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MEDIA 
顶思传播
“我一双鞋都比您工资高,您当老师为了什么?”
来源: | 作者:Mina | 发布时间: 2021-07-10 | 109 次浏览 | 分享到:

身为国际教育工作者,我们面临个性鲜明的学生,经常会因为师生“位置倒错”而产生一些自我“价值困惑”。面对孩子们时不时的“灵魂一问”,身为教师的我们将如何作答?我们又将怎样在教育之路上确定自己的“价值姿态”?


在近日顶思举办的TIDE2021第三届国际教师发展大会上,昔日数学联赛冠军,“奥数”教学大牛,北大心理学专业毕业的北京新府学外国语学校运营校长姚宇堃,用理性的思维与大家探寻教师身心健康发展之下所面临的一个本质问题——“影响教师发展的价值姿态”。


文 | Mina

编 | Chris_guo


*以下内容,整理自姚宇堃在TIDE2021第三届国际教师发展大会上的现场演讲。


我在北京大学主修的是心理学专业,在平时的学校建设中我们一直都比较重视家校共建、教师身心健康等话题。这里,我分享的主题是关于“价值姿态”。


这听起来可能会比较陌生,但作为国际学校中的工作者,我们在日常的教育、教学工作中肯定会面临一些这样的困惑,我们称之为“价值困惑”。


国际学校工作者所面对的学生群体,可以说在所有学生群体中算是非常有特点的一部分学生,这类学生并不是完全的大众化。我们有时面临的一些价值困惑,可能是因为师生“位置倒错”产生的。


老师们有没有遇到过类似的情景,有时候学生与我们聊天时可能会有以下一些情感表达:


学生A:“老师你一个月的工资可能连我的一双鞋都买不起,你为什么会选择做老师呢?”


学生B:“我家里其实把我的后续一切都准备好了,学这些东西对我来说意义不大,我也没有后顾之忧,我为什么还要学习呢?”


学生C:“即使未来我家里的产业需要我去运营公司,我找职业经理人就好了,也不太需要我去弄懂这些东西的。”


有时候,当我们对孩子进行一些教育行为时,孩子们也有可能会反馈这样的话:


“老师,你是不是又要说‘毕竟你还是个孩子’了?”


每每这个时候,我们就会觉得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了。我们传统意义上所理解的老师与学生之间某种“高——下”的位置关系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使得我们的教育行为无法非常顺畅展开,即“位置倒错”。


那么,在这种价值困惑的状态下教师们该如何作出应对呢?


01

明确价值姿态


首先,我们要明确我们的价值姿态。在明确和完善价值姿态的过程中,我们通过调整使我们的位置变得更加主动。同时,也能够更加自信、认可自己的行为。


什么是价值姿态?


价值姿态作为意识形态的一个剖面,是整个意识形态当中的一部分。它是人的价值观驱使下做出的一种姿态,取决于人对自己的价值观如何去定义,如何认可自己的行为。


同时,价值姿态可以帮助我们形成更加稳固的“自我”。形成稳固的“自我”,要比去学习如何应对压力,如何缓解焦虑的具体手段与技巧更有价值。这种“自我”,更严格一点说,叫做“内聚性自我”。只有形成了一个稳定的自我之后,我们才能够去调节很多时候所面临的情绪困境。


然而,价值姿态并不是我们一经获得就一劳永逸,也不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轻而易举的。它需要我们持续花费精力去维持,去不断适应、调整变化。


那么,什么样的价值姿态是正确的呢?不好意思,我们无法定义,哪一个价值姿态是绝对正确的。


我们经常在教育教学的过程中对孩子讲“过程比结果”更重要,但当我们面对困难的时候,也会不自主地期待有人能够告诉我们一个结果。想要得到答案很难,在这样的一个领域,目前没有唯一确定的答案,而且在当下的社会中,答案也太多,我们无法判定哪一个答案绝对正确。


不如,我们在日常的场景中去观察一下,我们都见过哪些价值姿态?在观察与思考的过程中,我们可以获得对自身行为反思的好机会。


以下我将列举的几种价值姿态是最常见的几种,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其他的姿态。这里没有哪一个价值姿态好与不好,也没有一个价值姿态优于其他。我们通过梳理的方式,为大家打开思路。


02

价值姿态的五种类型


1.价值至上主义



如果我们基于“价值至上”的姿态去看教育,学习即为了产生价值,是增加自身价值的一种手段,那么我们的教育教学行为也应围绕着价值的核心来展开。


什么样的教育方法,什么样的课程体系能够帮助学生在成长的过程中获得更大的价值感,我们就向哪个方向去引导。我们要放弃一些“低价值”的行为,转而去追求“高价值”的行为。这样的价值姿态会决定我们在一些具体场景中的一些具体选择。


2.支配主义



支配主义在学校的场景中,更加强调的是规则——学校是一个神圣的地方,学生既然来上学,就一定要遵守学校制定的各种规则和约束。这对他们的成长更有帮助。基于这样的思考,或基于这样的价值观,价值姿态将以“学生能够遵守规则”作为重要的目标,我们把这一类称之为支配主义 。


3.本真主义



本真主义比较常见,很多学校会把它作为学校精神层面建构的一种引领价值姿态。本真主义认为孩子本身是完满的,是本真的,自全的。我们的教育不是在给予他们什么,而是在成全他们。孩子自出生开始,很多东西都是可以自主发展的,我们不要去做限制——这种价值方向我们称之为本真主义。


4.唯意志论



什么叫唯意志论呢?


