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MEDIA
顶思传播
教师节“吐槽大会”:学校职场奇葩遭遇让我决定裸辞!
来源:顶思公众号 | 作者:敖竹梅、多多 | 发布时间: 2022-09-13 | 153 次浏览 | 分享到:

9月10日教师节来临前夕,教育部公布了两项数据,一是十年来教师资格证报考人数增长超65倍,二是我国专任教师总数已达1844.4万,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正迈入教师行业。然而,教师暑假巡河防溺水,教师马路站岗当劝导、女老师穿孕妇装上课被投诉........在一些私立学校,教师沦为学生24小时保姆,学生和家长充满“甲方心态”……教师不堪重负。许多教师不禁感叹,自己越来不像个老师,学校也“放不下一张安稳的讲台”。


不论教师中年危机、职业困境,还是薪酬报告、职业发展,顶思一直密切关注教师群体的喜怒哀乐。在教师节到来之际,广大教师们不仅需要尊重和祝福,也需要一吐为快。本期,让我们一起来听一听,教师们倾诉他们遭遇的种种奇葩事儿。


01奇葩考核:站地铁口发广告,上网当“水军”


“学校让我们周末晚高峰站在人潮人海的地铁口和商场门前发几百份招生小广告!不少家长路过看见了都为我们鸣不平,甚至家长想找校领导取消这种自降身价,给学校丢脸的宣传方式。”吴燕作为学校的行政管理人员,回想起每次被安排发放小广告,倍感心寒,多位被摊派小广告任务的教师和行政人员如今都已相继辞职。


今年暑假前,吴燕离开了工作6年的这所学校。据她回忆,近两三年,学校的招生情况大不如前,各年级都在勉强维持。为了压缩开支,校方劝退了多位工资较高的资深教师,以最低薪酬招用没有工作经验、没有教师资质,甚至专业不对口的应届生。然而,如何省下高昂的招生宣传费用则是学校的一块“心病”。


吴燕在校工作期间负责行政工作,据她所知,学校从10月到来年7月的招生宣传开支动辄数十万:办线上直播,开宣讲会,制作视频短片,投放公众号软文.......为了省下投放广告的开支,学校给每个人下达了“全员宣传”任务。无论教师、行政人员,还是后勤服务人员都接受考核。


吴燕说,在考核指标中,要求“在朋友圈每天转发三次招生信息和学校环境”,这一项大家普遍能接受,但要求“一线教师和行政人员休息日到地铁站和商场发放宣传广告”实在令人难以接受。吴燕记得那个周五晚高峰,她和一位同事结伴在地铁口向行人发放传单。吴燕迷茫地望着人潮人海,大多是下班的90后、放学的00后,与招生的目标人群毫无相关性。当他俩被安保和城管人员驱赶,无奈转战到附近的商场门口时,身旁同样发放广告传单的要么是健身房、美容美发,要么是房屋中介。显然,作为主打国际化教育特色的北京私立学校,这种宣传方式极不匹配。


多位老师在商场口发宣传单时偶遇学生家长,十分尴尬。为此,多位家长找到校领导,表示这样的宣传方式会令学校自毁形象,甚至遭业界嘲笑。直到吴燕的几位同事因不堪忍受而辞职,这项“奇葩考核”才不了了之。


然而,令吴燕对学校彻底“哀莫大于心死”则是一次次失败的“水军”经历。由于教师和生源流动比较频繁,辞职的教师和退学的家长会到一些社交媒体上吐槽相关经历。为了避免“黑粉”破坏学校口碑,校方要求行政人员负责充当“水军”,以家长和学生的名义在相关帖子里回复,给学校“洗白”。吴燕曾多次在社交媒体后台发起“申诉”,要求平台删除对学校不利的帖子,却屡次被驳回。她多次以毕业生或家长的身份夸奖学校,为学校正名,却引来网友一片“骂战”。吴燕也因此被贴上“无能”的标签,还被扣过奖金。


翻看社交媒体,任何一所学校包括清华北大在内都有各种“黑粉”吐槽,多数学校都保持清者自清、无须多虑的态度。“被这两项奇葩考核逼到辞职的地步,不只我一个人!”吴燕说。


02奇葩任务:辞职后被召回安抚“闹事”家长


蒋辰万万没想到,作为一名已经从江西某民办学校离职的教师,却会被“老东家”找回来为班级解散合并引发的风波安抚家长。


临近开学,已经从学校离职的蒋辰突然发现家长在群里讨论孩子即将被“拆班”的消息。她原来任教的那个班级,学生平均成绩一直不错,而她所执教的数学科目,学生大考排名也在年级前列,按理来说,“拆班”是大事,一个学业水平稳定的班级更不会沦落至此。


