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MEDIA 
顶思传播
首家中美合作幼儿园突然终止办学,踩了什么红线?
来源: | 作者:Zoey | 发布时间: 2021-09-17 | 121 次浏览 | 分享到:

9月1日起,新版民促法实施条例正式生效。早前,多地已开始对义务教育阶段民办学校进行整治。那么,学前教育是否也受到波及?当前有何整改新动态?


文 | Zoey

编 | Chris_guo


9月13日,北京市教育委员会发布许可公告称,同意北京小天使美语幼儿园终止办学,并要求园所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作办学条例》相关规定,将中外合作办学许可证交回至市教委,并依法办理注销登记。


来源:北京市教委官网


据悉,北京小天使美语幼儿园位于北京市海淀区紫竹桥北洼路车道沟南里小区,成立于1999年,是经北京市教委正式批准、注册的北京市首家中美合作办学幼儿园。2000年,经国家外国专家局批准,获得聘请外国文教专家单位资格。


来源:网络


01

为何突然终止办学?


该幼儿园早期简介显示,园所开展以美语口语为主的文化生活教育,提供中美两种文化背景、两种教学方法、两种语言环境,融合中西方文化特点,推行双语及多元文化教育。由富有经验的美籍专业母语教师负责美语教学,美籍教师均获得国家外国专家局颁发的《外国专家资格证》。英语教学成果多次在市、区外语教学观摩、比赛中获得优异成绩。幼儿园以教育科研引领,研究成果多次获奖。全体教师都具备幼儿教育大专以上学历,园内教师先后荣获区级骨干教师、区级学科带头人等荣誉称号。


此前的8月20日,该园参与了海淀区组织的以“立德育人终不悔,而今迈步从头越”为题的教培行业人才海淀区专场招聘会,计划招聘2位教师。但不到一个月,却突然终止办学,令人费解。


来源:网络


一位曾在该园就读的孩子家长惊讶地对某自媒体表示,“太意外了!不是办得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要停办了?”据这位家长透露,这所幼儿园园区比较小,“一个年龄段一个班级,每班不超过25个孩子。整个幼儿园就像一个大家庭,每一个老师都认识这园里的所有孩子,特别亲切。”


这位家长还回忆称,虽然这个幼儿园硬件设施比较一般,但每个老师都很有爱。“因为是中美合办的,所有的外教老师都是美国直接派来,非常稳定,不像很多幼儿园都是聘用的一些留学生,动不动就签证不合格回国了。而且这个幼儿园没有寒暑假,所以对老师的要求可以说是非常高的。”


来源:网络


据了解,该园曾位列很多民间发布的“海淀幼儿园排行榜”前10名,赢得很多家长的认可。目前,该园停办的原因尚不明确。


02

踩了什么红线?


今年是民办教育发展的分水岭。5月1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下称“实施条例”)正式对外发布,自9月1日起正式施行。该条例相较于三年前的送审稿作出了多处修订,尤其对义务教育阶段的“公参民”、“外资办学“、“境外教材”等内容予以明令禁止。


中国民办教育协会会长刘林表示,新版民促法实施条例对当前民办教育某些领域中出现的过度资本化、过度商业化亮了红灯。总体上来看,条例彰显了民办教育的政治属性、人民属性和公益属性。


该条例落槌后,民办教育终于迎来了较为确切的监管时代。多地“闻声而动”,开始对民办教育大力整治,近期,义务教育阶段的“公参民”整改行动尤为密集,屡见报端。那么,对于学前教育的监管有哪些新动向?条例对于学前教育发展有什么影响?


昨日,江西南昌官方通报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及其实施条例和《江西省民办教育促进条例》相关政策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七十条之规定,经法人申请停办、搬迁,并结合近几年民办学校办学水平质量评估情况等情形,南昌市高新区事业管理中心决定对三所民办幼儿园撤销办学许可证。


事实上,相较于义务教育阶段,新版民促法实施条例对学前教育的管制相对温和,但整体上对民办幼儿园办园的规范性提出了更高要求。


针对学前教育,顶思通过查阅民促法实施条例,发现两条较为隐晦的红线——外方办学及境外教材。


如第五条规定,在中国境内设立的外商投资企业以及外方为实际控制人的社会组织不得举办、参与举办或者实际控制实施义务教育的民办学校;举办其他类型民办学校的,应当符合国家有关外商投资的规定。



对外方办学的限制是此次条例更新的重点之一,但主要针对义务教育阶段。对于学前教育,没有明确限制外方参与,但是需要符合外商投资的规定。那么,前述提到的北京小天使美语幼儿园是否踩了该条红线尚不得知。 


关于教材,实施条例第二十九条规定,民办学校依照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家有关规定,自主开展教育教学活动;使用境外教材的,应当符合国家有关规定。实施义务教育的民办学校不得使用境外教材。实施学前教育的民办学校开展保育和教育活动,应当遵循儿童身心发展规律,设置、开发以游戏、活动为主要形式的课程。


可以看出,使用限制境外教材是民促法实施条例划出的另一个禁区,但对学前教育未做明确限制,然而对于目前市场上使用IB课程等境外课程及教材的高端民办园或许存有影响。


03

民办园的未来出路在哪?


民办幼儿园已进入大洗牌时代。


上海某民办教育集团幼教板块负责人告诉顶思称,集团在去年定的整体战略规划是,义务教育阶段稳步发展,学前教育阶段快速发展。但受民促法新政影响,学前教育业务将适当放慢步调。


除了民促法新政影响外,学前教育的普惠性已成大趋势。


2018年,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其明确目标:到2020年,普惠性幼儿园(公办园和普惠性民办园)覆盖率达到80%,非普惠性幼儿园占比20%。此后,多地陆续出台了《民办幼儿园认定办法》,对普惠性幼儿园的收费划定红线。一些收费较高的民办幼儿园面临抉择:是转为普惠,还是坚守当下?


去年是“普惠令”的收官年,而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又让民办幼儿园的处境雪上加霜,幼儿园迎来倒闭潮。


“在当前形势下,民办幼儿园的市场份额正在逐步缩小。这意味着民办幼儿园的挑战越来越大,机会越来越小。”上述负责人称,“学前教育是公共服务的一部分,国家希望它带有更多的普惠属性。因此,三年行动计划就提出实现广覆盖、保基本、提质量的总体目标。目前,幼儿园中公办普惠和民办普惠占主要市场份额,剩余部分是民办高端园,约占20%。如果要预测的话,到第四个学前教育行动计划,这个比例可能就到10%,市场份额更小,这是整体的发展方向。”


该负责人表示, “目前,民办幼儿园有两条路,一是做普惠园,二是做高端园。那么,这些幼儿园以后发展的机遇就是,要向内做好品质和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