具、舞美、海报等,全部由学生亲自完成。他们是编剧、是导演、是演员、是幕后工作者、也是观众......无论在哪个项目组,承担哪份任务,他们都需要积极推进不同组别之间的合作与沟通、承担责任感并尊重对手,这也是戏剧节的意义......

在赵校长看来,书院制度之外,海口学校所积极开展的创客课程也是其积极培养学生综合素质的一大例证。不同于大部分只以技术类课程(如制作灯泡、焊接等)为输出的单一类创客课程,海口学校的课程实施更像是一个招投标大会。“在我们课堂中,老师担任的角色是招标方,在其发布招标意向书之后,学生们自行组成小组,并在共同完成任务后进行投标,最终老师根据参数测评标准,选出最好的作品,并进行展出。”

赵校长补充道,“每次项目完成之后,小组都有可能发生变动,比如有的小组内部出现了分歧,导致公司解体,有的小组想要吸纳手工技术好的同学,这就需要向别的小组挖人,还有的小孩沮丧的来找老师,说没有小组要自己,这就是下岗再就业......在这样的过程中,学生学会了妥协,也学会了坚持,更学会了与人如何相处。”

此外,海口学校还有一周的实践周,在其他学校忙于期中考试的时候,“我们学校是全校停课,然后组织学生去完成一个项目。”

北大附中海口学校的学生登顶雪峰

学校每学期还会停课组织一次研学活动,目前活动足迹遍布3个国家,以及国内四川、云南、北京、江苏等省市,涉及雪山、沙漠、扎染、版画等元素。”

赵校长补充称,海口学校的培养目标首先是培养个性鲜明的学生。“不管你的成绩如何、能力如何,最重要的是,你要有自己的想法和个性。”

师资是头号难题,职业效能感或是人才获取的最大助力

北大附中体系的老师们无疑是幸福的,因为学校给予了教师极大的自由度。

赵校长很难忘记还在本部做生物教师的经历。第一次担任毕业班的任课老师,他就决定反其道而行之,将生物课按照标准教材的相反顺序授课。

“我们一直强调探究式学习,可现有的教材很多都是上帝视角,学生一翻书知道要学什么,然后做一些实验验证自己知道的没错,这很难让学生产生创新能力。而我们希望带学生体验探索者视角,沿着生物学发展史的线索来学生物。”

最后,在这样的授课方式下,他们班的高考生物出了两位单科状元,平均成绩位居全市第一。如果不是学校对于教师赋予的高自由度与信任度,赵校长的理念显然是无法得到实现的。

从天津被调到海口,集团领导只给赵校长留了一句话,“到海口建一所北大附中,接下来的任务就交给执行校长来执行了。”,没有更多的指示。这也是在于,学校信任人才,而具体需求应该来自于执行者。

北大附中海口学校在进行教师培训

赵校长也告诉我们,北大附中的教师流动率很低也是基于这个因素。“虽然老师之间或者老师与领导之间会因为一些问题出现过争议、甚至争吵,可他们却没有选择离开,因为他们觉得在这里,他们得到了充分的尊重和自由。”

不过,即便享有盛誉,北大附中海口学校在创办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也恰恰是优秀师资的紧缺。

尽管身为校长,但赵校依然每年都会参与到教师招聘的环节。“如果今年要招20个老师,简历5000+,可能我一面就要面试200-300人左右。虽然很辛苦,但我觉得这个过程是非常必要的。因为如果一开始选拔进来的人才就是与学校气质不吻合的,那么到后期,两者的磨合会非常痛苦,对其进行的培训也会更耗时、更低效。这也是为什么比起听课,我花在招聘的时间与精力更多的原因。”

赵校长提到,他所青睐的老师有四大要素:共情能力、组织能力,表达能力和对生活抱有热忱。

毋庸置疑,招到一个合适的人才,过程是艰辛的。赵校长称,第一年在海南本地举行招聘会的时候,发现收到的简历在学历上还不错,而到了面试环节,这些候选人却很难完整地表述出一个观点,缺乏逻辑思维能力,或者除了教材里的内容意外并没有表现出对这个学科的热忱,结果是没招到一个人。

最后,借助北大附中集团总校的平台,面向全国进行招聘,终于收获了北大、南开、华东师大、外交学院等优质的师资,同时本校外派了学科把关老师,解决了第一年的师资问题。“最终选择我们的老师,其实是先选择了海南,海南的发展前景值得期待,而且环境一流,这一点给我们学校带来了不少缘分。”

相较高校云集的省份,海南的人才数量本来就少,而且靠高薪吸引人才在海南显然行不通。因为如果候选人只求高薪,TA完全可以去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寻找机会,二线城市不在他们的考虑范畴内。

但这并不代表在海口学校的学生们,无法获得与其他校区一样的优质教育资源,赵校长表示:“我们需要自己卯足了劲去寻找资源,也许过程比较艰辛,但是只要肯花下功夫,人才还是够填满海口学校这个小池塘的。此外,我们的家委会也会通过自己的人脉寻找合适的人才或团队,这都成为了我们的助力。”

北大附中海口学校鸟瞰图

结语

对于北大附中海口学校未来的发展展望,赵校长充满信心。他认为,对于任何一所学校,只有找准了自己的“生态位”并做到龙头的位置,才可以稳健发展。换句话说,竞争最后的结果一定是相同生态位上的学校,只保留一个或者只保留两个,其他学校只能被迫转向,或者被淘汰。

而北大附中海口学校的定位,是培养人的学校。“获得足够的升学考试分数只是他们的目标之一,在个人生活中获得幸福,也在公共生活中承担公民责任才是他们修炼的远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