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MEDIA
顶思传播
国际学校挣扎在“六月的宿命”里:扛下“中考之痛”,承受“生源之困”
来源:顶思公众号 | 作者:多多 | 发布时间: 2024-06-18 | 127 次浏览 | 分享到:


此时,各地中考如期举行,身处招生“终极决战”的国际学校们绕不开两种宿命……国际学校与中考的纠葛向来微妙。当民办教育步入优胜劣汰大洗牌时代,国际学校的真实处境越发清晰直白。当北京“顺义妈妈”“海淀妈妈”、上海“国际教育贵妇圈”、大湾区“卷王”家庭涌向“骑墙派”,权衡教育性价比之时,浮沉在中考旋涡中的国际学校,默默扛下“中考之痛”,在“生源之困”中因果循环。


01 “嫁衣”与“后悔药”,招生“意难平”


“自从我参与了国际高中部的招生,手机被很多人标注为推销、中介,诈骗甚至拉黑,朋友圈快要被家人屏蔽了”!北京某K12民办国际学校的招生老师张倩这两年真真切切体会到同一所学校的“冰与火”:火到一位难求的小初部;不可能完成招生任务的国际高中。


面对中考倒计时,张倩早已习惯了两种宿命——初中部大批尖子生凭优异的中考成绩录取到四中、十一学校、人大附、北师大实验等顶流公立普高或一众公立“牛校”的国际部。留下上本校国际高中或外招来的学生无外乎三种情况:


  • 中考低分落榜,紧急转轨国际方向;

  • 不想去垫底普高或职高;

  • “非京籍”无法就读公立普高,且无力竞争公立国际部那少量的非京籍名额。


张倩坦言,她所在的国际高中的确能为精英、中产、高知家庭成绩一般的孩子保全教育的体面,让这些“一考定终身”毫无竞争力的学生找到重新开始的机会,相比职高、垫底普高、“衡水式”民办普高,国际学校无疑是他们的“最强后悔药”,如果中考落榜去往非重点普高或职高,很可能第一学历就此无缘985、211。而去往国际学校,很可能靠自身优势翻身逆袭那些排名远超国内985、211的世界名校。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国际学校招生宣传时喜欢主打“普娃逆袭世界名校”的原因之一。


张倩回想前些年在小初部工作时,这所学校被北京的家长圈赋予各种传说,“民办四小强”“第一梯队”“双语三剑客”“全区升学霸主”等等,标签闪闪发光。一场开放日、一次集体测试,足以将全校最大的阶梯教室或礼堂挤满,甚至引发学校周边周末大堵车。


“接手国际高中招生后,我结识了一帮学校招生圈的患难姐妹”。张倩辗转于各种“教育展”“择校展”“招生展”负责展位宣传期间发现,无论海淀、朝阳还是昌平、顺义,不少外校同行与她的处境相似:咨询量少、转化率低、完成KPI越来越难。以她熟悉的几所学校为例,小学、初中部常年五六百人不止,总数超千人,而国际高中部很可能才100多人,甚至只有几十人。


每每有本校初中部的家长向她打听高中部的情况,尤其面对那些孩子成绩尚可的家庭,张倩无奈低头皱眉,欲言又止,又或委婉提醒学生“你有更多更好的选择,加油!”。家长立刻心领神会。


“良心使然”让她陷入更深的困扰:“我这样做或许损失一些业绩,但对很多家庭来说,一旦因为我的宣传误导,孩子遭受降维打击,错换人生,之后很可能陷入无休止的择校转学,浩大的工程注定耗尽全家精力,尤其折磨学生的身心。


张倩如同身处一个无解的“怪圈”——小学初中办得越好,中考升学越优异,反而越留不住生源,只能给重点普高和公立国际部做“嫁衣”。一位难求的小初部背后,很可能隐藏着一个起步晚、毫无存在感,招生困难,生源极差的国际高中。而高中不尽人意反向影响小初部的威力却很大。“咱们学校的高中不行!”成了张倩听到小初部转学家庭抱怨最多的理由。


在北京、广东、江苏等地多所国际化学校担任过校长的易霞仔认为,由于每个学段的教育特点不同,严格地讲,无论国际学校还是公立学校,同在一所学校里的小学、初中、高中,其实完全属于不同的行业,完全是不同的世界。