“孩子很喜欢这个班,不愿意分开。”“这么多班,就拆这一个,孩子会不会认为这个班很差?”“分到新班,孩子又要适应新老师、新同学。”……家长议论纷纷,激愤不已,在群里接龙抗议,甚至商量到教育局维权。


学校给家长的解释是,由于班主任蒋辰辞职,原班级教师队伍发生变动,因此“拆班”。事实上,受民办教育大环境影响,学校生源严重,收益下降,“拆班”合并、节约办学成本早在学校的计划之中。


实际上,早在暑假前,蒋辰就已办完离职手续。她说,在这工作的一年里,忍受着学校严苛的管理、不近人情的扣款制度,以及松散、不专业的教学。在她看来,这所学校在当地的收费相当高,但教学质量却未达到应有的水准。


由于学校没有在第一时间将蒋辰离职的消息告知家长,“拆班”一事也是在开学前夕才发布通知,许多家长来不及反应,无法为孩子转学。“学校为了保存生源,对家长隐瞒。”蒋辰感到不平。


学校一方面指责蒋辰离职,一方面又需要蒋辰来安抚激愤的家长。于是,蒋辰按照学校的要求一个个和家长联系沟通。


蒋辰觉得既气愤又委屈,离职是个人选择,自己不应该成为“背锅侠”。幸好,家长对蒋辰以往的工作很认可,在沟通的过程中,家长纷纷表示理解。最终,多数家长接受了“拆班”,个别几家选择了转学。对于留下的学生,学校答应让他们免试进入“课后培优班”,这原本是年级前100名的学生才有的待遇。“但我们班的大多数孩子其实本就有这个水平,学校并没有拿出多少诚意。”蒋辰说。


03奇葩加班:给领导孩子免费补课一年


“最近全网声讨老师给自家娃补课,但我经历的就更奇葩了!”9月1日,刚刚入读985名校研究生的陈宇在群里给昔日教过的孩子们留言:“今天起,我和你们一样,重新做回学生了”。回想在北京某国际化学校两年的任教经历,陈宇和很多05后甚至10后成了忘年之交。然而,职场的一段奇葩遭遇让他最终选择辞职、考研。“我给校领导的孩子补课一年多,不仅没给一分钱补课费,连加班都不算,之后还发生过比这更过分的事情!”


陈宇坦言,在他工作的学校,如果孩子有知识漏洞,家长会私下求老师帮忙补课。如果只补两三节或课后十多分钟,老师不会接受家长任何报酬。如果孩子需要长期补课,家长则会选择校外培训机构,不会麻烦老师。一年前,学校一位领导把自己的两个孩子转来就读,其中一个孩子被安排在陈宇的班里。“我教的科目是这个孩子最薄弱的一科。”由于领导暗示过孩子需要“特殊关照”,陈宇不仅密切留意孩子的课堂表现和作业,还经常课后和孩子交流。


由于孩子入学后的第一次期中考试成绩垫底,校领导私下找到陈宇,希望他给孩子一对一补课。“领导给安排的任务,哪敢说不行,但没想到一补就是小一年”。除了每周两天放学后要给领导的孩子一对一补课,期中、期末考试前,领导还会在双休日把孩子送到学校,让住校的陈宇给孩子“开小灶”。


“我以为校领导会在加班奖金方面想着给我记上,或者私下给点报酬,结果是我想多了。”在陈宇看来,免费补课可以忍,但被领导暗示期末考试之前给其孩子“泄题”令他忍无可忍。领导希望孩子提前练习试卷上的题目,通过老师辅导改错,再去参加考试,取得“漂亮”成绩可以提升自信。陈宇却觉得,身为教师,自己的尊严受到极大伤害。辞职前夕,一位老师向陈宇吐槽,她一直教领导家的另一个孩子,同样遭遇了免费补课和被迫考前泄题。


结语


种种奇葩考核、奇葩任务把教师“教书育人”的本职工作逼成了副业,也印证了“教师就像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的灵魂吐槽。那些不公正的待遇,让教师们逐渐心灰意冷、甚至离职。什么时候能让老师的精力回归课堂教学本身?什么时候简单教书、勤恳育人变成了一种奢侈?还教师安稳,还课堂平静,让教师拥有幸福感才是教师节最好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