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MEDIA
顶思传播
熬过学校倒闭潮,教师“自救实录”:教授进小学、当家教、当网红、创业……
来源:顶思公众号 | 作者:天悦 | 发布时间: 2024-06-12 | 140 次浏览 | 分享到:


最近,澳大利亚数百所高校传来即将倒闭的噩耗,而不久前,英国、美国多所百年大学难抵颓势,突发倒闭。近年来,“大学倒闭潮”席卷全球。或因资金短缺、生源锐减,或因政策调整。更揪心的是倒闭潮引发大裁员。大量教师教授被迫走向职业生涯的十字路口,他们如何重新定位自我,开启人生新篇章?


01 数据惊人,大学倒闭潮“硬控”世界各地


21世纪进入第三个十年之际,全球教育领域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全球经济下行导致教育机构运营困境;出生率下降引发人口和社会结构变化,波及着包含大中小学在内的整个教育行业。日韩两国大批学校倒闭事件接二连三,成了全球教育趋势的一个缩影,英国、美国、加拿大、中国台湾省……越来越多的国家或地区被裹挟。


此前媒体报道,韩国20年内半数大学或将消失,地方大学首当其冲。2021年,超55所地方大学身陷入倒闭危机;截至2022年,韩国地方大学已有20余个专业消失;2023年,14所大学的26个专业无人报考,其中,约有11所大学位于韩国岭南、湖南地区。据首尔大学发布的《人口变动和未来展望》报告书预测,到2040年代中期,韩国现有的380所高校将减少至190所左右,腰斩一半。


无独有偶,日本少子化导致生源锐减至49万,私立大学损失惨重。仅2023年一年内,就有惠泉女子学院大学、京都池坊短期大学、下京区短期大学、奈良佐保短期大学、修实短期大学等12所大学相继停招。文部科学省预测,到2040年或将有240所大学因生源不足而倒闭;到2050年,入学人数锐减至49万。

▲5月20日,日本经济新闻报道称,有101所私立大学经营困难,其中有16所处于极难自救重振状态

而老牌教育发达国家英国也未能幸免。其财务困境与紧缩政策并行,QS200以外的大学和人文社科专业最先出现危机。通胀、脱欧导致留学生减少,紧缩签证政策加剧困境。据《大学世界新闻》报道,为节流,本学年至少有50所大学拟裁员和削减课程,人文社科及语言类专业首当其冲。


BBC报道,英国哈德斯菲尔德大学(University of Huddersfield)在5月初宣布裁减近200个工作岗位,并预计至少有12门课程将被削减,其中包括地理、社会学、数学、健康和社会护理等专业。


5月28日,BBC指出,约克圣约翰大学(York St John University)也身陷财务困境,为完成缩减480万英镑预算的目标,公布了最新裁员计划。近30个岗位,包括7个不同学科领域的12个学术职务将被裁减,其中,社会科学系多达四分之一的岗位可能被裁。


此外,6月初,因紧缩的签证政策导致留学生人数锐减近40%,英国东安格利亚大学(University of East Anglia)宣布“陷入“严重的财政困难”。”


《电讯报》预警,高校破产危机迫在眉睫,某些院校如约克大学现巨额赤字,考文垂大学亦需大幅削减预算,高校破产阴云密布。


更多详情可查看:《英国大学“教师大裁员”背后:中国文科生留学更难更悲观?


与此同时,美国大学入读人数断崖式下跌,学校破产潮汹涌。因运营成本飙升、生源萎缩及捐款短缺,2023年一年时间里,有超30所大学破产倒闭。爱荷华卫斯理大学、林肯学院、卡布里尼大学等百年名校未能逃过一劫;公立大学系统如威斯康星大学系统也不得不相继关停3个校区。


今年,威尔斯学院、圣罗斯学院、伯明翰南方学院等也突然宣布关停;,6月3日,位于费城市中心的一所百年私立高校——艺术大学(University of Arts),从公开宣布倒闭,到永久关门仅用了7天。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与过去十年相比,美国大学的倒闭数量几乎翻番。



