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MEDIA 
顶思传播
留学“背景提升”乱象背后:智商税、功利心、隐秘的利益链
来源:顶思公众号 | 作者:敖竹梅 | 发布时间: 2022-06-23 | 55 次浏览 | 分享到:

今年上半年,新华社的一则新闻调查揭开了留学中介“背景提升”服务弄虚作假的冰山一角。名校教授的推荐信、高水平论文速成培训、世界五百强企业实习证明……只要花钱,学生就能为自己的留学申请材料添光增彩,“包装”出精英“人设”,打动国外高校招生官。


对于国际学校、公立国际部等首选本科留学的莘莘学子,难道疯狂烧钱、内卷、甚至“氪金”成了申请海外大学的标配?背后暴露着家长和学生怎样的焦虑与迷茫?留学服务行业“背景提升”市场涌动着怎样的乱象?过度“包装”、烧钱又能否真正送学生上岸“梦校”?


01 准留学圈的“吃土家庭”与“氪金大佬”


近日,家住北京朝阳区的李先生刚刚为孩子敲定了两个“背景提升”项目,一天内缴费4万多元,而且后续其他费用还未交完。李先生感慨,家长一个月工资才多少,遇上疫情三年,家庭收入在减少,而一次性为孩子的“背景提升”拿出4万多块钱,这对于富豪之外的多数普通家庭而言不是小数字。


李先生的孩子就读于北京一所知名的公立高中国际部。孩子除了每天紧张的国际课程学习,“背景提升”也是升学指导老师不断渗透,学校不停提醒孩子的重中之重。夏校、实验室、网上科研、峰会........成了国际部同学之间私下交流的热点之一。李先生说,在家长群里,升学指导老师经常发来一些网上科研项目、海外教师课程的报名链接,一周左右的课程,学费动辄数万元



今年以来,北京、上海等,AP、IB等各类国际课程“大考”变数频发,许多美国大学逐渐推行test optional政策,“弱标化”时代开启。与英国本科对成绩的高要求不同,美本更看重申请者的综合实力。因此,国际学校和公立国际部的家长们普遍认为,作为“软实力”的“背景提升”有很大的发挥空间。


李先生在请教了多位专业人士之后发现,“背景提升”要以孩子将来的职业兴趣为导向,从选择大学专业开始进而反推到眼下。由于孩子酷爱侦探推理,上中学后迷上心理学。在孩子完成了第一次CTB青少年国际创新大赛的项目后,李先生通过留学机构联系上了国内知名的科研院所,让孩子参与心理学教授的科学项目。


李先生说,该项目因疫情改为线上,时长为2个月,有18节视频课程,8节教授一对一课程,再加上学习证明、推荐信和论文写作指导等,但不包括论文发表,总费用是3万多。“只要孩子随便报一个项目,家长一个月的工资就一口气花光了。”这是李先生和班里不少家长的共识。


然而,让家庭资金不断“缩水”的还不止于此。海淀某知名公立国际部的家长于女士说,学校建议孩子参加选拔,力争参加一到两次海外名校的科研夏校。而由于疫情,这类项目多转成“网上科研”,在线学习。但价格依旧不菲。于女士认为效果未必好;但如果可以去国外,那至少也要按照十来万的预算准备。于女士认为,这就意味着家里要为孩子在学费之外留出至少30万的“背景提升”储备金,甚至30万未必够


而学生们中间,把“背景提升”比喻成“肝”和“氪”,类似玩“王者荣耀”。


肝,就是凭自己的实力硬拼,参加世界顶级的数学竞赛、编程大赛等,这些比赛普遍费用不高,但并非每个人有这种“超能力”;


氪,则是通过花钱参加峰会、科研、夏校、商赛,花重金找大牌机构实习、做志愿者、参加公益项目,比如马尔代夫捡垃圾,斐济保护海龟,东南亚盖房等。


一人“冲名校”全家“吃土”,李先生深知,多少中产或高知家庭都无法让孩子成为“氪金大佬”。然而自从“进圈”国际高中,传说家庭为“包装”斥资百万,挖掘各种资源让孩子参加公益演出、志愿者服务,科研、竞赛、夏校多管齐下;甚至还花重金给孩子举办个人作品展,找媒体报道。


李先生回忆,他有一位新闻界的同行,当年为了能让读国际学校的孩子进入美国知名大学的传媒专业,他自费数十万元给女儿出书,办新书首发的签售活动,还请媒体做宣传报道,邀请亲戚朋友当观众。此外,他还联系了不少社区和学校,让孩子去免费送书,做写作分享。


同时,他班里的另一个同学,家里为了让他就读上海外顶尖艺术院校,自费在798给孩子办画展,邀请名人嘉宾、出个人画册,据说光是一次展就要几十万。


在李先生为背景提升”烧钱“而愤愤不平时,家长于女士则表示自己现在已经快成“魔怔”了。她的孩子在海淀公立国际部几乎每门科目都接近满分的学霸,GPA均分全班最高,然而一直无法明确自己的兴趣点和日后的专业方向。


