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MEDIA 
顶思传播
必读:美国大学早申规则将有重大变化!
来源: | 作者:Jade | 发布时间: 2019-12-31 | 224 次浏览 | 分享到:

今年12月,2024届美国早申落下帷幕的同时,美国大学生招生咨询协会(NACAC)却迎来了美国司法部反垄断司针对其早申垄断的相关诉讼…此项举措极有可能改变明年美国大学的早申规定。


文 | Jade

编 | 田菁


12月12日,美国司法部反垄断司对美国大学招生咨询协会(NACAC)提起民事诉讼,指控NACAC对美国大学在招生方式上实施了限制竞争的非法措施。司法部反垄断司同时向NACAC提交了协议裁决(consent decree)。根据该法令,NACAC必须从其《道德与专业守则》(CEPP)中删除三项反竞争规则,该规则大范围地操纵了美国各个大学的录取程序。 


图:美国司法部对NACAC的诉讼|

图源:www.justice.gov



涉嫌垄断的NACAC


历史悠久,会员众多的NACAC


NACAC(美国大学招生咨询协会)成立于1937年,是一个由来自世界各地的15,000多名专业人员组成的组织,致力于为学生提供选择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其任务是为决定从高中过渡到大学环境的高中学生提供帮助。NACAC道德规范的目的就是帮助确保大学录取过程中的真实性,透明性和秩序。


2017年对NACAC招生准则的调查


美国司法部对美国大学招生准则的调查由来已久。据悉,自NACAC于2017年通过新的《道德与专业守则》(CEPP)招生准则后,美国司法部就开始对其进行调查。招生准则是NACAC为其大学招生官会员提供的自愿遵守的专业标准。司法部对招生准则中的三项规定表示反对:


  • 学校不应该提供鼓励措施说服学生参加 ED 申请,例如奖学金、优质住房等。

  • 大学不可以招募已经入学、注册、或缴纳了押金的学生。

  • 校方不可以主动与学生建立联系,“诱使”学生转学。

图:2017年司法部对NACAC的指控|

图源:www.nacacnet.org


对此,NACAC表示他们将允许协会旗下大学接收已经申请了另一所学校的学生,并允许旗下大学鼓励已被录取的学生进行转学。


根据与司法部的协议裁决,NACAC同意取消相关录取政策,并表示:


(1)鼓励帮助学生在原校注册后转学。

(2)大学今后也将能在5月1日之后继续招募学生。

(3)学生在ED阶段被录取,其他学校依旧可以招募该学生。 


心机重重的Early Decision早申策略


早申分为ED和EA两种。ED,英文为Early Decision,中文为提前决定。根据上海七宝德怀特高级中学的升学指导外方主任Rafael Katz介绍,ED早申是美国大学特有的绑定合约,申请ED并被录取的学生必须就读该学校;如果不去,就有可能被其他美国学校列入黑名单。


在过去的十几年里,通过ED录取的学生人数稳步增长。美国U.S.News排名前20的大学中只有三所不采用ED:麻省理工、加州理工学院、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很多美国顶尖大学里50%的学生都是通过ED录取的。


在美国,大学依赖ED录取是有争议的。大学喜欢用ED来招收学生的原因在于:就读率——也就是最终入学的人数。招生官不喜欢录取那些“三心二意”的优等生,因为他们降低了就读率,也影响了他们在U.S.News上的排名。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和南加州大学(USC)一直强烈反对ED。有证据表明,ED更青睐有财力提早准备且不在意大学奖学金的学生。主要问题是,这对大学而非学生有利。一般来说,没有ED的大学就读率会低于有ED的学校。 

 


图:2024届Early Decision分析|

图源:顶思


另外,在早申阶段,美国各个大学会进行“信息共享”。去年,美国司法部就对美国各个大学是否违反反垄断法,交换ED早申学生信息进行“信息共享”进行调查。并且这个“信息共享”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就曾被美国反垄断部门进行调查。当时美国8所常春藤学校使用“overlap meetings”来共享信息并在财务援助方面进行合作。


美国高等教育的专家表示,越来越多的学校希望参与“信息共享”是因为一些机构的入学率显著下跌,这是由于本国出生率和外国学生的兴趣下降所导致的。这些院校很难在变动中预测他们的秋季入学率,而这种不确定性将导致他们失去越来越多的学生。所以他们需要一个“候补名单“去接触这些潜在的生源。


美国大学申请者们的胜利?


