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MEDIA 
顶思传播
给五任英国首相写传记,他指出现有教育从未教我们怎样做一个优秀领导!
来源: | 作者:pro92f3f8 | 发布时间: 2020-01-08 | 215 次浏览 | 分享到:
安东尼·弗兰西斯·塞尔登(Sir Anthony Francis Seldon)是英国著名教育家和历史学家。他曾出版近20本著作,并给撒切尔夫人,约翰•梅杰,托尼•布莱尔,戈登•布朗和戴维•卡梅伦等人写政治传记。他现在担任白金汉大学副校长,在此之前,他曾是英国惠灵顿公学和布莱顿公学的校长。近日,他带着自己的新书《The Fourth Education Revolution: Will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liberate or infantilise humanity?》——第四次教育革命——来到了上海,我们自然不会错过这次与他近距离对话的机会,试图了解历史学家眼中的全球教育变革风向标和人才发展路径。

文 | Kimberly
编 | Jade

采访安东尼爵士(Sir Anthony Francis Seldon)是在上海某酒店的高层会议室,在此之前,他刚刚经历了13个小时的飞机之旅,却并不显得疲惫,言语之间充满兴奋,甚至主动提议做一次“行走的采访”(a walking interview)。

于是,在之后的约一小时时间内,我们两人围绕着那间约30平方米的会议室,来回踱步,就中英教育关系、领导力、AI与教育及正念训练四个主题展开了对话。


安东尼爵士

尽管作为著名的历史学家、教育学者、以及女王”爵士勋位“的获得者,安东尼爵士在英国广富盛名,其在中国的标签似乎还停留于“前惠灵顿公学校长”,以及“将惠灵顿引入中国的积极推动者”。

不过,安东尼爵士似乎对此并不在意,在他接下来的谈话中,他从未主动提起自己的辉煌经历,将自己置身于一个高处不胜寒的位置中,相反,他的一言一行更像是一位对教育、对世界发展充满担心与抱负的学者与批判者。

他希望全世界的教育者们都能意识到教育变革的势在必行性,也希望所有人、包括教育者,也包括受教育者,以及教育的参与者(家长等)能够更多地关注孩子们的心理健康。

安东尼爵士在2014年被授予”爵士勋位“


口述:Anthony Seldon
采访、整理:Kimberly

“不能等中国强大了才想起来和他们建立纽带”

我们与中国一向亲密,不论是我在职期间促进了惠灵顿引入中国,还是我赞成通过了白金汉大学接受中国学生高考成绩,都能说明我非常看好中国,也非常欢迎中国学生。

确实,中国给国际的印象是“应试教育”,但实际上,不是只有中国才重视考试,我们也重视,而且许多情况下,公司在招聘员工的时候也的确首先被学生的成绩吸引。所以,我不觉得中国学生“死读书”或者传统,我们也一样。

 
实际上,我们和中国有非常多的相似点,中国很喜欢我们的文化,我们也对中国的历史、文化、传统无比好奇。

而且,我清楚地意识到,中国正在崛起,我们必须与中国合作,这就是为何我极力建议将惠灵顿带入中国,并鼓励多样化的学生来到我们白金汉大学的原因。

不能等到我们的孩子已经成年了,开始和中国人打交道做生意、做学问了,才想起来告诉他们中国的文化,才想起来让他们与中国人建立联系。

现代的科技让我们有可能和中国尽早建立联系,第四次教育革命已悄然来临。这次采访,我也想多聊聊我对这一革命的看法。不过,我想先从我多年以来的研究领域:领导力说起。

“我可以讨论政治吗?特朗普不是一个好的领导者,因为他不会用人”

在我看来,作为一个优秀的领导人,首先要有远见。

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就算得上是一位很好的领导,他知道该如何打赢胜仗。撒切尔夫人曾经是我的母校,牛津大学保守党协会的主席,她很清楚地知道英国应该如何转型。

