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MEDIA 
顶思传播
大批教师离开学校去创业:当“网红教师”是一场超级大冒险
来源:顶思公众号 | 作者:敖竹梅 | 发布时间: 2023-03-09 | 264 次浏览 | 分享到:

曾几何时,”网红老师“成了教师转型的全新赛道。“东方甄选”董宇辉在“知识型”带货界一骑绝尘,张雪峰在考研圈是绝对顶流,陈果等高校名师在互联网大放异彩,越来越多的老师以“网红”身份被大众所熟知。然而,伴随着双减、疫情、教育新政的影响,以及“知识付费”的铺天盖地,不少教师被创业、当网红、自媒体、短视频深深吸引,以自己的业务能力和专业认知作为“产品”,通过互联网吸引广大的潜在用户。从线下转移到线上,这些教育从业者们经历了什么?教师的自媒体创业是昙花一现还是转型的新路?


01 “教培名师”化身“网红”:宇宙的尽头是带货?


深圳女老师Ingrid已经从学校老师逐渐转向创业。早在2016年,“网红英语教师”Ingrid就是“知识付费”的尝鲜者,作为新兴行业的初代用户,她踩过不少坑,但同时也促进了她对这一赛道的持续关注,一直有创业想法的她在疫情前就开始重仓线上,不断寻找新的职业发展增长点。


目前,Ingrid的主要阵地是社交平台直播,通过分享学习干货的方式为自主开发的英语培训课程引流。托福、雅思辅导是她的主打项目,此外,更适合市场需求的阅读和写作项目也在逐步上线。随着学员的增多,业务线也在不断地扩张。


Ingrid的工作经历比较丰富。语言学硕士毕业后,她不仅曾在大型留学公司、国际学校任教,还涉足过广告传媒和金融行业。在某大型语培机构累积的英语教学和社群运营经验让Ingrid收获了可观的线下影响力,有段时间,她的宣传照片甚至出现在了一线城市的地铁站里,再加上“破圈”后人脉资源的多样化,这些都直接助推了她线上业务的发展。


对于遍地开花的“网红教师”自媒体创业热潮,Ingrid认为,疫情时期学校和各类机构普遍开展的“网课”,使许多学习者逐步适应了“线上学习”的模式,这对于线上“知识付费”也是一次成功的市场教育。“互联网+”是一个趋势,绝大多数的服务都将转移到线上,而宇宙的尽头是“带货”。但“带货”并非易事,线上运营不能单靠以往线下模式的“学员转介绍”,“找一个靠谱的变现老师,学习不同平台的流量打法才能走得更远。”Ingrid说到。


至今,Ingrid仍然经常在社交平台分享自己的创业心得,以吸引更多志同道合的伙伴,同时挖掘更多的潜在客户。谈到个人IP的打造,Ingrid回忆起前几年在朋友圈晒感悟的日常得到的热烈反馈,那时她就展露出了经营私域流量的能力。


然而,Ingrid不得不承认,当普通教师从学校转战自媒体,意味着工作场所发生巨大变化,所接触到的人更杂。学校的环境较为单纯,主要面对学生、家长和校领导;而在网络上,需要和许多半生不熟的人打交道,存在“个人信息泄露”和“网暴”的风险,要及时分清黑粉和潜在客户。因此,除了专业技能上的更新之外,懂得如何在互联网上“自保”尤为重要。


02 专业人士下场,“变现”听起来诱人现实却骨感


从教学、辅导学生考试、申请大学,再到学校的行政管理,汇学天下教育科技创始人严俊走过了国际学校一线教师到校长的完整业务线。结合多年的从业经验,他发现,尽管越来越多的中国家长开始进圈“国际教育”,但由于种种信息差,家长的认知还有极大的提升空间。聚焦需求,帮助家长和孩子“破圈”,理解择校、申请、录取的底层逻辑是严俊着力运营自媒体的契机。


“AP如何申英?”“IBDP如何申请英国、美国?”“xx国际学校好不好?”在严俊运营微信视频号一年的过程中,国际课程、申请、择校等是他直播中回答得最多的问题。家长的许多焦虑都来自于信息差,对不同国际课程的设置、选课、考试等并不了解,孩子与课程的适配性更是无从谈起,于是只能直接打听某个国际学校值不值得去。因此,分享干货,答疑,纠正家长思维是严俊直播间目前的主要内容。