根据《纽约时报》报道,在美国,各个大学曾因为鼓励潜在学生签订协议而备受谴责,尤其是针对ED的相关协议:进行ED申请的大学生一旦被学校录取则不能转去其它学校。这个做法显然是没有法律约束力,却备受推崇,因为这样可以避免大学通过提供更多的财政资助进行申请人的争夺


图:《纽约时报》新闻|

图源:www.nytimes.com


现在,各个大学可以自主选择向早申者提供福利,如特别奖学金或课程选择的优先权。允许采用这些措施,不仅打破已承诺上特定学校的学生受到的束缚,而且让学生申请时的考虑因素更加复杂,势必影响明年的招生,同时让部分学校无法预测新生入学人数。


美国司法部反垄断司的助理检察长Makan Delrahim表明,该协议是所有美国大学申请者们的胜利,他们将受益于各大学之间激烈的入学竞争。


准许学校用奖助学金互相争取申请提早录取的学生,不仅打破已承诺上特定学校的学生受到的束缚,也势必影响明年的招生,同时让部分学校无法预测新生入学人数。且对于一些不太需要学费援助,以及利用这一举措来在第一志愿中取得一席之地的申请者而言没有任何意义。

 

图源:google


俄勒冈州立大学招生管理副校长乔恩·博肯斯泰特(Jon Boeckenstedt)预计,这些变化将促使高等学校降低某些潜在学生的费用。“如果由此产生了任何好处,则可能是那些希望填补最后空缺的大学可能会发现一些对财政资助极为敏感的,并因为学费折扣而入学的低收入学生。”


然而,对于此项举措也有人提出不同意见。明尼苏达州圣保罗市的Macalester大学校长罗森伯格Brian C. Rosenberg说,富裕的学生仍然会不成比例地进行ED申请,而且随着竞争的加剧,大学将争先招募全额学费自费的学生,以确保其早期收入。而最后受影响的仍是弱势群体的学生。


上海七宝德怀特学校招生升学部中方主任吴颖莹认为,这些新政策对中国学生其实有利有弊。


因为对于学生来说,ED是“主要冲刺”目标,EA是“试运气”和“保底”,到了RD阶段则采取“广撒网”+“撞大运”。这几年来,无论有多少大学新增了ED,或是退出ED转为EA,对学生来说可能只是细微的策略调整。


比如,TA原来申A校做ED,B、C、D三所学校做EA,现在可能会申B校做ED,A、C、F三校做EA。TA的大学申请数量没有很大的变化,只是大学列表会随着政策的变化而稍微变化。


而对大学来说,有勇气成为ED学校,至少说明了这所大学一定的实力和受欢迎程度。ED的binding在一定程度上也保证了学生的“专一”,是工作效率非常高的一种录取方式。


图源:Pixabay


广东国际化学校专委会常务副主任袁拔也同意,原来招生准则中的相关规定其实对大学发放录取的过程稳定性是有好处的。如果删除的话,大学录取之间的博弈或更加复杂,对于学生申请的不确定性也会加大。


因为优秀的学生(本土为主)可能申请更多的大学,以期特定大学获得更大额的奖学金。有点类似于30年前的中国学生申请美国的硕博士,哪家奖学金高就去哪家。   


当然在初期的时候,给一些愿意支付全额学费,申请实力也基本到位的学生申请一些高选拔度,但奖学金或助学金并不慷慨的大学,可能会带来好处,因为说不定你在Defer(延迟录取)或 WL (候补名单)中就等到了机会,因为原本被录取的某个学生去了另一个给更多奖学金的大学。另一个好处是,对有一部分学生而言,整体支付的大学费用可能会有所降低。


结语


今年9月,NACAC已在肯塔基国际会议中心举行的会议上投票表决从其招生准则中删除了这些规定。尽管NACAC认为现在删除的条款为学生的大学申请提供了实质性的帮助和保护,减少了学生的压力和不必要的竞争。但是,该协会理解该法令规定的义务,并打算严格执行并遵守其规定,以避免与司法部进行昂贵的法律斗争,并称“如果被诉讼,将对协会的财务和未来运营能力造成严重后果。”


在12月司法部发布的判决书中提到,NACAC应当立即摒弃此次判决所禁止的政策,且以后不能建立以及尝试建立、保持或执行任何ED早申刺激政策,学生转学政策或大学新生录取政策。


另外,这次的最终判决的执行者不仅仅是NACAC,也包括旗下所有收到此次最终判决的相关人员。


可以想见,此项判决对未来早申整体发展带来很大影响及变化。希望未来各学校的学生及升学指导能够合理利用此项变化争取更好的申请策略和结果。


本文信息来源:

www.justice.gov

www.nacacnet.org

www.nytim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