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MEDIA
顶思传播
程红兵再闯“上海滩”:打造沪上第一所“未来学校”
来源:顶思公众号 | 作者:Zoey | 发布时间: 2022-06-16 | 78 次浏览 | 分享到:

今年9月,上海金瑞学校将正式开学。在其背后执掌的正是年入花甲的教育界“老将”程红兵。从上海“四校八大”之一的上海建平中学到出任浦东教育局副局长,再南下深圳创办明德实验学校,如今又回到上海,正式踏入民办教育圈,出任金瑞学校总校长,程红兵所到之校,必定是改革先锋校。即将启程的金瑞学校,又会“玩”出什么新高度?


程红兵在业内被称为“传奇校长”,以善于教育改革著称。他曾担任校长的上海建平中学和深圳明德实验学校都是两地闪亮的教育名片。在建平中学,他重点开启了“学科课程改革”,先从熟悉的语文学科入手,重组教材、整本书阅读……这些在当下越来越流行的教学方式早在2000年之后就已经在建平中学实践起来。在语文学科上有了经验以后,程红兵逐步把课改铺开到数学、英语、综合理科、综合文科等学科上,改革非常顺利,学生综合素养有了质的提升,同时学习成绩也有了较大的提升。他在任期间,建平中学高考成绩常年稳居上海市前五名。


2013年,程红兵南下深圳担任深圳明德实验学校(以下简称“明德学校”)创校校长。在这里的改革更加立体和全面。首先是体制改革,区别于纯公办学校,明德学校是全国首家“公立民营”学校,开辟了“公立、私立”之外的“第三条道路”,实行董事会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第二,人事制度的改革,老师没有编制,怎样建立相对稳定的、素质不断提升的教师队伍是巨大的挑战。第三,课程改革,但不是“复制建平”,而是从三方面着手立体课改——内容重构、学科重组、课堂重建,重点是“跨学科”改革,还有课堂重建,抛弃死板的程序化教学,提炼课堂规律,实行要素化组合。治校6年,程红兵把一所新生学校办成了“一位难求”的名校。


从明德卸任后,程红兵再闯“上海滩”,加入上海金瑞学校,担任总校长和金茂教育研究院院长,这也标志着他正式踏入民办教育圈。此时,他已年入花甲。在近40年的教育生涯中,经历了无数“高光时刻”,还有什么没实现?还想办一所什么样的学校?


“社会不断进步和发展,对教育提出很多新命题,在办学历程中,会触发很多新想法,在过去的学校还来不及实现的,希望在新的学校实现。比如创新能力培养、智慧化教学、个性化学程……这些都有值得探讨的空间。不论怎样,在金瑞,一定要继续改革,办一所创新的‘未来学校’,否则就失去了意义。”程红兵满载期待。


程红兵:教育学博士,上海市中学语文特级教师、特级校长,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全国师德先进个人称号获得者,全国优秀教师称号获得者,中国陶行知研究会副理事长。曾担任上海市建平中学校长,浦东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浦东教育局副局长。著有《直面教育现场》《做一个书生校长》《做一个自由的教师》等20多部专著。


在接受顶思采访时,程红兵详细地描绘了其所构建的金瑞学校的教育图景,集其40年教育生涯之大成与智慧。


01 “未来学校”正在逼近


世界银行曾经发布报告,提到学校如何兑现教育承诺?程红兵认为,这句话潜台词很清楚,大部分的学校没有兑现教育承诺。“很多校长在招生季都会对家长说,‘给我一个孩子,还你一个栋梁’,你啥时候还了?事实上没有还,没有兑现当初的承诺。”


类似的,还有一位美国校长讲过非常极端的话,一个15世纪的人穿越时空隧道来到今天,有两样东西非常熟悉——教堂还是教堂,学校还是学校。换句话说,教堂和学校没变化。


什么是未来学校?现在很多人都在提这个概念。在程红兵看来,很多学校是“挂着羊头卖狗肉”,对于“未来学校”的理解过于表层化,没有深入“未来学校”的内核:既不是传统的公立学校、也不是传统的国际学校,它是一种教育思想、课程系统、教学范式、学校文化的全面创新。具体的内涵是:


1. 首先要有追求现代化的教育理念,无论校长、老师、家长,学生,都应在精神层面实现现代化;

