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MEDIA 
顶思传播
IBDP母语中文迎来全新考纲,资深考官全球连线指出N大变化趋势
来源: | 作者:Jade | 发布时间: 2020-05-15 | 43 次浏览 | 分享到:
“IBDP的中文课是我理想当中的文学课,我会终生支持IB课程。”

文 | Jade
编 | Kimberly

受新冠疫情影响, IB史无前例地取消了今年5月大考,我们还没来得及跟旧大纲版的母语课程挥手告别,就被疫情裹挟着卷入了明年夏季实施的语言A新大纲的考试准备中。

本来这次新大纲的改革就大刀阔斧,大范围的“停课不停学”又使教学进度和效率雪上加霜,因此对新大纲改革方向的理解和如何实践更加迫在眉睫,所以多位IB全球中文母语考官齐聚一堂,为用心探究,摸索前行中的师生们送上具备实用性的解读。

4月25日,K12谈与顶思携手举办的IB中文公益讲座迎来了第一讲:IB新旧大纲下的卷二理解。

该讲座吸引了来自全球各地的IB老师和国际学校家长们的广泛关注,在线收看人数超过2000,累计观看近4000。

主持人是位于香港的香港汉鼎书院创校校长、K12谈联合创始人苏媛,主讲嘉宾是位于美国的中文资深教师和作家钱佳楠,点评嘉宾常熟UWC副校长李萍则位于江苏省。她们还有一个共同的身份,都是IBDP中文课程的考官。


作为白先勇、卡佛的校友,
她说这是她理想中的文学课

作为中国新生代作家,钱佳楠目前在美国攻读比较文学的博士学位,之前她曾在“爱荷华作家工作坊”(Iowa Writers' Workshop)攻读硕士,而“爱荷华作家工作坊”创立于1936年,是美国最早也是最著名的创意写作项目。

成立84年以来,毕业生包括弗兰纳里·奥康纳,雷蒙德·卡佛,白先勇,李翊云等,从这里走出过 17 位普利策奖得主。爱荷华大学主办的“国际写作计划”,曾迎来过莫言、余华、余光中、北岛等中国著名作家。

而在去“爱荷华作家工作坊”之前,钱佳楠曾在上海世界外国语学校担任IBDP中文课程的老师,她出版有长篇小说《不吃鸡蛋的人》等作品,她的IB中文讲稿《文学经典怎么读》也由人民大学出版社结集推出,面向更广的读者群。

钱佳楠在一次采访中提到她面试上海世界外国语学校IB中文课程高中教师时,被其笔试的题目所吸引:“它的试题很像文学专业研究生的入学考试,考题范围非常广,这个东西很贴合我对文学的理想。”

因此哪怕现在离开了IBDP的教学岗位,钱佳楠仍旧表示“IBDP的中文课是我理想当中的文学课,我会终生支持IB课程。”

新大纲的总体变化

本次公益课讲座两位IB专家为大家介绍了IB中文新大纲的总体变化及评判标准。

整体框架设计,更为抽象和模糊 

由原先独立的四个领域(两个语言单元、两个文学单元),变成三个抽象的探索领域:“读者、作者和文本”“时间和空间”“互文性”。

读者、作者和文本

钱佳楠老师在讲座中谈到:“我们可能认为读者、作者与文本之间的关系是‘作者编了一套码,放进文本中,读者在阅读时须从文本中解码。’但其实现在的学界已经摒弃了这样一种单向编码或解码的过程。这三者之间应当还包含很多文化脉络。

比如作者创作作品包含了其个人或所在群体对文化的理解、反思与重述。这个过程中,作者确实可能有过编码的行为,但是文本很有可能会背叛作者的意图,读者也不是单纯地接受。

其实读者是带着自己的文化预判阅读,其可能会引起误读,也可能在解读文本时给读者带来新的理解。”

时间与空间

旧大纲只要求作品来自不同地区,新大纲要求所学的作品要涉及三个不同的时期,至少来自“两个大洲”,HL更是要求作品必须至少涵盖四个国家与地区(旧大纲中只统一要求为至少三个地区)。

钱佳楠老师认为同学们在这个过程当中可以学习到不同的语境,不同的文化传统,有利于培养学生的国际化视野。

图源:IBO官网

互文性

新大纲更重视互文性。所谓文本就是学生所学的一套作品。钱佳楠老师认为“文本与文本之间是相互有联系的。

这种联系可能是纵向的文化传承,也可能是跨文化背景中来自不同文化、语言的作品,对同一个主题采取的不一样的处理手段。”

钱佳楠老师用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中,托尔斯泰处理描述娜塔莎的手法举例,“作为一个现代女性,我可能会觉得娜塔莎完全地成为一个母亲,是基于托尔斯泰本人对女性理想归宿的一种比较狭隘的认知。”