中国也是一样,许多伟人都目标清晰,这也是我认为的,作为一名杰出的领导人,最重要的一个品质。


但是,在此之外,你还得具备良好的沟通能力,这意味着你要具备演讲与对话的天赋。

如果做不到好好沟通你的愿景,谁会理解并支持你呢?所以我认为这是一个好的领导人需要有的第二个品质。

第三点,我认为TA要懂得选贤举能。没有一个人能做所有事,对吧?我可以讨论政治吗?(笑)

特朗普就算不上是一个很好的领导人。当然了,他有远见,也会沟通,可是他不爱才好士,他经常开除人。打个比方,如果你想任命外交部长,那你得找到一个合适的人,然后让TA做自己擅长的份内事,而不是一味打压与不信任。

美国总统特朗普

另外我觉得,杰出的领导者有很好的适应能力,懂得变通。因为我们做的事不可能一成不变,所以领导者要根据变化进行适当的调整。

当然,TA也不能一直在变化,一个总是改变的领导通常情况下会很脆弱且缺乏明确目标。

以上,就是我认为的优秀领袖的四大品质。

然而,在我们的教育生涯中,却从未有人明确教我们怎样做一个领导。

我前阵子写了本书,书里提到:我们的前首相梅(特雷莎·梅),在就职前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做首相,也没有哪个老师这样教过她。

所以我觉得,不仅是英国,全球的教育系统都该重视领导力的培养。不仅仅是告诉引导他们做一个团体的领导,也要告诉他们,如果想要做国家领袖,需要怎么做。我相信,中国,英国,美国,各个国家的领袖特质都是不一样的,这也是我们在学校里应该教给他们的东西。

“AI是500年来最伟大的革命,期待它在教育领域内发挥更大的作用”

作为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发明之一,AI的重要性自不必多说。它将会比我们的朋友、父母和合作伙伴更懂我们,但它也可能史无前例地有能力迷惑、蒙蔽住我们的双眼。

安东尼爵士新书《The Fourth Education Revolution: Will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liberate or infantilise humanity?》

在教育领域,AI将彻底转变全球的学校。在过去的500年里,都未曾出现过如此举足轻重的、类似的变革。

我这里简单说一下我梳理的教育革命之路,在以AI为代表的第四次教育革命之前,我们人类一共经历了三次教育革命:
 

第一次教育革命:生存教育。最开始的教育大约发生在250万年前,主要的方式是家庭、团体和部落间彼此互相学习,学习内容主要为生存技能,比如打猎、搭建营帐、用火等。

第二次教育革命,制度化教育。大约1万年前的冰川时代,人类向稳定生活转变,粮食慢慢变得充足,城市化发展也愈发顺利。

于是,农业、贸易、法律、技术与宗教相关的知识变得举足轻重,而这也使第二次教育革命呼之欲出。

在此阶段,学校在全球各地被纷纷建立,不过因为家境的不同,他们所学的东西也各异。

有钱人家的孩子学的是画画、雕塑、修辞、数学、地理等“高雅”的东西,而没钱的家庭往往送孩子学贸易,学着怎么做生意。

中世纪学校

第三次教育革命,大众教育。随着印刷术的被发明,教育迎来了彻底的转型。教科书被史无前例地广泛传播,论文发表加快了各地的学术交流,大学也在这个阶段在各地建立。这次革命有五个棘手的问题:
1)没有打破稳定的社会流动性(Failure to defeat entrenched social immobility)
2)教育系统进展缺乏灵活性(Inflexible progress through the education system)
3)监管者过分限制、操控教学(Teaching overwhelmed by administration)
4)班级规模阻碍个性化发展和深度学习(Large class sizes inhibit personalized and breadth of learning)
5)学生过于平均化,缺少个性(Homogenisation and lack of individuation of personality)

