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MEDIA 
顶思传播
员工离职、学生退费、房租拖欠,疫情下教培机构150天的至暗时刻...
来源: | 作者:Jade | 发布时间: 2020-07-30 | 57 次浏览 | 分享到:
暑期已至,伴随着炎炎夏日的还有如火如荼的教育培训机构。经历了超长寒假后的家长们纷纷把孩子们送进了培训机构玲琅满目的暑期班。大楼里有人来人往的,重新“火”起来的培训班,也有人去楼空,“活”不下去的空房子。

过去的150天可以说是线下教培机构的至暗时刻,值得庆幸的是,他们有的努力“活”了下来,才让我们看到了今天“火”的景象。

7月15日晚上,位于宁波江北区的魔声堡少儿英语培训中心突然关门,教师和家长找不到负责人,引发了最新一期的培训机构跑路事件。

虽然直至目前为止,还未能确定江北魔声堡少儿英语培训中心负责人的跑路是否受疫情影响,但这半年来,确实有不少大大小小线下教培机构因为疫情的原因相继倒下……

2月,专注于IT技术培训的北京兄弟连创始人李超在微信公众号中发布《致兄弟连全体学员、员工、股东的一封信》,成为了疫情期间倒下的第一家教育培训机构。

3月,趣动旅程宣布破产,公开信中提到,公司上半年将完全没有收入。

6月,华特迪士尼英语培训(上海)有限公司官方微信“迪士尼英语”发布了《致迪士尼英语学员及家长的一封信》,告别了中国市场。

此外,还有北京海淀黄庄无数空荡荡的办公室。

根据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培训教育专业委员会发布的《疫情期间培训行业状况调研报告》显示,2020上半年,受疫情影响,有近一半的线下教育培训机构同比营收减半。

在《K12教育培训机构疫情影响情况调查报告》中,更是有85%的机构表示疫情让机构受重创。

面对疫情期间全国学校和教培机构停课现象,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也曾坦言,上百万寒假班的学生无法上课,如果新东方全部停课退费,就只能关门大吉。

中小机构则更不用说,若是此前毫无线上经验,品牌在线下无营业、线上高投入的情况下,更易陷入两难境地。

这段时间里,有的线下教培机构因不堪重负倒闭了、有的则如魔声堡江北店一样“跑路了事”,但也有一群怀揣着梦想的中小型线下教培机构的负责人们,尝试着活下来,为了学员、为了员工、为了自己、也为了教育……

导演金宇就采访了这样一位中小型教培机构的校长,拍摄了一部教培行业的纪实短片。校长的名字叫金昊,经营的是线下的少儿英语培训机构。这部名为《活》的纪录片向我们真实地展现了一位北京中小型线下教培机构校长的真实生存现状...

时代的一粒灰,线下教育培训的三座山

2020年1月,新冠疫情在中国爆发。

疫情期间,为了避免人群聚集感染,教育部规定学校和教育培训机构一律停课。随着疫情的好转,全国各地开始逐步复课,但培训机构的复课时间是最晚的,在幼儿园复课之后。

如四川绵阳、江苏海安、甘肃四川这样一些疫情控制较好的地区的教育培训机构在4月就开始陆续复课。

但也有如北京、上海、深圳这样疫情严重的地区直到6才能递交复课申请。

根据华映资本的分析结果,如果疫情的情况持续1-2个月,对线下教培机构的业务可持续性不会形成重大影响;如果疫情的影响持续到3个月或者更久,将对部分线下教培机构的业务可持续经营形成重大影响。

也就意味着,如若疫情拖延到2个月以上,房租、人力成本、学生退费、收入断流等因素随时可能“干掉”机构。

在纪录片《活》的开头,少儿英语教培机构校长金昊就在与员工打电话,沟通薪资问题。

“现在确实比较难,真的比较难”金校长在电话里,声音满是愧疚和无助。

尽管金校长表示不会拖欠员工工资,但这些员工们仍旧没有办法放心。

确实,学校都没有收入了,工资还能如实发放吗?如若无法如实发放,这些北漂的打工仔们该如何生存呢?

