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MEDIA 
顶思传播
技术移民路径被切断,留学新西兰成了泡影?
来源: | 作者:小米酱 | 发布时间: 2021-09-03 | 87 次浏览 | 分享到:

就在赴美留学生在上海浦东机场大排长队,奔赴梦想中的求学生活的照片刷屏朋友圈之际,处在南半球的新西兰则是另一番光景。


8月17日,突如其来的Delta病毒社区传播引发了又一轮的全国封锁。8月24日,新西兰宣布停止管理性隔离设施MIQ的预定(目前所有入境人员必须先预定MIQ房间,然后才能入境隔离14天),这让刚刚高调宣布即将分批恢复的高校留学生入境工作又被紧急叫停。更要命的是,新西兰针对中小学生的留学政策也要“收紧”了……


文 | 小米酱

编 | Chris_guo


自2020年3月实施最严边境令,即只限新西兰公民和居民入境以来,新西兰的国际教育产业受到了巨大冲击,业务陷入近乎停滞状态。中小学留学生一律被挡在了国门之外。高校陆续有一些入境豁免政策。


不过据亲历者透露,限制条件颇多,只能使小部分留学生群体受益,而且MIQ房间的预定超级难,有人刷了一个多月都没抢到,脸书上更有8000多人组团吐槽“一房难求”。显而易见,新一轮疫情又会给行业雪上加霜。


▲封城期间空荡荡的奥克兰CBD;来源:RNZ


值得关注的是,除了疫情的影响外,已有多种迹象显示,新西兰的国际教育政策也将出现变动,甚至是方向性的调整。从今年6月和8月放出的两轮信号来看,本地中文媒体不约而同地以“地震”来形容整个国际教育产业即将面临的局面。


因此,强烈建议国内的家长们多多关注,理性决策。


01

没了就业移民的通道,新西兰大学还会香吗?


与热门留学国家相比,新西兰大学的国际排名显得相当一般。全国总共八所国立大学,在去年的QS大学排行榜上,只有奥克兰大学一所进入前100名。除去排名,某些学科上新西兰大学在国际上也还是有一席之地的。不过近十余年来,不少人远赴这个南太平洋小岛求学的最大动力,就是相对稳定、便捷的留学——技术移民路径。


修读本地大学课程,毕业后可以获得至少一年的开放式工作签证,硕士及以上学历更有三年之久。国际学生求职成功后,不难满足移民打分条件,实现技术移民。进一步还可以申请所谓颇有含金量的“永久回头签证”。


新西兰大学一直在吸引中国留学生方面不遗余力:承认中国高考成绩,建立成熟的中介体系,向各种中介机构和代理卖力安利,以及长期以来描绘的留学——移民的便捷路径。以我的了解来看,不来少留学生最初就是冲着这些来到新西兰的。


然而,在现任政府即将对移民政策进行“重置”(官方用词:Reset),甚至有可能转向成为事实上的非移民国家的大背景下,国际教育领域也将深受波及。


小背景


就在本轮疫情骤然暴发之前,新西兰技术移民话题是本地华人社区中最热门的话题,没有之一。以疫情为由头,新西兰移民局在2020年4月暂停了技术移民的抽签,至今尚未恢复,在几大移民国家中可谓特立独行。目前各种队列的总数加起来,还积压了大约3万份申请,这里面毕业留学生占有相当比例。


此前新西兰政府曾明确表示目前低技能移民过多,将会重置移民政策,意在吸引高薪、高技能人才。分析人士指出,移民门槛被抬得过高,基本上就把普通人排除在外了。


8月初,新西兰国家广播电台RNZ报道了一份政府文件草案,其核心信息对国际教育产业可谓全方位打击。


首先是历数了国际教育的几宗罪,包括让教师资源、教育产能,甚至是住房资源都面临极大压力,损害整个教育系统的质量和声誉等;其次是对于高等教育则明确指出将重塑产业,严格入学标准,将以课程质量吸引学生,而非以后续的工作及居民签证为诱饵。


国际教育产业自疫情以来一直笼罩在收入锐减和裁员的阴影中,从普通行政人员到资深教授都受到影响,国立大学总计削减700个岗位。要知道,新西兰只是一个弹丸小国,本地专家称在基础教育师资匮乏的背景下,即使某个地区哪怕只缺20个老师,都会造成中学有些核心课程无法开设的窘境。一次少了700个教职工,可见这个效果有多惊人了。