为什么我要提到这三大革命,是因为我想指出:三次革命以来,尽管学校数量越来越多,可是教育的核心本质:课程内容,却依然十分传统,且主要依托于教材。

但是真正的现象教学应该是基于现实生活中的,而不是只为了考试的。现代的新技术,包括复印、影印、电脑等,尽管从一定程度而言减少了教师的负担,却没有从根本上改变教育的模型,因此学生的很大一部分能力并没有被开发。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进行第四次教育革命的原因。

第四次教育革命实际上源于德国工程师和经济学家Klaus Schwab在世界经济论坛上提出的“第四次工业革命”。这次革命将以技术飞跃为特色,将在政府、金融以及各组织内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第四次工业革命自然等于第四次教育革命。首尔大学前校长Yeon-Cheon Oh曾指出:学校一直以来都是拒绝变化的,但第四次革命迫使它们发生聚变。


在我看来,“教”与“学”各包含五方面:

“教”包括准备材料、组织学习空间、与学生互动、评估与反馈、为学生的最终考核和报告撰写做准备;

“教”的五个方面
1. 准备材料Preparing materials
2. 组织学习空间 Organizing the learning spaces
3. 与学生互动 Presenting the materials to engage students
4. 评估与反馈 Assessing student learning and giving feedback
5. 为学生的最终考核和报告撰写做准备 Preparing students for terminal assessments and write reports

“学”的过程包括:记忆、应用、理解、发展自我评估能力与成为独立学习者。

“学”的五个方面
1. 记忆 Memorising the material
2. 应用 Applying the knowledge
3. 理解 Turning knowledge into understanding
4. 发展自我评估能力 Developing self-assessment ability
5. 成为独立学习者 Becoming an independent learner

这里我主要说一下AI在“教”的五个方面上的变革:

在“准备材料”方面,AI可以,甚至现在已经做到了,为满足学生的不同需求,推荐相应的不同的学习材料。

当学生对某个学科感到困惑的时候,AI可以指出课本相应内容,帮助他们理解。

在未来,我们需要通过AI,提前获悉未被学生使用过的学习材料对其可能产生的效用,或者根据已有的学习材料,针对学生的不同情况再次创编,不断优化。

在“教室空间”方面,通过新技术的出现,许多课堂可以在网上实现,如2014年谷歌推出来的“谷歌教室”,使得学生可以通过谷歌产品在电脑上教学,教师可以在上面打分、检查学习进度,现在盛行的MOOC课堂便有异曲同工之妙。

我相信,未来一个个独立的教室将被替代成能让学习者们独立和集体学习宽敞而灵活的隔间(pods)所代替,同时另有 传感器可以监控他们的心理和身体状况,而这都远比老师所能感受到的更准确、也更迅速。


在“与学生互动”方面,VR的出现使学校中许多科学实验变得安全且更生动。在英国还有芬兰的一些学校,AI已经被投以应用。

不过,我们现在仍然在AI应用的初级阶段,其潜力还有待发掘。在以后,知识不再是冷冰冰的被展示在文章里或屏幕上,而变成了“可说话”的那种,并且在朗读过程中重读重要的部分,并能像老师一样,及时抓取学生的注意力。

在“评估与反馈”方面,AI将会贯穿于每堂课,帮助教师们实时对学生进行个性化评估,甚至,未来的机器会更擅长发现作弊。


在“为学生的最终考核和报告撰写做准备”方面,由于期末考试并不能完全展现一名学生精确的学习能力,因此AI会遵循实时测试,收集、分析、报告所有持续的评估。在有些国家,这样的测评已经成为现实。

除此之外,AI还会解决第三次教育革命的五个限制:
1. 我们都知道,电子游戏正在一步步侵蚀学生的生活,在未来,游戏将被融入学习中,确保每个游戏都能“恰到好处”地适应学生的“变动区”(changing zone)。