“她到底想学什么,是工科还是商科,是生物、医学、计算机还是金融,她自己都不知道,完全没有目标!”这让于女士十分头疼。在身边的家长和孩子开始攻竞赛、钻科研、做活动热火朝天之时,她却“拔剑四顾心茫然”。


于女士认为,信息不对称是背景提升的核心痛点。各种课程、项目课程像商品一样被留学机构售卖,环环都有“中间商”赚差价。为此,于女士经常在凌晨、半夜给国外的亲属和高校打电话咨询,或浏览国外名校的官网搜寻。


她发现自己的孩子无论是在留学中介,还是在学校升学指导老师眼里,都像一座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金矿,不断地被推荐课程,甚至抢着要给孩子进行升学指导“一条龙服务”。有“背景提升”需求的孩子个个都是机构之间争夺的“香饽饽”。


哪些是靠谱的、真正适合孩子的项目?哪些是可以兑换大学学分的课程?兑换学分重要吗?留学机构与科研院所之间、甚至与国外教授的销售课程之间是否存在错综复杂的利益链条?诸多疑问让无数准留学家庭陷入迷茫,彻夜难眠。


02 “信息差”、“认知差”与功利化思维


根据教育部2020年公布的数据,2019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70.35万人。2021国际教育高峰论坛发布的《2021年度全国留学报告》显示,我国出国留学人数仍在不断增长。疫情之下,原定出国留学的人群中,仍有九成坚持出国留学计划。


根据新东方日前发布的《2022中国留学白皮书》,超七成家长在子女中小学阶段就萌发了留学意向。此外,由于近年来“早规划、早申请”的留学概念深入人心,越来越多的意向留学人群选择提前两年甚至更早规划考试及申请。


在留学渐趋低龄化的今天,提前准备成了家长们的共识。而在整个“背景提升”服务市场,“信息差”和“认知差”却是许多家长迈不过去的坎


深圳HEC哈斯教育CEO、留学教育行业资深从业者曹强说,在“背景提升”领域,以线上科研为例,在全球疫情背景下,成为了“背景提升”的热门项目。人文社科方向可以通过线上完成资料梳理和探究,但理工科方向因缺少实验室,使得项目难以很好的落地。部分机构对线上科研过度包装,放弃准入门槛进行批量化生产,含金量很难保障。然而,授课方毕竟都是顶尖大学教授,家长仍然趋之若鹜。引入更多优质教育资源当然是好事,期待尽快度过野蛮生长的阶段。



过度包装不得不提的,也是咨询顾问当成最大卖点的,就是“推荐信”。不少家长、学生对推荐信的认知十分有限,部分机构顺势夸大推荐信的作用。事实上,有些学校并不需要推荐信,有些只需要校内授课老师的推荐信即可,不接受额外的推荐信,而即使在接受额外推荐信的学校中,如果提交的是批量发出的推荐信,很难起到“加分”效果。


除“信息差”之外,“认知差”更是致命的难题。汇学天下教育科技创始人严俊博士认为,家长在留学申请领域的常见误区就在于十五个字:节点式规划、分数性思维堆砌性申请


孩子通常到了高一、高二才考虑大学及专业,在此之前,并没有明确的升学规划。因此,孩子的规划选择并不是随兴趣和志向发展的顺势而为,而是由确定大学专业再临时挑选“背景提升”项目的倒推。此外,由于受到应试教育“分数至上”思维的影响,家长习惯于以硬性材料的思维去理解软性材料的内涵。这三者背后都是功利化思维的显现


严俊说,在功利思维的指向下,催生出了新华社曝光的那些“速成科研”。然而,家长并没有对孩子的兴趣做长期规划,而是求助于短期的“弯道超车”。博士生几年也难发的高水平论文,高中生几个月就做到?“海外高校的招生官们也不傻。长此以往,劣币驱逐良币,将导致恶性循环!”



严俊认为,在商业领域,可以对家长的消费需求进行拆解。


一是准备留学申请材料的过程中,家长所要花的语言培训费、考试培训费和所谓的“背景提升”项目费等,培训费是刚需,而“背景提升”费丰俭由人;


二是材料已经完备,家长花钱找留学中介,做推荐信、文书及网上申请等,这一部分买的是时间、效率和信息差;


三是国际学校的学费,这是贯穿于整个求学过程中的必需品。


然而,这三种消费相互断层,家长分别为各项付费,却无法打通学校、专业等各个环节。因此,这样的规划仅停留在战术层面,缺乏战略层面的考量


严俊强调,事实上,美国大学从未要求“背景提升”,而中国的家长习惯于把竞赛、科研、活动等理解为“背景提升”。当硬实力差不多的学生“一录一拒”的情况发生时,家长便想当然地认为是“背景”的差异所致,由此评判哪些“背景提升”是有益的。