不算因为学生人数降到基本为零,事实上“团灭”的语言学校和私立学院,即使是根基深厚的八所国立大学,在今年3月统计的时候,国际学生人数也只有峰值时的一半。在强行与就业和移民脱钩之后,还能靠教育质量吸引到多少新西兰的真爱粉?这个问题的答案估计只能交给时间了。


如果此前有计划让孩子留学新西兰,且觉得后续的工作和移民通道也有吸引力的话,强烈建议着手制定Plan B,这样才不会让变化扰乱阵脚。


02

小而美的中小学留学会被叫停?


▶ 小火了一把的纽式教育


因旅居新西兰,我对这里的K12教育正好有些许切身体验。根据我的粗浅了解,在国际教育界,新西兰的K12公立教育在一定程度上曾经是“沧海遗珠”般的存在。大概因为地理位置偏远,规模较小,它在最近五年左右才开始进入国内国际教育界的视野。


但其实,它自有其独特的魅力,甚至有人将它与公认世界最佳的芬兰教育相比。乍看之下,两者确实也有不少相似之处。


比如:


·尊重孩子天性,“玩”在小学阶段被放在重要的位置


·没有统一教材,由老师根据大纲制定个性化的学习计划


·小班教学,学生按进度分组,通过项目制学习等方式因材施教


·小学阶段基本没有作业,基本不设考试,十分重视阅读,重在综合素质培养


·重视运动,几乎每个小学都有游泳池,游泳课是必修,且开展多种球类运动


·崇尚自然,小学中高年级就开始组织露营活动


·尊重文化多样性,必修与本地(毛利)文化有关的内容


·中学阶段设有职业教育,帮助孩子寻找自己真正感兴趣的发展领域……


“双减”政策出台之前,当国内的孩子在专注刷题或者“被动”地发展某项家长认为有助于升学加分的“特长”,以迎接疯狂的小升初大战的时候,新西兰的孩子很有可能在通过雪山滑雪和丛林徒步锻炼意志和团体协作,或者通过岛屿露营研究气候变迁对于本地植物和海洋动物群落的影响等这种综合课题。


让不少国际教育工作者惊叹的是,在“放养”的教育方式下,在针对15岁学生的PISA考试这一一定程度上反应教育质量的量化指标上,新西兰学生不乏可圈可点的表现。最近三五年,新西兰的K12留学,尤其是小学和初中阶段的留学在国内慢慢有了火起来的苗头。


在2018年的PISA排名中,新西兰在阅读一项居于第12位,在传统英语国家中只低于加拿大,数学优于美国和澳大利亚,科学则优于澳大利亚和英国。

▲来源:OECD官网


当时政府在2014年放开了低龄留学,允许最小5岁(新西兰体系小学一年级的年龄)的孩子在监护人的陪同下留学新西兰。与并未开放这一年龄段留学的竞争者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相比,新西兰业界自认为这是他们的独到优势。


▲政府网站上特意用亚洲形象推广小学留学;来源:ENZ


到家长层面,关注点就变得实际多了。他们飞越大半个地球的原因也简单:学费可负担,又是主流英语发达国家,社会治安好,气候宜人,风景无敌,国民友好,种族歧视比较少见等。


小背景


根据坊间普遍流传的说法,新西兰的学费便宜,是真的吗?我们来看学费最贵的高中阶段,刨除各种注册费、校服费、露营费之类的杂费,同样是学术排名榜(新西兰没有学校的官方排名,这是媒体、教育公司等民间机构组织的排名,有一定指导意义但不具备国人看重的权威性)居于前列的名校,学费大概是这样的:


A校,其学区房屡次刷新豪宅记录,历史悠久的老牌公立男校。学费23000纽币一年,约合人民币10.8万元;


B校,学术排名长居前三甲的著名私立女校,亚裔家长心目中Top 1的贵族女校。学费49920纽币一年,约合人民币23.5万元;


C校,国际学生人数最多,以出过好几个奥数国家队队员著称(新西兰也有国家奥数队)的公立混校。学费22000纽币一年,约合人民币10.3万元。


通过对我身边的小留学生家长的不完全小范围抽样调查结果表明,选择新西兰的大多正是讲求效能的“经济适用型”家长。新西兰官方认为最重要的留学生源国有两个,即中国和韩国。这两个国家的“经济适用型”家长基数庞大,新西兰中小学留学因此而小火了一把。


▶被教育公平殃及池鱼?