互文性还可以跨文本,钱佳楠提到,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是对福楼拜的《包法利夫人》的致敬。“所以不同的作品放在一起,它们之间其实是有一种沟通和交流。”

强调“概念性学习”

钱佳楠老师在讲座中提到IB语言A课程新大纲提出了7大概念:文化、创造力、交流、观点、转化,呈现和认同。这七大概念会不断地出现在IB中文的教育过程当中。


文化:不同的文学文本与文化之间也有着相似的联系,这一概念指的是文化如何影响文本,以及在多大程度上可将文学文本视为文化产物而非完全孤立的东西。

创造力:创造力指的是作者在写作过程中产生想法及经验的想象活动。读者具有创造力同样重要,这样才能够发现文本的潜在意义。

交流:这一概念所要探究的是:文学文本的首要目标是交流思想观点,还是教给读者某种东西,或它们只是进行自我表达或娱乐。

认同:每个文学文本通常都具有特征各异的人物。当你研究这些人物时,你可能会发现这些人物代表着作者的观点或想法。换言之,这些人物可能代表了作者某些方面的认同。与此同时,这些人物也可以成为帮助你认识自我的镜子。研究文学人物也可能导致你对自我认同的探索。

观点:观点这一概念既涉及读者对于一个文本的不同理解,也涉及文本呈现的某一特定观点。

呈现:这个概念要求我们考虑文本在多大程度上与现实世界相对应。有些作者可能会尽可能真实地表现现实世界。有些作者则倾向于创作比较抽象的文学内容。

转化:这个概念是关于阅读文本的行为以及阅读带来的变化的性质。研究文本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因为我们在阅读文本和进行思考时,文本对我们来说会发生变化,另外,我们作为读者也会因为所阅读的内容而发生变化。与此同时,当我们阅读更多的文本并在它们之间建立各种联系时,我们如何看待这些文本也会发生变化。

要求建立“学习者档案”

试卷二的考试是一个闭卷考试。根据新大纲的要求,“只要不是用于其它考试的作品,学生可以用所学的任何作品进行答题。”因此要求学生需要将所学的作品装在脑海中。

为了帮助学生更好地管理所学的作品,新大纲要求学生去建立学习者档案。

这个档案可以包括对课堂问题的反思、文本带来的对现实事件的启示的记录、对文学文本的评论和分析、多篇目之间的联系和反思、创意写作、课堂之外的阅读和研究探索、与老师和同学之间有价值的交流、遇到的苦难和达成的成就、对个人口头表达有帮助作用的文本节选、个人作业的正面例子等等。

学习者档案并不会被IB官方直接评价或打分,只是可能会在某些情况下被要求出示,例如证明自己的学术诚信、检查学校贯彻大纲的情况等。

“学习者档案”的建立需要老师的辅助,钱佳楠老师建议老师们可以通过以下方式对文学作品进行编组:

`按照主题或问题编组作品,探讨相似与不同之处

`按照文学手段编组作品,探讨时间与空间,不同作家风格,不同文化风格,不同体裁要求引起的差异

`考虑哪些作品组合对于应答可能在真实试卷中遇到的各种论题最有效

李萍校长同时建议老师们在编组的过程中,可以引导学生进行不同文本的比较和对照。而学生有了“学习者档案”后,在选择对哪一套考题进行回答时,需要去想“我的学习者档案当中有没有足够多的例子来回答这道题。”

李萍校长强调,学生在写论文时要言之成理,持之有据。新大纲当中“不要求学生背诵”,但平时一定要对学习者档案中的作品精读深研、多方积累,达到可以信手拈来,引用作品中的示例来论证的程度。否则会面临落笔行文时,无例可举的窘境。

其它变化

IBDP考查点越来越具体

拥有25年丰富一线教学经验的IB中文教学领先人物李萍校长表示:最早90年代的IB中文考试的论文题目,指向一般均宏大宽泛,例如:论中国现代小说中低下阶层人物形象的价值和意义,甚至可以用来做博士论文的题目。

经过2013年又及2019年的两轮课纲更新,IB中文试卷二的考题锁定指向越来越具体。也就是说IB课程对学生对文学作品的文化语境、知识背景、文体以及艺术技法的成功运用,以及在不同作品差异的比较之中突显出来的独到特色的辨别和评判能力,均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对语言A的学生要求越来越高

李萍校长还指出此次IB中文课纲大改对母语A课程学生的要求更高了。

新大纲中要求学生在传统所强调的“听、说、读、写”能力之外,还要有“演示、创作和表演”能力,即:学生有能力通过借助必要的辅助工具,成功完成口头表达,以更加生动鲜活的方式,来展示和演绎出自己的观点,而不只是借助传统的笔头卷试写作的方式。

