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MEDIA
顶思传播
国际学校被“官僚型校长”搅得稀烂,亲历者讲述
来源:顶思公众号 | 作者:EduSage | 发布时间: 2024-06-05 | 112 次浏览 | 分享到:


我曾在北京、上海、深圳多所民办国际化学校任职,亲历了多位不同背景和能力的校长,以及他们风格迥异的管理手段。这些校长里有学者型、网红型、实干型,还有为数不少的平庸校长。用“平庸”形容算笔下留情——平庸且官僚主义。今天来聊聊关于平庸的官僚型校长的真实故事……


01 非教学出身,爱“作秀”,消耗老师


非一线教师出身,是“官僚型校长”的一个硬伤,同时也是他们能力平庸的重要原因。教学是一项需要大量思考的脑力劳动,没有教学经验的校长,无法与老师和学生共情,无法做出符合教育教学规律、接地气的决策。我见过太多这样的案例——


A校长每天坐在办公室,大门紧闭且门口安装门磁(从里面才能解锁),只有集团领导来的时候会陪同领导象征性听一次课,同时有负责宣传的老师贴身跟着拍照,如同政要新闻的报道。


B校长的学校有大量“经营生(即成绩很差,为了收学费而招进来的)”,他不顾学生学术弱、行为习惯差等情况,强行让数理化老师成立所谓的“STEM学科工作室”,要求老师带领学生做各种研究性项目,形成英文论文或可以申报专利的成果,效果可想而知。


C校长为了形成学校所谓“特色”,在短期内大搞各类比赛、活动,如新媒体大赛、商务拍卖会、校园好声音、健身跑步团、中国文化节、假期宝典、抗挫大赛、英语阅读比赛等,几乎每周一个大活动。大量教师被抽调去办活动、布置现场、彩排、协助......多个班级的学生由于任课教师被抽调搞活动,无法正常上课,连自习都找不到老师看管,严重影响日常教学。


02 置身事外,向下“甩锅”


平庸校长经常仗着自己是校长,把任务分配给中层或一线老师,自己落得清闲(也可能是他们不知道怎么做),任凭中层和老师被折腾也无动于衷。学校的课程安排、学生管理、教学指导,以及家校沟通,这些都需要中层和老师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而平庸的官僚型校长却置身事外——


D校长每月会召开一次全体教职工大会,他的PPT会提前两天让几位中层各自做好并提交给他,他只要把大家的PPT合成一份,在开会时讲讲。他的期末述职报告也是几位中层的述职报告的合并版。


E校长的行政例会非常“简洁高效”,他配备大量中层——学术主任、德育主任、招办主任、升学主任,以及行政主管、人力主管、外教主管……每次开会,这位校长坐在主位,开口就一句话:“各部门,说说自己手头工作。”大家逐项汇报,而且必须附有解决方案,该校长一边喝茶一边听。遇到中层解决不了的问题,他也是一句话:“都想想办法,归谁的部门管,谁领走!”


03 缺乏安全感,喜欢“高度集权”


由于不懂教育教学,又不想辛苦地干实事,平庸官僚型校长的内心深度缺乏安全感。满足安全感的方式就是高度集权,他们一方面会越级指挥,越过中层直接指挥这位中层的下属;另一方面,他们会直接代理中层的管理职权,让本来应该由中层管辖的老师直接听从他们。


F校长越过德育主任,直接给班主任下命令;G校长越过教学主任,直接在学术上指挥教务员和任课教师。这种没有底线的瞎指挥,不仅让老师在思想上造成了混乱,不知道该听谁的,更严重损害了中层的权威,让中层彻底沦为执行层面的工具人。更甚者,有的校长故意这么做,目的是防止优秀的中层通过实干积累威信而逐渐超越他们,心胸的狭隘,可见一斑。


04 “向上管理”考验校长“演技”


“干得好不如说得好,说得好不如PPT做得好”,这句话在平庸校长身上同样适用。中层通常在学期末会做述职,校长也同样要向更上级的总校长、集团领导、董事会、理事会或投资方述职。


我亲历过一场校长向CEO述职,该校长花了一周多时间润色PPT,演练多次,教学、德育、招生等各种成绩直接从中层那里copy过来。他对亲自牵头的各种活动和项目进行夸张式包装,对烂尾结果避而不谈。CEO对他的汇报十分满意,但同时,CEO也基于他的汇报内容得出“你们三年可以出藤校录取”的结论,而这个校长连一个美国Top30的学生也从没培养出来过。


还是这位校长,每当有集团领导下到校区,他就备战般指挥中层安排行程,细化到每天早晨派车去酒店接、上午下午的茶歇点心、领导听课的专门拍照人员、午餐宴请、晚餐宴请、送给上级领导礼物等。最戏剧性的一次,他把“教师节”学校发给老师的礼盒私自拿了几份送给正在学校的集团领导,导致好几位老师没有礼物。


05 越衰败的学校,校长“特权”越多


几乎每个学校的校长都有一些特权或福利,只是或多或少。越正规、越完善、口碑越好的学校,校长的福利相对越少,反而老师地位更高、更受重视。越是衰败的学校,校长的特权反而越大,老师地位越低。比如我观察到的下列真实现象——


浙江二线城市的某国际学校,不仅给校长配备商务车,还配有专职司机。


上海某老牌双语学校,校长出差能报销高铁商务座或飞机,老师只能选择高铁二等座。


深圳某双语学校,各学部校长的车可以停在校内专门车位,上面有雨棚;普通老师的车停在学校外露天停车场,高峰期要抢车位,还可能被剐蹭。


北京某民办学校国际部,老师要看管晚自习,中层每周至少一天值班到晚上9点半,只有校长不用值班和打卡,来去自如。此外,该校长的办公室也是整个学校最豪华的房间,配苹果电脑。而老师只能挤在狭小没有窗的办公室里,用又破又慢的台机,备课办公不便。


上述的平庸官僚校长的五个特点,一个学校哪怕只摊上一个,就已经很不乐观了,况且在真实世界里,我遇到的多位校长,通常集上述多种问题于一身。


身处在这样的学校,中层和老师在经历了“习得性无助”后,要么用脚投票辞职离开,要么彻底躺平摆烂。能力强的中层和老师特别容易离职,因为他们不能容忍校长这些不专业的行为。而那些能力差的老师,大都待着不走,甚至混着混着还能成为中层。优秀的人选择离开,平庸的人选择留下,劣币驱逐良币。


结语


写到这里,我想呼吁一下广大的集团领导、董事长、投资人、CEO们,请你们一定不要困在“信息茧房”,不要被所谓的精彩的“汇报”蒙蔽双眼,你们要去更深层地“向下管理”——到教育发生的现场,到教室去,到宿舍去,到老师办公室去。只有亲临一线,才能听到来自教育基层的真实声音。但愿平庸的官僚校长逐渐大浪淘沙,让每一个教育工作者都能在充满支持和信任的环境中,发挥最大潜能。


作者 | Ed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