▲来源:Newshub


小火到什么程度呢?新西兰第一大都市奥克兰Decile10分的学校一般都设有国际学生专员,负责招生推广,家长沟通和行政后勤支持等;而且十有八九,都是会说中文的。即使是知名度较低的小城市,例如惠灵顿以北、人口不到10万的北帕默斯顿,也在卖力招揽国际生。


小背景


新西兰没有任何官方形式的学校排行榜。大家择校的时候会去参考学校的Decile分数。这个评分体系,是综合公立学校所在学区的家庭收入、职业状况、教育程度、人口密度和福利领取情况,来给出学校1-10的打分。


有研究表明,家庭富裕程度与学生学习成绩有正相关性,所以无论族群,家长普遍认为富裕校区的学校(Decile分值高的学校)更优质。政府已宣布2022年起将推行新的“公平指数”(Equity Index)系统,取代当前的Decile。Equity Index是一种“基于风险”的管理体系,目的是给弱势的家庭和学生带来更多的教育资源。


根据RNZ的报道,疫情之前的2019年,新西兰全国共有324所小学和初中接受国际学生,总数达5225人,学费总金额达2400万纽币(约1.1亿元人民币)。其中,包括了少量以组队形式进行短期插班学习的“微留学”学生人群。


这些数字与整体国际教育50亿纽币规模的大盘子相比并不起眼,但是却是在不断增长的,而且被业界认为是产业未来的希望所在。


▲社区图书馆中都有丰富完备的儿童区;

来源:National Library of NZ


现在,这一切似乎要到头了。政府在短期内释放了两轮信号弹,剑指K12特别是小学和初中阶段的留学。


今年6月,来源于RNZ的报道指出,政府将对小学和初中留学进行重审的消息。因为“前无预警,后无说明”,很多校长都慌了,行业协会人士则形容这犹如晴天霹雳。


到了8月,前文提到的政府文件草案则更让人忧虑。根据学校国际教育商业协会(Schools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Business Association)总监John van der Zwan透露,文件把小学部分完全摘了出来,不认定这部分属于“高质量国际教育的一部分”,十分令人忧虑。这就意味着,这部分以后属于“国内教育”了。


John van der Zwan称政府文件释放的信号是,国际生分散了老师对本地学生的注意力,而且国际生学费也加剧了学校之间的不平等。其实就是学费让高收入群体集中的高分学校越来越富,另一端的学校则完全相反。数据显示,Decile分数较高的小学获得的国际生学费收入是其他学校的三倍。


其实这也不难理解。归根到底国际教育产业是市场主导的,自然是价值规律在起作用。且不说教育质量,Decile分数垫底学校一般伴随着整体街区环境较差、治安事件频出等问题,有些甚至是黑帮的基地(在新西兰黑帮是合法的!),自然也绝少国际学生问津。


因此,不少亚裔家长认为所谓的教育公平其实就是平均主义,用计划干预市场。现政府针对教育领域曾有过不少计划,包括2019年制定《明日学校》方案,试图从对学校发展有决定权的校董会手中夺权,设立教育中枢调配全国资源等。


“教育公平”本身是个好事,不过也牵涉到了新西兰深层次的社会问题(在此不展开了)。


▶后续走向全靠猜


▲来源:Stuff


一个产业都要地震了,后续会往哪个方向震荡,文件草案完全没有说明。于是各种猜测满天飞。不过一点是大家的共识:如果没有意外,“变天”是免不了的了。


业界认为,后续的走向无非有两种:


·彻底砍掉某一阶段的留学业务。目前看起来砍掉小学阶段留学的可能性最大,但也有可能把初中包括在内,毕竟这都属于国家义务教育阶段,在此阶段推行平权也是一种“政治正确”。