据了解,在疫情期间,很多教育培训机构能够支付给员工的工资是以往的1/3,这针对的还是持续在线上坚持给学生上网络公益课的老师们。

有的教育培训机构的老师们则直接停工停薪。很多培训机构的老师们被迫转业,寻找新的出路。

纪录片中,曾经坐满了小朋友的少儿英语培训机构已失去了往日的喧闹。

没有坐在座位上争先恐后举手回答问题的孩子们,有的只是一排排叠起的小椅子,在等待他们“主人”的归来。

机构的大门已落锁,上面还有着拖欠的水电费的收据,房租仍旧需要照付……

在金昊跟员工承诺,“我不会因为付不起这点钱跑路”的同时,他也在与银行沟通贷款事宜,希望能从银行那再借点钱以顺利度过这一“劫”。

与银行的沟通并不顺利,金昊很是无奈,“比较尴尬的是,这不是我自己的资金(链)出现问题”。

员工工资、房租,以及在这部纪录片中还没有体现出来的学员退费,是压在所有教培机构从业者人员身上的三座大山。

在金昊与他母亲的对话中,老人坐在阴暗窄小的房子里,紧皱的眉头透露出了她对儿子的担心。

“两个孩子要养”
“因办学而拖欠的银行贷款要还”。


这个局应该怎么破?

老人说:先活起来。

“活”下去

“活”是当时所有线下教培机构从业人员的想法。学校要“活”、员工要“活”、这个行业也要“活”。

合作

金昊的少儿英语教培机构在北京属于中小型的线下教培学校,和金昊类似的培训机构,北京还有很多家。

以往这些教培机构都各自为阵。没想到,因为疫情,他们坐在了一起。

纪录片中金昊与其它四所教培机构的负责人坐在一起,共同商讨如何在不开学、员工离职、学员流失的情况下“活下去”。

五位负责人在剖析了自身的真实情况后,决定通过合作来战胜这次难关。

五家机构一起抱团取暖,生源合并、教师资源整合。他们从五所伤痕累累的小型战船,组合成了“航空母舰”。

毫无疑问,千人大校的规模将会让彼此的境遇好很多。但也意味着五位负责人的利益和权利会受到一定程度的损失。

纪录片中,一位机构负责人表态:我可以做最大的让步。

合作促成了,如何整合资源,如何调配老师,如何统筹管理,他们未来的路依旧艰难。

可以说,疫情期间,每一个坚守下来的教培机构,尤其是中小型的教培机构都是真的勇士,是对教育心怀梦想的人。

线上公益课

除了不能开学,线下教培机构还有一个强劲的对手,那就是“网课”。

如果说新冠疫情对线下教培机构而言是一场噩梦,那对线上教培机构而言则是发展的契机。斑马、腾讯ABC、有道……学前教育、K12赛道的线上教培机构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免费或者低价试课,比线下课程低得多的课时费和相对完善的线上课程系统,笼络了一大批的生源。

为了稳固生源,线下教培机构在疫情期间也开展线上课程。

但因为学生的学习环境从与老师在同一个物理空间面对面交流到与老师在虚拟空间上课;老师从可以直接管控课堂纪律到对屏幕后方的学生“鞭长莫及”。

线下教培机构的“网课”效果并不尽如人意。

因此,线下教培机构只能通过免费的公益课来稳固生源。也就是说这些机构的老师们在付出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后,他们的课程是0收费。