2. 其次能在课程层面应达到与世界先进同步,为学生提供基于现代教育理念的现代课程;

3. 要在技术层面为孩子打造一个开放、互联、互通的智能校园,融入实证性、个性化和现代式的教学;

4. 为学生营造开放包容、审美和文明的校园文化。

▲金瑞学校校园实景


02 课改升级版:超学科改革


在“未来学校”,要培养什么样的人?程红兵给金瑞学校定下的校训是,“正心、求义;语理、行道”,除了这些良好的道德品质之外,学校还特别强调培养学生的知识整合能力、高阶思维能力、跨文化理解力等。


要实现这样的培养目标,程红兵还是从熟悉的课改抓起。在建平,进行单学科课程改革;在明德,进行跨学科改革。来到金瑞,他开始超学科改革。单学科改革是就学科而学科的课程改革,例如就语文改语文,就数学改数学;跨学科是跨越学科界限进行组合式教学,例如语文和历史,语文和数学、语文和思想品德等结合;超学科是超越现有学科的课程,是另外的课程。比如金瑞设计了创意想象和智慧思维课程。


▲金瑞学校“创意绘画”和“创意写作”课程结构图


程红兵介绍,小学阶段,想象系列的课程是创意绘画;初中阶段是创意写作;高中阶段是创意建模。创意建模的含义是把自己脑海当中的一些美好想象通过模型建构出来,比如未来社区、未来学校、未来医院。“我们强调,不但要想象出来,把它做出来,该通电的通电,该通气的通气,模型做出来,对高中生是非常有意义的挑战。对小学生来说,会使用的文字少,怎么办?那就用色彩用绘画展现,用矿泉水瓶、树枝树叶等材料展现。初中生既可以使用绘画,也可以使用文字来展现他的思考和想象。”


在思维系列,金瑞在小学开设儿童哲学课。孩子本身就喜欢发问,但成人不自觉地把它抑制住了,导致孩子思维固化。所以,儿童哲学课鼓励孩子发问,向自然、向社会、向老师、向家长等发问,培养孩子们发问的习惯。在初中开逻辑思维课,让孩子掌握思维规则,规律方法。到高中阶段开审辨思维课,培养孩子批判性思维能力。简单来说,“小学大胆问,初中掌握方法和规律,高中超越规律和方法,去批判,创新,创造。”程红兵总结道。


▲“儿童哲学课程”结构图


这些课程设计背后有更高层次的教育内涵。


首先,程红兵有一个基本的教育观点:基础教育是给孩子奠基,打下扎实基础。学校教师要有底层思维,他思考了“基础”的五个维度—德之基础,思之基础,言之基础,行之基础,美之基础,设计了与之相应的五大系列的学校课程,例如:


在思之基础,有两项关键能力,包括想象力和思维能力,所以学校设计了上述两个课程。


德之基础就是培养孩子正确的道德观,形成基本的人生准则。金瑞有行走德育的系列课程,让孩子们置身于现实场景当中体验。“比如,我们跟日本的孩子结对,日本的养成教育做的非常到位;和德国的孩子结对,体会体会他们的规则意识。”


美的底层是指美的气质,人的培养最重要的是气质培养。所以学校会开一系列的体育选修课和艺术选修课。比如,到了每周的规定时间,孩子必须得选一项体育课程,这个时间是孩子出一身汗的时间,是他奔跑、跳跃的时间,学生找到喜欢的去玩,尽情地玩,形体美和意志美在这个过程中逐步培养起来。


第二点,这些课程是从小学贯穿至高中的系列课程,层层递进。2010年程红兵出任浦东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2012年,兼任浦东教育局副局长,管理范围从小学至大学各学段,给了他深入了解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的机会,后来在明德学校办学,积累了十二年一体化办学经验。九年一贯制学校,一定要统一的教育理念,统一的培养目标,一体化的学程设计,梯次上升的课程设计,做好相关衔接,幼小衔接,小初衔接,实现无缝对接。程红兵回忆起过去考察学校时看到的一些真实情况,也有其他学校开设儿童哲学课或者形式逻辑课,但问题是,他们只在某一个学段开设,没有将之系统化设置,实际教学中往往出现断层的情况,达不到原有的培养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