2. 教师也将得到更多刺激。由于教师的本职任务被AI替代了一部分,教师的时间变得多了起来,这意味着他们可以更多地深入学习。

3. 在第四次教育革命中,每个学生在每个学科都会有一个专业的“教师”,并无时无刻地陪伴学生。

4. AI教学将会为未来市场培养更多样化的人才。

5. AI将会帮助学生培养终身学习习惯和好奇商(CI:curiosity intelligence)。

“现代学生的心理健康问题严重,学校范围内的正念训练非常必要”

实际上,从第三次教育革命开始,人类的心理健康开始变得愈发脆弱。

饮食紊乱、自残、抑郁、焦虑等在全球学生之间日渐变得普遍,自杀率也持续上涨,这说明我们的心理健康存在严重问题,这其中不乏广大莘莘学子。

而我认为,发生这样现象的主要原因是在于社交媒体对青少年生活的侵蚀。

此外,学校对成绩的过分强调成绩,也让孩子们变得压力越来越大,而且,这种现象并不仅仅发生在中国,每个国家都是一样的。

考试是重要,但它不该是上学的全部目的。有些孩子不擅长考试,但他们在很多别的方面都有天赋,可这些天赋无法被学校发现,于是孩子们变得异常焦虑。

另外,竞争日渐激烈的职场也加重了他们的心理负担,他们担心自己能不能找到好工作,甚至只是工作。

安东尼爵士(左)在做演讲,右为英国前首相卡梅伦

在这样的焦虑下,孩子们与大自然的接触也变少了,与家人的接触也变少了,每个人都变得十分匆忙,我们不再有空省视自己,而家长也很难有时间和子女们聊聊天。

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我们需要正念训练。我担任主席的IPEN组织(The International Positive Education Network)就是一个正念训练的机构,并且已与我曾在过的两所学校:惠灵顿公学和布莱顿公学展开合作。


我也是幸福行动( Action for Happiness)的联合创始人。这个项目有十大目标/方向,我们将其缩写为GREAT DREAM。GREAT是指我们怎么与外界接触,而DREAM则面向自己,自己该用怎样的态度生活。


G指的是给与(Giving),如果你觉得你的状态很好,那么就多传递点正能量吧。
R指的是相通性(Relating),我们应该学会如何和别人打交道。
E指的是训练(Exercising),我们需要不断的训练。
A指的是积极思考(Awareness),当一个瓶子里只有一半水的时候,我们应该将想法调整为:哇,真好,还有半瓶水,而不是,哎,只有半瓶水啊。这会让你变得快乐。
T指的是尝试(Trying Out),尝试那些你一直想做的事吧。
D指的是方向(Direction),凡事需要确立目标。
R指的是有韧性(Resilience),我们都会面临压力、失败与伤痛,但是我们如何处理这些事情的态度对我们有很大的影响,我们不能选择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但我们可以选择我们对这些事负什么态度。
E指的是情绪(Emotions),寻找积极的情绪。
A指的是接受(Acceptance),接受自己是谁。
M指的是意义(Meaning),积极寻找自己生命的意义。

我所在的学校白金汉大学在2017年2月成为欧洲第一所“正向”大学(‘positive university’),也是全球唯二一所将正向训练融入校园的大学。

我们学校的所有学生及教职员工都经过了正向心理学的训练。我们所做的是预防负面情绪及行为的发生,这些内容不能在学生们都出事了以后才想起来告诉学生。

我认为,正向训练的核心在于确保学生们能够学会如何面对自己。今天早上我还做了冥想,我变得很放松。

再来说食物,现在我们吃的太多东西都是垃圾,充满了脂肪、糖和各种加工品,我们需要一些天然的、真正的蔬菜、鱼肉、坚果、谷物等长在地上的食品,学校该提供这些,也该让学生们强身健体,这都是让学生们真正“健康”的因素。

如果我们只告诉孩子们成绩的重要性、忽略孩子们的心理健康,不教他们如何过一个多产的、丰富的人生,那这所学校注定是失败的。

文中所有图片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