·实行国际生名额限制。比如:规定一所小学或初中只能接受一定数量的国际生。这些此前都是各个学校自行决定,比较热门的小学可以达到10%的国际生比例。已有校长预计如果限制名额,肯定会限制在一个较低的数字上,以至于会低到学校无力继续聘用现在的国际教育专员了。


此外,大家都认为高中阶段应该不太会受到波及,毕竟竞争者都开放了高中留学。而近几年兴起的“微留学”项目也属于国际教育范畴,预计也在此轮重审之列。


对学校来说,失去大笔收入自然有短期的阵痛。比如我家两个孩子就读的小学,因边境政策损失了2/3的国际学生,学校不得不取消了很多额外的学习项目,削减了校舍维护计划,降低了特殊需求学生(主要是思维和行动方面的特殊需求)配备的老师人数,购买付费学习软件的费用也需要在校生家长来支付了。而一所中学据说因为收入锐减甚至发不出校长秘书的工资。因为编制外人员工资是没有政府拨款的,全靠学校自行解决。


但按照奥克兰中学校长联合会主席Steve Hargreaves的说法,学费之外,小学和初中阶段的国际教育对社会仍有着特别的价值,比如可以发展长期的国际友谊,这个影响是长远的。


03

中小学教育体系中的不完美


▲来源:healthcentral.nz


有人把中小学阶段出国留学的一大原因归结为逃离“内卷”。不过以我看来,任何教育模式都不是完美的,单纯的逃离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而看上去小而美的新西兰中小学教育体系其实也存在很多问题,主要有:


▶学术成绩持续下滑


前文提到了2018年的PISA测试结果,乍看上去不乏亮点,不过对比历年的结果不难发现,新西兰学生的成绩是有一定幅度下降的。而今年2月,媒体报道了另一项国际测试的结果。每四年举行一次,针对多个国家的小学中年级段(5年级)和初中低年级(9年级)学生的国际数学和科学研究趋势(The Trends in International Mathematics and Science Study)结果显示:在初中部分,全部参加数学测试的国家有39个,新西兰排名第23位;参加科学测试的国家有35个,新西兰居17位。这比以往的几年有显著退步。


这种考试的结果可能因为取样的范围不同,无法反映教育质量的全貌,不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一项大范围调查数据就堪称惊悚了:在新西兰15岁的孩子中,只有64.6%的人能基本熟练(basic proficiency)地掌握阅读和数学。


▶教师资源短缺


跟收入相对较高的芬兰同行相比,新西兰老师的薪水只能说非常一般,几轮罢工之后有所增加,但凭教师收入很难在住房和物价水平奇高的奥克兰过上体面的生活。这也是不少教师尤其是中青年骨干流向国外的重要原因。


新西兰教育部曾在2018年预测,到2025年全国初高中教师的缺口可能超过2000人。目前看来情况不至于遭到这个地步,但有些中学因为缺老师甚至取消了数理化等关键课程,这也足以令人忧虑了。


▶霸凌和自杀问题严重


新西兰总体上是一个祥和安宁的国度,不过偶然发现的两组数字还是令我感到吃惊:2019年的数据显示,新西兰的校园霸凌问题在世界经合组织41个国家中排名第二;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最新数据,新西兰的青少年自杀率在发达国家中排名第二,是世界经合组织成员国平均数字的两倍多。


当然,新西兰教育界并没有遮掩回避,也在直面这些严峻问题,有很多的支持项目在开展中。比如:我家孩子就读的学校就引入了芬兰的KIVA反霸凌教育项目。


▲纽式广播体操Jump Jam风靡全国


再回到眼下,前面说到过如果没有意外,新西兰的留学政策肯定要变天了。新冠疫情的冲击,一年多的边境封锁,使新西兰的旅游、留学等几大经济支柱遭受重创,大量中小企业倒闭,国内劳动力短缺,尽管财长表示经济指标依旧强劲,但民间并不这么认为。


那么,边境开放之后政府会调转方向提振留学产业以刺激经济,还是经济低迷、民粹抬头乘势让留学生背锅?一切似乎都跟疫情的走向息息相关。


作者简介:

小米酱,两个孩子的妈咪,前外企公关经理和品牌研究者,国际教育资深观察者和资浅亲历者。目前一家四口旅居新西兰奥克兰。从事跨文化领域的市场和传播工作,不定期更新公众号“奇异岛成长记”。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