然而,谈起商业模式,严俊坦言,“知识付费”早已不是新鲜事物,但“变现”听起来诱人,现实却骨感。微信视频号、抖音、小红书等都有自身的一套算法,如何获取更多的流量和露出,许多自媒体号都还在摸索之中。“单看线上而言,每周的直播目前几乎只是公益。”严俊说。尽管如此,由于公司同步开展了留学咨询的线下高端咨询服务,主要面向高净值“准留学家庭”,严俊认为线上的直播对“做口碑”还是有所助益。为线下引流是一个美好设想,在实际操作中,获客路径却很长,但冲着做好品牌、积累口碑,增强客户付费意愿的目标,自媒体创业还是值得一试,严俊说。


针对方兴未艾的“知识付费”,严俊认为这一赛道仍是风口。第一代用户在鱼龙混杂的市场中被收割了“智商税”,逐渐变得明智和挑剔;而当更迭到第二代时,专业人士开始下场“整顿”,“裸泳”的业余选手很难在高端市场上分得一杯羹。


然而,严俊不得不承认,自媒体创业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专业性是第一要义,其次,还需要明确用户画像,学习不同平台的流量打法。此外,如果自身有强大的IP属性,那么还可以加入MCN公司;如果单干,则建议聚焦于付费能力强的用户。同时,产品设计本身也要较为丰富,“举个例子,如果只是针对A Level数学,那拓展的空间就要狭小许多。”严俊说。


03 “网红大爷”辗转各大平台,聚焦优势更省力


一个50岁的国际教育资深从业者决定去读研。在澳洲留学圈,君华国际学校全国总校长贾大明是当之无愧的“网红大爷”。在他独立运营的小红书账号上,每篇关于澳洲求学的帖子都有好几万的浏览量,但这其实并不是他第一次试水自媒体。


早在微信刚刚兴起的时代,贾校长就出于好奇申请了公众号,关注中国的国际化教育。当时,针对这一领域的专业媒体较少,一篇主题为“筹建国际学校”的文章引起了行业内从业者广泛关注。久而久之,他开始把目光投向更广阔的泛教育行业,并且同步进行了视频号的更新。


在巅峰时期,他独立运营的公众号有7万多粉丝。尽管他并没有将流量变现的“野心”,但还是有一些学校和机构找他做商务推广。“给客户发过软文,但也只是象征性收费。”贾校长坦言。然而,这个模式并没有持续多久。


一是没有明确的营利目的,对广告的内容也有高标准的筛选;


二是接手管理层后时间紧张,原创内容接续乏力;


三是由于一些原因,公众号遭遇限流,粉丝量下降,以往的头条有几千甚至上万阅读量,“变故”之后,能上千就是热门文章。


在公众号流量大不如前的情况下,贾校长发现抖音是个新兴流量池,一个随意的分享所获得的关注就是微信的好几倍。此前,他一直对抖音有抵触,目前也在尝试运营。此外,他还注意到小红书的潜力,“一篇相同的文章发在微信上阅读量不到2000,而在小红书上光是点赞都近2000,浏览量直冲5万。”对此,他感到非常惊喜。


在留学之路上,贾校长的小红书账号不仅让他一跃成为“网红大爷”,收获了关注;还帮助他解决了租房、上课等生活和学习上的问题。尽管没有任何功利目的,但这个教育工作者的自媒体账号在他的继续教育之路上发挥着重要作用。


目前,国际教育圈逐步回暖,一些从业人员在不断尝试开拓职业路径,不少教师也在自媒体创业的赛道上跃跃欲试。对此,贾校长认为,在对民办教育的规范政策下,教师们如果有运营新媒体的想法,可以大胆尝试,比起其他的创业路径,这个选项能够利用零碎时间,风险、成本较低,较为可控。然而,变现不容易,从自身背景、强项出发,才能更加省力。“拥抱趋势,聚焦优势或许才能让‘自媒体创业者们’脱颖而出。”贾校长说。


结语


由于“互联网+教育”的深入发展,“网红教师”作为一个新兴群体,正不断涌向教育的各个细分领域。但事实上,“网红体质“并不是人人皆有。除了完备的业务能力之外,还需要颇具“网感”,深谙互联网传播之道。对于教育从业者而言,需要在各种意义上打开思路,在万物皆可互联的时代,能够携专业素养、人脉资源,轻资产入局,未尝不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选择。


作者 | 敖竹梅

图片 | 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