▲2023年12月21日,美国《高等教育界》发表的《回顾美国大学的倒闭与合并》一文中指出,倒闭的非营利性学校普遍规模较小、私立且依赖学费,获得的捐赠较少。


将目光拉回到我国,台湾地区多所大学面临生存之困。2016年,中国台湾省有50所以上的大学因招生不足而被列入高风险名单。截至2023年7月,台湾首府大学、中州科技大学已停办,明道大学、环球科技大学、大同技术学院、大汉技术学院以及东方设计大学也将于今年停办。预计从2025年起,台湾省高校一年级的新生人数将跌破20万人,未来八年将有超过6000名教师失业,约40所私立大专院校退出市场。


加拿大同样面临此类问题,如马斯克学校女王大学,就面临着巨额财政赤字,学校在去年暂停了本科美术学位项目的招生;今年计划取消少于十名学生的小规模本科班;古典学和考古学等系则依靠医学院、工程学院和商学院等经济实力雄厚的学院来供养。尽管女王大学已经停止招聘教职员工,但预计今年6月赤字将达到4800万加元,学校濒临破产。


而继实施「国际生人数配额」后,澳大利亚数百所职业学院也将面临关闭。据《悉尼先驱晨报》报道,为打击不合格院校,以及通过减少国际学生数量来减少移民,澳大利亚约75%的私立职业大学,成为了澳洲政府实现其管理目标的主要“牺牲品”。澳洲政府实施的这些措施,会导致约150所职业学院将在未来两年内关闭,另有250所面临关闭的风险。


学校倒闭潮席卷全球,数据背后,对老师的职业生涯无疑是巨大打击。失业潮如影随形,教师们如何自救?


02 青年教师、热门教师、大学教授均无法幸免


外媒相关报道显示,即便在英美发达国家,如今单凭学位证书难保理想职位,青年教师的就业环境和条件远比四十年前更为复杂多变。想要沿袭父辈足迹,以博士学位追求终身教职的传统路径也愈发艰难。


冷门学科的教师群体则承受着更大挑战,在裁员潮中处于弱势地位。受市场需求所限,教授冷门学科的教师一旦失业,重新就业的选择就相对狭窄,转型难度加大,职业前景不慎明朗,职业路径曲折。


美国加州州立蒙特利湾大学(CSUMB)计算机科学副教授Joshua强调,即便是热门STEM课程,特别是物理学专业,也面临削减威胁。因公众兴趣的减退及运营成本高昂,物理学正成为高风险的削减对象,进一步加剧了相关教师群体的职业不确定性。


此外,当教师因学校倒闭而被迫失业,其在薪资水平、社会地位及家庭生活等方面均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


经济上,原本稳定的薪酬将“断流”,即使及时找到新工作,仍可能会面临薪资缩水问题,加剧经济负担。在美国,一个全职教授的年薪是8万美元,若到另一所学校做兼职教师,则年薪可能只有3万美元。


如果从教师行业转行,如企业咨询、课外辅导等,这可能是一份好工作,却失去了教师职业所附有的社会声望。同时,失业教师还需考虑家庭因素,如需更换工作地点,则其配偶、孩子等都需要妥善安置。


03 失业教师开启花式自救:家教、小学代课、创业


学校停摆虽令人唏嘘,却也成了失业教师们探索职业新天地的催化剂,他们踏出舒适区,以智慧和勇气开拓职业生涯的无限可能。


部分失业的大学教师转至其他大学继续任教,或“降维”到中小学担任代课老师,或从事家教等工作。曾在中国台湾亚太创意技术学院任教的黄老师,其学校于2019年停办后,她便在其他几所大学兼职代课,另有10余位失业教授则选择赴内地的大学任教。


然而,能成功转职到其他大学并获得正式教职并非易事。因此,部分老师或教授只得“降维”求职。如到中小学做代理老师,或成为家庭教师。黄老师表示,“现在中小学非常缺代课老师,许多从大专校院失业的老师纷纷转入这个领域。”自己几个前同事就顶着博士头衔去中小学当代课老师,月薪约4.7万元新台币,继续做擅长的教学工作。


还有一些失业老师则成为了家教。“与大学教学相比,家教侧重基础教育和个人辅导,工作环境更加灵活”,失业后成为家教的Sam介绍到,“将深奥理论降维解构为一般知识传授给孩子,并激发其对科学的兴趣,令我感到十分有成就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