当一所民办学校的小学成绩好,中考升学结果好,说明其办学基础优势强,但与此同时,很可能多年来对高中的发展力量投入不够。没有深入研究高中这个独立的领域,甚至办学企业不愿意投资这个陌生的行业。又比如,有些校长是小学或初中教学骨干出身,成为校长后的精力及思路依旧停留在自己熟悉的小初学段,很难深度跨越到高中这个新领域。


02 “生源之困”,奖学金与“阴谋论”


众所周知,国际学校行业的招生具有极强的时间规律。每年11月开启预热,各种线上“直播探校”,线下“招生展”接踵而来,三四五月达到招生高峰期,在六七月中考之后,普高录取之际,中考分流会再次搅动起最后一波紧急转轨国际赛道的迫切需求。当国际高中作为落榜生的“最强后悔药”上线,拯救世界之时,“生源之困”的循环往复也由此刻开始,对国际学校从业者而言,挑战无数,槽点也颇多——


我们校长想抢招尖子生都快想疯了;


因为升学不理想,集团把好资源都给小学初中,把高中当弃子,老师能不想辞职吗;


一看到好苗子,哪怕是外地生源,我立刻两眼放光;


校长很清楚当下的形势,留住好生源难,招到好生源更难,却总把锅甩给招生部,抱怨招生不给力;


生源不好哪来的牛剑藤录取?没有好升学,招生就更难了,把老师和校长都“循环”走了。


(以上声音来自国际学校部分一线工作者)


对内,初中部尖子生难以向本校高中转化;对外,吸引不到成绩优秀的生源,像张倩这样选择躺平的却并非主流。更多学校则“不惜一切代价”为生源苦战。“牛剑班”“藤校班”“精英营”、学费半价,学费全免、百万奖学金……这些频繁出现在国际学校们的招生宣传里。在北上广等地诸多国际学校今年对外发布的“奖学金”宣传中,无论中考成绩达到或接近重点高中线,还是托福90+、雅思超6分等情况,甚至在自主招生中表现出色,都有机会获得奖学金,少则几万,多则数十万。


面对国际学校“生源之困”现象,海嘉学校校区大学升学指导总监、天津海嘉学校校长张航天认为,民办国际学校如果寄希望于通过中考争取到头部优质生源的可能性较小,且成本过高。而华东某国际学校教学带头人张峰则认为,不应该从成绩或升学的单一维度去定义某校“生源差”。


张峰老师坦言,自己目前就任教于一所在同行眼里生源不太好的学校。学生要么成绩不理想,要么偏科有短板,又或者之前有过不愉快的求学经历,被反反复复转学折磨到厌学。当学校和老师能竭尽全力让这些求学坎坷,或因户籍问题面临“骨肉分离”的家庭有学上,让他们走上正轨,解决家庭燃眉之急,办学同样有意义,同样能赢得信赖。因此,很多所谓“生源平平”“升学平平”的学校,也可以实现健康稳定的发展。


张峰直言,如果学校一味地为了实现所谓的“生源好”,使各种“手段”到竞争对手学校挖尖子生,或靠一两个牛剑藤offer“榜上有名”的蓄意操作,只能短时间吸引一些不明真相的家长。一旦孩子被吸引入读,与学校朝夕相处之后,凡是谎言终究不攻自破。这种行为短期或许骗得了家长。但长久骗不了教师,也骗不了行业。“如果创校两三年还没开齐全年级、全学段,却每年都出现牛剑藤offer打榜,不免会引起业界的猜疑。”张峰认为,这些操作不仅扰乱了国际学校行业正常发展,更破坏了学校教书育人的基本理念。


针对国际学校生源质量与数量的困境,易霞仔校长认为,学校需要包容接纳不同的学生,办学少一些急功近利之心,多助力每个孩子成为更好的自己,实现个性化、多元化升学,让每个孩子都有好归宿,想实现这个过程,学校注定要承受更多。从教学、管理到后勤服务,无论物质层面还是心理准备,都是巨大考验。如果学校仅为收学费而“来者不拒”,难免“招架不起”,对学校的长远发展势必造成损伤。


03 “骑墙派”涌向中考,被“平替”不冤?


生源良性循环也好,恶性循环也罢,都绕不开中考这道人生分水岭。在国际教育核心高地北京,官方媒体发布的几组数据耐人寻味:近三年,北京中考人数持续飙升,2021年到2022年从8.1万人升到10.09万人,2024年中考人数或将达到14万人。这种趋势与适龄人口的变化相关,也被人们的升学意愿所左右,尤其在“骑墙派”越来越多“用脚投票”的当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