不论你学习的内容,选择的课程是什么,学习本身的这个经历才是最重要的。通过这样的经历,学生的意志得到了磨练,也锻炼了他们应对各种不同情况的能力。从意志品质的角度,对学生的提升才是最重要的。


这种价值姿态也比较常见,我们在平时的教育教学中也有很多类似的观点。在这种观点下,人们认为没有什么困难是克服不了的,它是否让我们的意志足够坚强——这是这种观点所在意的衡量标准。


5.虚无主义



我们一听到“虚无主义”,就感觉有一些贬义色彩,但它仍然是经过思考的结果。大家可能听过宇宙的“热寂理论”,在这个理论下,宇宙终将走向毁灭,一切生命都会消失。在这种终极图景下,我们的一切努力好像都没了意义。


在这种情况下,行事的目的无从谈起,连过程都没了意义——无论过程怎么样,结果都是注定的。那我们还能做什么呢?于是“躺平”就出现了。


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形成的反思形成了虚无主义,顺其自然,不再做无谓的努力,这听起来不够积极,但也还是思考后的结果。有人对此表示不解:我不思考结果也是如此。但不经过思考的,我们称之为常人意识,却不能称之为姿态。


没有反思,没有思考,最后的表现状态是“躺平”;没有反思的“躺平”,叫做放弃。


03

我们的姿态决定我们眼中的世界


这些价值姿态决定了人们如何面对这个世界。



或许有人已经了解过这样一种三重关系:我们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独立的个体意识,都会面对外部真实客观的世界。但在这两者交互时会形成一个中介,我们称之为“观念真实世界”——我们如何看待这个世界,这是一种更加广阔、没有边际的世界观。


就如同一个历史事件,当下的我们和历史上某个朝代的人去看同样的事,一定存在截然不同的客观角度。同样都是真实的,客观的,但我们的看法是不一样的。我们的姿态决定了我们如何去看待这个世界,如何去影响这个世界。我们每一个人的个体意识都会对世界产生影响。


作为教师,我们的影响会比一般人更大一些。我们会面对学生,包括家长,我们采用的价值姿态,或者说我们自身认可的价值姿态,决定了我们面对学生和家长时的第一反应。


面对孩子提出的一些问题,或表现出的一些状态,我们会以怎样的视角去“审视”TA呢?


这或许取决于我们看重的一些方面。比如知识与技能方向,比如社会情感发展方向,比如学生的品行道德观,比如平衡全面的发展等。无论选择了哪一种方向,我们一定会将这种感觉传递给学生,对学生自身的世界观产生一定的影响。


对于不同价值姿态的老师来说,对待同样的案例将会表现出完全不同的反应,也将采用不同的方法进行教育工作。


需要注意的是,在日常的教学情境中,我们采用的价值姿态并不是唯一、单一的。它可能是一种复合式的,我们通常会有一个核心的价值姿态去统驭整个的价值观。


讲到这里,有的老师可能会说,既然目前我们没有确切的答案,在这里讨论这个话题有什么意义呢?


唯物主义世界并不像宗教那样会有一个“大他者”来给予我们某个绝对正确的答案。但这恰恰是我们的自由所在——我们可以自己去思考,可以因为客观的事实变化去做出相应的调整。在这样的思考过程中,我们的个体意识和客观世界相互产生作用——这是我们正在改变的,也是我们思考的价值。


所以,我们现在能做什么?


我们必须意识到“价值姿态”的存在,要去思考它,要反思现在我们采取的行动——我们目前的价值姿态是不是我想要的?需不需要调整?可不可以进一步完善?


同时,一旦明确了方向,我们的行为是否与我们的认知相吻合?我们是否做到了知行合一?如果我们真正做到了知行合一,我们才能从真正意义上形成稳固的自我,从而帮助我们去应对当今这样一个不断变化的世界。


我希望能够通过这样一种偏理性的思维,与大家一起挖掘平日思考之下的一些本质问题。让我们在日常工作中带着批判的眼光去观察工作,观察自我。这也是我们身为教育工作者一直要去探索的。


*文中部分图片来自姚校长在TIDE2021大会上的PPT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