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MEDIA
顶思传播
跑校、捡漏、裂变,京城公立国际部从“名门暗战”到瓜分落榜生
来源:顶思公众号 | 作者:多多 | 发布时间: 2022-07-22 | 161 次浏览 | 分享到:

上一秒“乾坤未定,你我皆黑马”;下一秒“总分600+、平均分90多,区排名一万开外,坐等失学!”。“双减”元年,北京首届中考落幕却掀起一波网红段子:“卷出新天际”、“高分通胀”、“老北京鸡肉卷”……千家万户查分片刻的狂喜被“无缘高中”的恐惧彻底吞噬。此时,素来玄幻神秘的公立国际部却上演起“乱世风云”。


牛娃、普娃、非京籍、落榜生、海淀妈妈、中产家庭悉数登场,名门暗战、相亲闪婚、惊魂72小时........剧情热血跌宕。顶流与垫底、直录与淘汰、涨分与放水、掐尖与捡漏,如同两条平行的战线,各自凶猛交火,学校门口,悲喜人间。


01 挣扎在普高落榜的边缘


京城7月的“桑拿天”酷热煎熬,中考填报志愿前夕,海淀妈妈徐丽,西城妈妈刘霞各自开车在二环、三环、四环、京藏高速、立汤路之间艰难挪动着每一步。中考后辗转于各大公立国际部之间“跑校”加试对他们而言是最后一搏,更是救命稻草。


“妈,我还有机会吗?”面对儿子“借用”电视剧《隐秘的角落》里男主张东升这句经典台词,徐丽回怼:“你怎么不学学朱朝阳,被父母抛弃不管还能年级考第一!”


“如果我们中考650多分,够得上‘六小强’、区重点,怎么可能挨家乱跑国际部?”刘霞和徐丽异口同声。转眼,她俩和孩子的身影消失在一所公立国际部门口填表登记,排队递交成绩单的人潮中。


在北京,公立国际部仅存在于市级重点高中。开设AP、A-Level等国际课程,是公立高中冲击“清北、985”之外的第二战场。目前,北京开设国际部的公立高中约20多所。既包括创办较早的十一学校国际部、人大附ICC等,也有近年新创办的北京中学国际部、汇文中学国际部等。


录取门槛高、竞争力超强、连年“狂揽”世界名校offer,从不高调招生,发布信息隐蔽,报名加试低调,公立国际部的神秘感彻底拉满,黑话、暗语频出——加试、直录、船票、活签、死签、撕票、放水、1+3、0.5……孩子拼的是成绩,家长全程比拼谁的消息灵通,谁把留学策略吃得通透。“有的孩子中考650多分,同时还能拿出雅思7分!”在刘霞和徐丽眼里,他们与这类家庭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选择国际部的家庭大致分三类:


第一类是“提前谋划型”,一些高知、中产家庭早早为孩子谋划本科留学,冲击“顶流”公立国际部;


第二类是“北漂二代型”,非京籍,孩子成绩优秀却无法在京高考,家长竭尽所能让孩子在京入读优质高中。


第三类,“临时抱佛脚型”。这类家庭没有明确规划孩子如何升学,当中考出分后达不到理想普高线,紧急切换赛道,希望通过国际部进入相对优质的高中。


刘霞、徐丽和大批“跑校”家长都属于第三类。


刘霞和徐丽发现,第一类家庭往往从初一甚至小学就开始为孩子冲击“牛剑藤”铺路。家长对国际部的招生动作,对英国G5、美国藤校及TOP30的录取标准如数家珍;而第二类家庭倾向于绕开中考,提前在初二竞争80中、人大附中朝阳分校等开设1+3,0.5+3直升项目的国际部,或初中阶段直接选择私立国际学校,直升四年制国际高中。


相比前两者的主动规划,刘霞和徐丽这样的家庭则是被动卷入这条陌生的战线。她们对国际部和海外留学了解不多,甚至AP、A-Level、IB、SAT、GPA、ACT分不清。出国留学一年学费、生活费多少钱?心里也没数。只求“赌一把”力争扭转去垫底普高、民办普高的宿命。


北京中考满分660,今年超655分的仅海淀区就有500多人。刘霞的女儿620分,在众多科目里唯有英语满分。徐丽的儿子则因语文、道法“马虎”丢分惨重,只考了598分,但数理化均满分。两位“老母亲”深知,在“一考定终身”“五五分流”的中高考升学体系里,偏科、普娃、选择末流普高,意味着从此再难翻身。



