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MEDIA 
顶思传播
全球国际学校数量破万,10年后将有50万国际教师缺口
来源: | 作者:Jade | 发布时间: 2019-12-27 | 273 次浏览 | 分享到:
世界上最早的国际学校来源于大英帝国扩张时期,在海外工作的英国家庭需要解决子女的教育问题,越来越多的国际学校因此应运而生。现在全球各地国际学校发展状况如何?未来十年的走势又将怎样?

注:本文为ISC研究学校总监Richard Gaskell,ISC研究学校东亚地区顾问Stephanie Quayle演讲整理稿

文 | Jade
编 | Luna

ISC对国际学校的界定就是“学校所在的国家/地区,英语是官方语言当中的一种,并提供除该国的国家/地区课程以外的英语课程,且该学校的办学方向是国际性的;或者学校向英语国家以外的所有学前、小学或中学学生全部或部分英语授课。”

根据ISC的研究,30年前的国际学校都是非营利性质的,这些学校大多是专门给外交官或驻外人员子女就读的,很多是英美的教学体系。当今的国际学校,更多的是满足当地家庭子女的教育需求,因此他们的课程也更加丰富:除了英美的课程体系还有本国的课程体系;考试的形式也是各种各样。

英美体系大学留学热等因素促进国际学校发展

来自OECD的数据显示,2000年全球高校有200万名留学生,现在这个人数已经增长到了550万名,预计到2025年将全球留学生人数会达到800万名。

根据IIE(美国国际教育协会)的统计,从2001年到2016年英国和美国领跑全球留学市场,是留学人数最多的国家。但因为国际形势等问题,美国大学所有学生中,国际留学人数从占比28%下降到25%。与美国留学人数下降相对比的是英国大学所有学生中国际留学人数从占比11%上升到12%。

图:全球国际留学生市场|图源:IIE

同样以英语为母语的国家加拿大和澳大利亚逐渐成为新型的国际留学生的目的国。2001年时,选择去加拿大留学的国际学生寥寥无几,而在2018年时,加拿大的国际留学生在加拿大同期所有大学生中占比7%。与此同时前往澳大利亚留学的国际留学生人数也从占比4%上升到了7%。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增强,中国也逐渐成了国际学生的留学目的地。从2001年到2018年,中国的国际留学生从零上升到了10%。

除了大学阶段的国际留学热,ISC还分析发现学校所在地的家庭子女对教育升级的需求,也为国际学校的发展“添砖加瓦”;另外,全球化让专业人才的流动更加普遍,在海外的精英家庭希望自己的子女接受更国际化的教育;同时学习第二语言也是全球化浪潮下的必然趋势;很多家庭渴望把孩子送进顶级名校的分校。这些都极大地促进了世界各地国际学校的发展。

全球国际学校现状

据ISC统计,从2001年到2019年,全球国际学校数量从2584所增加到10937所,在校生人数从96万增长为565万,而在校职工人数从9万上升到53.5万,营收也从4.9亿美金扩大到51.8亿美金。

图:全球国际学校现状|图源:2019年RAISE嘉宾演讲PPT

亚洲

从地区分布来看,这10937所国际学校中,国际学校最多的地区要数亚洲,有60%左右的学校,还有19.2%在欧洲,所以欧洲和亚洲加起来的国际学校数量就接近全球国际学校总数量的80%。

在12个区域中,亚洲的四个区域牢牢把控着第一梯队:

西亚地区(主要是阿拉伯国家)是国际学校最多的地区,总共有1773所国际学校。西亚地区的国际学校学生人数已从2015年的133.41万增加到了今天的159.72万。其中迪拜一个城市就有309所国际学校,阿布扎比和多哈也分别有164所和144所。

图:亚洲国际学校市场|图源:ISC官网

在过去的两年中,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开设了22所新的国际学校,与东南亚地区的国际学校发展趋势不同的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国际学校主要集中在中端市场领域。

随后是东亚地区,有1534所国际学校。东亚地区的学生入学年均增长率为7.4%,从45万多名学生增加到60万名。其中,中国是国际学校数量增长最快的国家。

东南亚和南亚地区则分别是1397所和1396所。亚洲地区对国际教育的需求一直居高不下,从2015年1月到2019年的四年中,东南亚国际学校数量的平均增长率为5.7%,就读国际学校的学生人数从2015年的39万多名学生增长到今年的近50万名。
     
根据ISC Research的调查,预计不久的将来将有几个国家在国际学校方面取得重大发展。这些包括:

● 沙特阿拉伯,在沙特,教育是外国投资的新兴领域;

● 卡塔尔,在其“ 2030年国家愿景”的刺激下,很可能在未来几年吸引新的国际学校发展;

● 马来西亚的几个地区正在面临工业和人口增长,但国际学校数量却供不应求;

● 越南由于立法的变化(提高了国际学校本地学生的入学上限),更多的本地儿童将能够进入国际学校;

● 在日本,新的移民法和市场信心正在鼓励外国移民的涌入。日本的许多国际学校的入学人数都在快速增长,这让日本国际学校的发展成为可能。

《全球机遇报告》预测,东亚国际学校数量将在未来十年内将其增加一倍,学生人数增加到120万名。到2029年,东南亚预计将有85.1万名就读国际学校的学生,西亚则将有250万名国际学校学生。