严俊认为,家长缺乏对美本申请底层逻辑的认知,美本招生通常采用“整体性评估”策略,申请者是否被录取,与其学术成绩、软实力背景、乃至于国籍、阶层、种族等都有关系,不能仅抓一项而论。


“对于中国家长而言,美本申请要从改变认知开始。”


03 隐藏的利益链:斩不断,理还乱


据了解,在国际教育商业市场,留学机构可以细分为三大业务方向:


其一,留学咨询、中介服务,为学生规划、申请海外院校,提供文书写作、网申等服务;


其二,语言与学科培训,比如新东方的托福、雅思、SAT课程等,还有现在一些热门国际学校的入学考试辅导;


其三,学术背景提升机构,提供科研、夏校、竞赛等资源;


其中,“背景提升”机构处于这一产业的下游。由于校内的升学指导顾问具有天然的合法性,很多时候,机构需要依靠校内和其他留学中介推荐“客源”。

国际教育领域资深从业者赵先生透露,在市场行情不景气的情况下,许多留学和培训机构出现了打价格战的恶性竞争。留学中介给“背景提升”机构推荐学生能拿到10%提成,甚至有时这一比例突破40%到50%。


于是,在“抢人大战”之下,对于明明不需要这些项目的学生,机构也会强行“种草”。而不论是语言、考试培训机构鼓励学生冲高分,还是各类“背景提升“项目拼命让学生镀金,其本质都是争夺学生有限的时间资源


具体到“背景提升”涵盖的各个领域,竞赛、科研、活动等,每做一项,就是对家长和学生精力与财力的分散,而如果无法提供学生真正需要的项目,只是一味地填满学生的时间,那么长此以往,这一不健康的业态会恶性循环。


赵先生说,以线上科研为例,早期,机构请国外大学教授进行科研项目合作,通常不会在网上公布教授的真人头像和姓名资料,主要是怕同行挖人,但家长可以联系机构私下了解。现在,这一合作关系渐趋成熟,有的机构也会在网上公开教授信息,作为项目卖点。但基于机构对大学招生要求的理解和对商业成本的考量,许多科研项目也逐渐出现了同质化倾向,这是难以避免的。


而严俊博士认为,一个长期的、基于孩子兴趣和目标所开展的背景活动,无论在结果还是过程上都有利于学生的成长和申请大学,但如果纯粹从结果出发,去做“背景提升”,那么未必能起到期望的作用。


他指出:


线上科研是有其优势和益处的。


特别是在疫情下,能够最大限度地、灵活地满足家长和学生对科研训练的需要,也能够培养学生学术探究的兴趣,提高学生对科研的认知。然而,一些短期的、功利化的科研项目,尽管在商业上操作没有问题,但能否给学生的申请和专业选择提供真正的帮助却依然存疑。


此外,尽管行业已发展多年,从业人员的资质低、门槛低,专业人才的缺乏仍是一大痛点。曾供职于深圳一家留学机构的张女士认为,留学机构的顾问入职门槛不高,没有得到很好的培训,对行业存在的问题也不甚了解,只要英语不错,愿意学习就能很快上手给学生做规划。因此,是否能获得个性化的服务,还需家长提高辨别力。


然而,对于成绩优秀、一心“爬藤”的学生,家长多半也被逼成了“升学专家”或“顺义妈妈”。机构通常愿意倾尽心力,为其链接各种资源,希望他们“进士及第”,扩大机构的知名度;而对于成绩一般的“普娃”、“躺平”的家庭,机构通常也会更“佛系”。“丰俭由人,看人下菜碟的现象一直存在。”张女士坦言。


专家观点


多元化理解孩子的个性化需求


对于“背景提升”在国内市场的火热以及家长的焦虑情绪,资深升学指导专家邓宁老师认为:


  • 在国际大考频频取消的背景下,许多没有机会通过考试证明自己的学生选择从其他方面进行能力展示。

  • 而在作为软实力的“背景提升”中,家长和学生都受到以往的“强评价结果”思维的影响,难以对项目的适配性和实用性作出准确判断。

  • 此外,美本申请者的实力普遍提高,人们越来越向往名校,但优质教育资源并未增多,竞争压力也导致了家长的焦虑。


她认为,作为校内升学指导老师,并不会售卖辅导项目,而是倾向于为学生提供共性的核心信息点,为学生赋能,启发学生理解和判断。学校也会提供资源,但不会单独为一个学生而设计某个项目。


在“背景提升”服务市场上,产品繁多,学生去找寻个性化的服务有其合理性。然而,家长应当明确,不是让孩子去适应产品,而是要基于孩子的特点和整体的发展规划去选择真正适合、有益于孩子的项目。在科研、竞赛、活动等项目中,尽管任何一个方向都是有意义的,但并不是必须的,判断孩子需要什么,多元化理解孩子的个性化需求更为重要。


作者 | 敖竹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