02 放水?捡漏?苦熬72小时


刘霞和徐丽亲历了今年中考高分“通胀”引发的国际部录取门槛飙升,尤其那些“顶流”名校——北师大实验国际部去年633,今年648;四中国际校区去年630,今年645;十一学校国际部去年620,今年646;人大附ICC去年617,今年653……甚至家长圈流传着朝阳区初三孩子托福110,中考650却因“名额已满”被北师大实验国际部拒录。


“牛校”“神校”“顶流”遥不可及,刘霞和徐丽眼下只寄希望于几所没那么热门,“加试表现好,分数可商量”的国际部,碰运气看能否“捡漏”,并甘愿去第一年招生的新创国际部当“小白鼠”。


“笔试时间很短,题目也简单,面试多数是中文对话。”徐丽说,这不免让她怀疑学校故意“放水”,孩子却没能考上。7月5日,母子俩冒雨离开了海淀区这所公立国际部。虽然孩子598分获得了加试机会,但最终还是因为“中考分数太低了”被拒。


母子俩来不及辩解和哀叹,甚至来不及吃口饭、喝点水,火速赶往位于东北四环望京的另一所国际部。远望人们打着雨伞排起蜿蜒数十米的长队,母子俩一时间无法分辨是“战场到了”还是路人排队做核酸。然而,他们很快被告知:孩子分数低于加试资格,不用排队了,并且名额马上全部招满了。


儿子边玩手机打游戏边问徐丽“是不是可以回家了?”,“老母亲”大声咆哮:“你不怕失学,我怕!你是不是想去职高学电竞当游戏主播?”儿子无奈放低声调,吞吞吐吐几个字:“还是国际部好。”


徐丽手机突然再次响起,她之前报名的另一个国际部通知他们尽快赶过来加试。“对的,598分可以参加,最终取决于孩子加试表现,不过可能要走计划外名额,没有本校学籍,如果能接受,就赶紧过来!”


同在这一天,从傍晚到天黑,刘霞和女儿呆坐在长安街南侧一所老牌公立学校门外的台阶上,等待加试结果。小说《城南旧事》故事的真实发生地与这所学校一墙之隔。母女俩清晨从北五环清河某国际部交完试卷、结束面试,火速赶到了这里。一轮数理化的机考,一轮中英文的面试,家长现场等候公布结果,现场签约。


刘霞母女对比两所学校考试难度,显然清河那所学校的全英文数理化试卷难度大,生源筛选门槛高、现场加试人数更多。而历年海外升学“放榜”更是清河胜出。“清河那边也是今晚出结果,如果两边都录取了,就去清河,拿这边兜底!”刘霞身旁,几个家庭直接席地而坐,数日起早贪黑“跑校”,大人孩子都已身心俱疲。


当晚,守在学校门口的刘霞母女被通知孩子加试合格可以立刻签约,而清河那边加试没能过关。刘霞此刻极度纠结:真的想好了要上国际部吗?以后留学供得起吗?要不要再等等普高“校额到校”?这所学校的不远处还有一所区里“垫底”的“胡同普高”。女儿的中考分数大概只能录取到那里,三年后高考的归宿无非是二本、大专、民办校……



03 国际部“江湖排名”裂变


“我们是落榜生,去的是国际部里的垫底校!”赶在7月11日中考填报志愿前夕,徐丽和刘霞的孩子相继上岸了两所老牌公立国际部,俩孩子为“中奖”“解脱”沾沾自喜,两家人却丝毫高兴不起来。


徐丽和刘霞“跑校”期间,目睹了加试大军如过江之鲫,国际部招生老师却向家长坦言,生源不如往年,招生越来越难,无奈门槛一降再降。疫情三年,AP、IB、A-Level等大考变数频发,英美名校录取人数再创历史新低,京城公立国际部的“江湖排名”也在悄然裂变、洗牌、分化。


无论北京、上海,还是广州、深圳,国际教育“高地”城市的家长圈永远流传着关于名校的“民间排名”。录取门槛、升学成果、师资力量等都终将汇聚成家长口口相传的“榜单”。上海有以平和、世外、领科、包玉刚等为代表的民办“四校八大”;深圳则有以深国交、深圳中学国际部为首的国际学校“四大金刚”。然而,北京唯有公立国际部的“非官方排名”广为流传:即一梯队和二梯队。近两年,“裂变”出了“三梯队”。


多位孩子就读过公立国际部的家长回忆,2018年之前,其实只流传着公立国际部“四大”的说法,即北师大实验国际部、十一学校国际部、人大附中ICC、北京四中国际校区。2020年前后,在教培机构的神助攻和热炒之下,才出现了“一梯队”“二梯队”的概念。一梯队仍是“四大”,其他公立国际部被统称“二梯队”。比如北京二中国际部、八中国际部、八十中国际部、师大二附国际部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