南美、南欧和西欧

第二梯队的地区是南美、南欧和西欧。其中南美以794所的数量超过南欧和西欧的711所和701所。

在南美洲,阿根廷,巴西和墨西哥合起来拥有该地区一半以上的英语授课学校。墨西哥有99所提供国际课程的英语授课学校,阿根廷有98所,巴西有46所。

近年来,在南美洲国际学校的年增长率最高的是哥伦比亚,该市场自2010年以来以每年5.9%的速度增长,目前共有44所国际学校,其中优质国际学校的名额占比91%。

ISC研究表明,因为英国的“脱欧”计划,欧洲各地对以英语授课的K-12学校的兴趣增加,特别是在法兰克福,阿姆斯特丹和巴黎。

巴黎美国学校等学校报告称,2017/18学年新生人数增加了54%。

由于英国的“脱欧”决定,大量的银行从英国撤出并把眼光投向了法兰克福,许多企业也与其家庭进驻法兰克福,预计法兰克福将成为欧洲国际学校中增长最快的地方。根据ISC Research的调查,法兰克福的几所学校负责人都报告说,需求比过去几年更强劲。

非洲、中美洲和欧洲东北部

非洲、中美洲和欧洲东北部的国际学校数量则隶属第三梯队,均不超过500所。

根据ISC的数据,东欧对K-12国际教育的需求也在增长。在东欧,尤其是波兰,一些学校正在经历“历史上最高的需求”。波兰因其在能源交易市场中的电气中心的重要位置吸引了许多外来公司,从而带动了国际学校市场的繁荣。

发展势头强劲的东亚、东南亚国际学校市场

根据ISC调查显示,国际学校的增长大都在亚洲区域,其中东亚地区的增长势头最猛。

大中华区、日本、韩国学校数量增加了57%,在过去4年(2015—2019)里面,在整个学校数目的增长上会有一些小的放缓,但是学生数量大量增加,学校收入大量增加。

下面ISC为大家介绍一下除中国国际学校市场外其它亚洲国家的国际学校市场:

日韩地区

2019年,日本的国际学校数量大致300所,招生人数7万多人,达到了2011年以来的最高峰。日本国际学校数量的骤增导致日本出现了教师职位空缺的情况。

因为韩国政策紧缩,韩国的招生人数有所减少,只有3.3万多人,韩国的国际学校数量为115所。

东南亚地区

从2010年到2019年,东南亚地区的国际学校数量接近增加了一倍(从742所到1393所),国际学校的收入从3.2亿美元增加到5.68美元。

新加坡的国际学校数量从09年的61所增加到132所。在新加坡有很多的来自英美的独立学校品牌前去开国际学校。

2019年泰国的国际学校数量是221所,而这在10年前只有137所。因为泰国宽松的签证政策,有很多人选择在泰国读国际学校,也有很多国际学校选择在泰国落地。如哈罗公学就选择泰国作为第一个海外办学的国家。

越南现有的国际学校数量是134所,招生人数为6.5万多人。越南的国际学校学费非常低,中学的学费一般一年是6000美金到8000美金。对西方的老师来说,你给6000美金或者12000美金的待遇是不够的,ISC认为这也是亟需解决的问题。

马来西亚的国际学校市场潜力还是很大的,现在马来西亚的国际学校入学人数为10万多人,ISC预计在2029年,国际学校人数将翻番,达到21万人。

巨大的国际教师缺口

“僧多粥少”的国际学校教师市场

纵观整个国际学校市场,世界各地都是一片繁荣景象,学校越来越多,学生越来越多。但与之对应的却是师资力量的不足。

2000年,全球国际学校市场有9万名专职教师。到2017-2018学年结束时,则有49万多名教师和教学主管在国际学校工作。绝大多数是在英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接受过培训并获得了教学经验的合格的英语教师。

ISC Research预测,到2023年,对合格的能用英语进行学科授课的教师需求将达到近59万。2029年,大概会有18929所国际学校,1000万学生,国际学校收入将高达111.5亿美金,并且会有50万名教师的缺口,但是老师从哪里了来却是一个需要关心和解决的问题。

专业的国际学校教师是当今许多国际学校面临的挑战。各大国际学校都在为争夺新的合格的国际教师而互相比拼,比谁提供的薪水更高,福利待遇更好。随着国际学校学生人数的不断增长,这将是一个长期的供应挑战。

所有的国际学校招聘人员都表示,国际学校教师资源候选库的增长速度不够快。尽管有越来越多的教师正在寻找在国际上工作的机会,但这些数量对于庞大的国际学校市场而言可以说是杯水车薪,几乎无法满足需求。

ISC认为:接受国际学校所要求的教学方法培训,经验丰富的国际教师,可能是国际学校市场未来的最大挑战。

美国克利夫兰州立大学的在线教育硕士(MEd)课程

到底怎样培养优秀的国际化教学人才、支持专业型教师的发展?

顶思学院与彼岸教育联手(BEACON EDUCATION),为在华教育工作者引入美国克利夫兰州立大学的在线教育硕士(MEd)课程。

学生可以将家庭、生活与工作三者兼顾的同时,获得优质的国际化教育专业知识以及海外名校全日制硕士学位。助力学生在国际化教师资源日渐紧缺的市场环境中脱颖而出。

该项目春季招生已开始,如果想知道更多关于MEd课程,请扫描二维码了解更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