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MEDIA 
顶思传播
国际学校“咖啡高管”“茶老板”的博弈与内耗
来源:顶思公众号 | 作者:ABB | 发布时间: 2022-05-08 | 36 次浏览 | 分享到:

教育高地和教育洼地是相对概念,A地区在B地区面前可能称“高地”,但在C面前或许就是“洼地”。下文涉及地区,都没什么可骄傲或气馁的,大家都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上海的国际教育出发比较早,已经探索过洋高考、全盘西化、中西合璧,以及一方为主+另一方为点缀等模式。而以美英澳加为主的发达国家,出发比上海还早,探索过的路还多。可以说,全国的国际教育界绝大多数都学习过或正在学习美英澳加的教育,把它们当做国际教育高地,同时也把走在全国前端的上海、北京、江浙发达地区当做了教育高地。


教育洼地要开国际学校往往需要聘请教育高地人,不仅为了带入先进的理念和方法,也为了增加招生时的信服力。不过教育高地的人在教育洼地工作时,常常面临当地人难以想象的问题……


01 “咖啡学校”与“茶老板”


Tea or Coffee不只是隐喻,也是现实中的选择。


我在广东参加教育集团总部的管理层会议时,行政人员会在会前泡好茶饮。部分杯子里是茶,部分是咖啡。中、外方参会人员可以在入口处自取。大家都知道,广东是茶文化,基本上广东老板和高管拿茶,而在校级层面和总部总监层面(即可能出来见家长的那些层级)大多是由外国人担任的,他们无一例外都拿咖啡。


每次开会,都免不了一些交锋。而交锋的两边,基本就是“茶人”和“咖啡人”。


为什么?


因为这是在“茶地”上建立起的“咖啡学校”,用的是“咖啡品牌”、“咖啡体制”、“咖啡课程”。


然而,“咖啡学校”背后的顶层决策却是由“茶老板”,甚至是非教育行业的“茶老板”决定的。决策完,就得说服“咖啡(正/副)校长”和“茶(正/副)校长”按照“茶指示”来管理“咖啡学校”。并由“咖啡校长”和“茶校长”去说服“咖啡老师”和“茶老师”在“咖啡体制”内、上“咖啡课”的时候,落实好“茶指示”,服务好“茶家长和茶孩子”。


现在明白为什么中外管理层和教师层都会在方方面面产生各种各样的矛盾了吧?这还没算上个人性格方面,校区与校区之间,以及“咖啡内部”和“茶内部”不同派系的不和。


为什么上海能成为中国国际教育高地的原因也就能体现了,因为这是在“咖啡地”上建“咖啡学校”。仔细观察上海办得好的国际学校,大多都是由“咖啡老板”指派“咖啡校长”来管理的。大部分老师是“咖啡老师”,招的大部分也是从祖辈就开始喝咖啡的“咖啡学生”。矛盾不可能没有,但肯定不像“茶老板”在“茶地”开“咖啡学校”那么多。至少不用在开管理层会议前拿茶饮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区分你我了。



02 当教育高地人在教育洼地工作


当教育高地人去教育洼地工作,往往是有极其深层的原因的。可以为升职,可以为加薪,可以为丰富人生,可以为反抗现实,可以为转换赛道,可以为弯道超车,可以为初心勇闯天涯,也可以为遗憾远走他乡……。有些事可以告诉老板、人事,有些事只能封存内心深处。这些深层原因中最极端的例子,就是外教资质注水,或人品、教学能力方面有问题了。我既能理解人事必须进行深入背调为老板和学生负责,又比较同情非上述极端原因来教育洼地工作的人还要被挖秘密。他们都是有故事的人。我只能说,即便探寻,亦要严格保密。


当教育高地人在教育洼地工作,不安全感比当地人高很多。教育高地的人不得不“自成一派”,除了大家都有相似理念、相似背景和经历以外,还有一个无可奈何的原因,就是语言。语言和肤色一样,恐怕是相遇之初就会被用来区分是不是自己人的重要工具。


一旦会议桌上的当地人开始用方言交流,所有外来人都会被排除在外。这到底该要求大部分的“茶老板”去学英语,还是该要求来自教育高地的、本就难招的、上了年纪的“咖啡高管”去学方言?这不是有没有翻译的问题,我们都知道,很多时候突然改用方言,都是有目的的,更不用说,还有用方言联系起来的人脉。


当教育高地人在教育洼地工作,常常感觉自己来自未来。在管理层会议上,对着“茶老板”据理力争的“咖啡高管”,很可能看到“茶老板”没有看到的东西。一般来说,能想到要聘请“咖啡高管”,再通过面试沟通能把他招进来的“茶老板”,很可能已经是脱离了单纯的“洋高考”、对国际教育有先进的理解。但只要这位“茶老板”没有一步一步跟过美英澳加或北京上海一路走来,那他很可能只看到进化后的结果。


就跟做题一样,两个人都报出同样的答案,但一个会推理过程,另一个只知道答案。在换一道题从第一步开始往下解的时候,就会产生巨大分歧。为什么老师要教会学生推理过程,因为只告诉答案,换个形式出题,这个答案就没用了。但如果对整个解题过程中每一步都非常明白,换个形式照样能找到答案。


这就是为什么,“茶老板”和“咖啡高管”双方在面试中谈谈对国际教育的理解时,能够合拍,但到落地需要一步步实践时,矛盾如此激烈的原因。


优秀的教育高地人就像从未来往回看一样,能够定位出当下该教育洼地在“进度条”上的位置,未来应该往哪发展。但“身在此山中”的教育洼地人很可能摸不清自己的位置,更不用说往后的步骤要怎么走了,甚至还会责备教育高地人,为什么不按老板的方法走。


当然,教育高地人也不可能总是对的。如果他们刚来,肯定不会那么了解当地政府的办事尺度、当地特有的家长心理等。所以双方都觉得是对方不懂行,于是相互埋怨,争论不休,严重内耗。


从老板的角度看,好不容易精挑细选高薪聘请了多位教育高地人,期待他们能帮助自己在教育洼地上办一所先进的学校。没成想他们却自行抱团,并经常跟以老板为首的当地人意见相左。不论是“老板,学校不能这样办”式的苦心劝谏,还是“算了,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式的任其发展,可能都很难让老板舒心。


结语


正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集团内部的是非曲直本就难以评断。如果双方多了解一些对方的心理和出发点,或许可以减少一些误解和矛盾。毕竟大家都有同心协力的初心,最终的目标一致。若真想切实发挥出来自外部的教育高地人的价值和所长,以下四点可能比较重要:一,尊重隐私,不踩底线;二,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三,听得进谏言;四,有条件放权。或可得到真正的“卧龙”“凤雏”也说不定。


作者简介:

ABB:曾在上海、广东的多家教育集团担任管理岗位。在中国学校海外办学、职业教育、中外合作办学等方面经验丰富。目前主要从事“为学校找项目,为项目找学校”的工作。


作者 | A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