0收费就意味着0收入。机构没有收入,员工的工资也成问题。

有很多人质疑,为什么这些线下教育机构不能转线上?更有人提出用OMO(Online Merge Offline)的方式实现线上线下的整合。

实际上,线上教育和线下教育本质上是两种不同的商业逻辑,前者始终无法解决教学效果的行业难题,只能走量;后者局限于地域的线下场景,只能走质。

更何况,以廉价的课时费和低成本的试课需要强大的资本作背书,而这些恰恰是这些中小型教培机构所欠缺的。

盼望开学的家长们

一方面是面临巨大生存压力的线下教培机构,另一方面则是亲自上阵教育孩子的无奈家长们。


疫情期间全国范围都“停课”,但不“停学”。对此,全国所有的学校都在教育部统一的领导下开展了线上课程。

但线上课程缺乏集体学习的环境、老师的管束和师生互动。对孩子的自律能力有着很高的要求。

如果说线上授课效果对高年级的学生而言是“差强人意”,那么对幼儿园、小学低年级段的学生而言则是“灾难”,家长被迫成为了全科助教和课堂纪律老师。

纪录片有一个片段拍摄的是北京一个普通家庭疫情期间由爸爸辅导儿子学习的日常。

爸爸无奈的话语和小男孩因紧张和无聊而不断抽动的脚趾,无一不体现了双方的困窘。

而这是全国千万家庭的缩影。

据统计,受科目和年龄的限制,能够在疫情发生后顺利开展线上课程的线下教培机构只有45%,他们在线上教授的学员中有70%的学员的年龄在9岁以上。

由此可见,小学三年级以下的线上教学效果欠佳。

中国社科院发布的在线教育报告也显示,自主性是影响学习效果的最大主观因素。

其中,56%的学生/家长认为疫情期间,线上教育并没有达到预期的学习效果,反而更加青睐于线下教育。

中国有一句老话:孩子是别人教的。也就是说父母没有办法或者很难教会自己的孩子。

而线上的教培机构,无论课程设计得多么精良都无法替代线下教育。对于低龄儿童而言,家长更是必须充当助教才能确保一堂课的顺利进行。

在一份对成都家长的调查问卷中,有约三成家长明确表示,当疫情结束后,自己将回归线下培训,短时间不会再为网课买单。

纪录片中的北京妈妈们也分别表达了对线上课程的看法。


无论是更喜欢面对面的授课方式,还是认为线下课程更有语言环境,抑或是担心孩子的视力和对网络产品的依赖,都体现了家长对线下教培机构的强烈需求。

诸如运动、乐器、舞蹈等项目,面对面的学习效果是线上课程所无法替代的。即便是英语、绘画这样的科目,对于低年龄学生而言,线上和线下的课程效果也完全不同。

更遑论,有的家长让孩子上辅导班兴趣班的存在不完全在于让他们学习知识,而是有一个安全的地方让家长放松的同时没有虚度光阴、有所学习。

纪录片的最后,金昊坐在镜头前表示,希望大家可以多给他们一点时间和空间。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无论是员工抑或是家长,都能够保持一个冷静理智的心态。

再困难的事情,终究有过去的一天;再严重的疫情,总有结束的一刻。

写在最后的话:

这一场疫情带来的是全球经济的停摆,对各行各业都带来了不小的影响。

这段时间国际学校的日子也不好过,耗费了老师大量时间和精力的网课质量备受质疑,不少学校还遇到了家长要求退费的现象。

然而学校的房租要缴、老师的工资要付,滞留海外的外教和外籍学生还无法及时回归。国际学校的运营成本和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疫情期间,我走访了不少国际学校,很多学校的防疫工作和线上教学成效可圈可点。

而这背后其实是整个学校团队加班加点共同努力的结果。我经常在晚上十点和学校老师沟通的时候,对方仍旧在加班。

家长的退费要求未必不合理,毕竟有很多培训机构跑路劣迹在先。但正如金昊在纪录片中所说的,希望家长多多理解他们,因为教育行业,没有足够的责任心,也不会去涉足。

暑假已至,看着有些城市,培训机构大楼中又重新热闹起来的培训班,看着进进出出的孩子们和坐在椅子上等待的家长们,不禁感到“活下来”真好!

本文配图为纪录片《活》的截图


2020的开年是魔幻的,新冠疫情的发生、中美关系交恶。有太多太多的坏消息,各行各业的人都举步维艰,努力尝试在这样一个不稳定(Volatile)、不确定(Uncertain)、复杂(Complex)而模糊(Ambiguous)的VUCA时代寻找自己的出路。

如同纪录片中因为疫情相聚在一起共渡难关的北京5家培训机构负责人一样,在这样一个困难的时刻,国际学校的代表们也可以坐在一起商讨VUCA时代的学校治理。

今年10月31日到11月2日,顶思在上海跨国采购会展中心(光复西路2739号)举办2020年的RAISE大会,诚邀各位的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