例如,要求学生具备“创作、表演能力”,学生可以通过把小说改编成戏剧作品,在舞台上呈现自己对作品的深刻解读与理解,又或者是把对小说的解读,用一种设定双方辩论的方式,引导学生们在辩论之中深入探究,大胆表达作为当代年轻读者的一己之见。这些方式都在付诸践行中,呈现出活泼灵动的形态,带出上佳的学习效果。

新课纲、新要求,给教与学双方都带来巨大的挑战,但是也带来无尽的学习乐趣。

卷二的分数比增加

新大纲指南中,试卷二分数在课程总分占比中有了一个整体提高,高级程度课程25%,普通课程占了35%。因此学生需要更加重视IB中文的卷二考试。“这一锤子下去能得多少分,对于IBDP中文A课程的考生来说,非常重要。”李萍校长如是说。
图源:IBO官网

增加对“全球性问题”的关注

校内评估中的个人口试(Individual Oral),要求学生在分析两份不同类型文本的同时,还要针对某个全球性问题进行讨论。


作品选择范围更广

IB提供的阅读书单更加开放,从以作品为选择对象,调整为以作家为选择对象。

新大纲的评判标准

IB中文新大纲卷二中所需要的技能要求最全面,它需要了解、理解和诠释、分析和评价、组织和表达以及比较和对照,这四种能力缺一不可。其中苏媛校长认为“比较与对照”是学生把握的难点。

苏媛校长还提到新课纲改革后,文学和语言文学的评判标准由之前各不相同的标准变为相同的4项。

对于新课纲评分标准的变化,李萍校长表示:每个学生在落笔之际,都应该对几项评分标准做到心中有数,顺应要求完成全篇内容的构想和结构的搭建,这很重要。


第一点了解、理解和诠释。这一点要求学生对题目准确理解后,用文本来论证观点。李萍校长表示,“试卷二的考试是限时不限字”,因此同学们在寻找例证时一定要注意作品的适当性,不可以因为选用不当作品而无谓地浪费了时间。

李萍校长建议同学们在考试时间上需要合理安排,花在阅卷上的时间不要超过5分钟,看过后就尽快动笔。“就这个题目而言,作品A和作品B能不能搭配使用?不能用,赶快走,另做选择,不要再过多停留。”

第二点比较与对照。指的是回应论题时,必须要选用来自两部不同作品的不同例证进行分析论证。李萍校长表示,“比较与对照”一直存在于IBDP语言A课程的大纲要求中,其实也是在考核老师在两年的教学过程中,能不能很好地训练和培养起学生具备“通过对不同作品比较和对照,解读两部作品各自的成功与美好”的能力。

第三点结构,指论文的组织结构。新大纲与旧大纲一样,要求整篇文章连贯且展开充分,此外,新大纲的评估特别强调了平衡。

李萍校长表示:这要求同学们在分析两部作品,组织文章架构时,不能在其中一部作品上花费大部分时间,占用绝大篇幅,因而没有时间或用极少时间评点和关联另一部作品,从而导致两部作品在论述过程中所占比例明显偏差,倾斜,不平衡,这是会被扣分的。

答题时的行文结构里,用来比较评点的两部作品的运用,绝不能像贴膏药一样,分别两大块相互之间完全没有关联。而是要呈现出相互密切交织的形态,评点出彼此如何同中有异,异中又有同。

第四点语言。这要求学生答题时用比较规范的学术语言、文学批评的语言。钱佳楠老师和李萍校长,都在讲话中强调了,完成试卷二论文写作时候,“学术性、理性的表达方式”的重要性,即要用论文而不是诗歌的表达方式来呈现。

而这也体现出IBDP作为大学预备课程的精髓和特点:为IBDP考生们具备大学专业学术论文的撰写能力而努力做好准备。

结语

IB课程一向以它的严谨性与科学性著称,长期以来IB中文课程更是不遗余力地在各个国家和地区推广中文母语学习。

在这个特殊的时期,IB中文此次课纲的改革也给受疫情影响的考生和老师带来继续前行的力量 ,打造身份认同共同体,可谓是“反全球化浪潮”中的逆行者,体现了其国际情怀。

“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衷心希望这次因疫情而吹响的全球IB中文考官的“集结号”,能继续点燃广大IB教育者与学习者心中不灭的希望之火,成为照亮这必将过去的黑夜的前行之光。


本文参考资料:

顶思&K12谈 钱老师&李老师第一期中文公益课内容
好奇心日报《1988 年生作家钱佳楠,正在探索“一种能够穿越国界的世界文学” | 访谈录》,作者:曾梦龙
IB中文讲堂 《2021版IB中文A:文学大纲发布,六个角度分析新变化》,作者:李博
外滩教育《一线资深中文老师揭秘,IB眼中未来孩子最该具备的三种核心素养,究竟如何培养?》作者周滢滢
知乎《2021年首次评估IBDP中文A在校自修文学课程指南(课程准备及内容篇)》作者:林泽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