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MEDIA 
顶思传播
真相!美国年度国家教育进展评估报告,错误的教学一直在“误人子弟”?
来源: | 作者:Luna | 发布时间: 2019-08-06 | 34 次浏览 | 分享到:
真相!美国年度国家教育进展评估报告,错误的教学一直在“误人子弟”?


近期,《美国大西洋月刊》发表一篇Elementary Education Has Gone Terribly Wrong 的文章,质疑了美国基础教育中的问题。无独有偶,去年《大西洋月刊》也发表了一篇题为Why American Students Haven't Gotten Better at Reading in 20 Years 的文章,提到每隔一年,美国都会发布国家教育进展评估,反映的是样本学生在各学科测试中的表现。评估发现,美国学生的数学和阅读成绩多年来毫无进步,特别是阅读成绩,可以说20多年来停滞不前。

结合两篇文章,我们编译成文,以飨读者。当国内很多教育者提倡美式基础教育阶段的阅读技巧学习法或批判性思维时,看看教育研究专家是如何在批评和反思背后的问题。

文 | Luna
编 | Kimberly

美国教育记者娜塔莉·维克勒斯(Natalie Wexler)曾造访一所华盛顿特区的高度贫困学校。校内师生看起来非常勤勉,老师坐在角落的一张桌子前,批阅学生的作业,而一年级的学生则在安静地完成一份旨在提高他们阅读技能的练习题。

维克勒斯注意到一个小女孩在一张纸上画画。十分钟后,她画出了一连串人物,然后又忙着把它们涂成黄色。

维克勒斯跪下来,问小女孩:“你在画什么?”

“小丑。”女孩的回答十分自信。

“你为什么要画小丑呢?”

“因为这里写了‘画小丑(Draw clowns)。’”女孩解释道。

原来,练习题的左下角列出了一连串阅读技能:找出中心思想,做出预测,诸如此类。女孩指着其中一行字“得出结论(draw conclusions)”。原来,她把“得出结论”错误理解成了“画小丑”。

小女孩要阅读的是一篇有关巴西的文章,对她来说很不好懂。但更重要的是,她从没听说过巴西,更读不懂这个词。

这个女孩的故事尽管极端,但它仅仅是美国标准教学方法下的冰山一角。

早在1977年,小学低年级教师在阅读上花费的时间就是科学和社会学科加起来的两倍。自2001年联邦政府颁布《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案》(No Child Left Behind)以来,阅读和数学成绩成为了衡量学生进步的标准。

因而,教师们在阅读和数学上投入的时间变得更多。相应的,投入在科学和社会学科上的时间大幅减少——在那些测试成绩低下的学校,这种情况尤其常见。

尽管多年以来,学校已经让学生在阅读上花费了如此多的时间与资源,美国儿童却并没有在阅读上进步。数学成绩也处于停滞状态,不禁让人疑惑,导致这种情况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不让一个孩子掉队”,固化了学校的应试教学

2001年,美国颁布了《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案》。法案明确,中小学教育责任制的总目标是让全国所有学生的阅读、数学和科学成绩,在2014年前达到熟练水平(proficiency,大约相当于A、B、C、D等级中的B)。

为了实现这一总目标,各州必须根据学生目前的学业水平和总目标之间的差距,制定一个逐年递进的适当年度进步率(Adequate Yearly Progress,AYP)。每年的考试结果要对照当年度制定的进步率进行评价,看学校是否达到目标。

各州必须每年在三至八年级进行阅读与数学测试,高中阶段至少进行一次测试,成绩不达标的学校将面临逐年升级的惩罚:

· 如果连续两年不达标,学校就会被贴上“需改进学校”的标签,接受NCLB法第1条款资金的学校,还得给予学生转校的权利;

· 如果连续3年不达标,学校就得为来自贫困家庭的学生提供各种补充服务,如课后个别辅导、周末补课等;

· 如果连续4年不达标,学校就必须更换教师或课程;

· 如果连续5年不达标,学校就得重组、关闭或由州接管。

2015年颁布的《每个学生都成功法案》(Every Student Succeeds Act)接替了《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案》,减轻了对学校的处罚,但依旧很重视测试。

每隔一年,美国都会发布国家教育进展评估(National Assessment of Educational Progress, NAEP),也被称为国家报告卡(Nation’s Report Card)。评估反映了全美样本学生在阅读和数学两门科目上的测试成绩。

专家们普遍认为,这些测试非常严格,反映的数据也很可靠。而数据反映的情况是,学生们的分数多年来一直处于停滞状态。

1992-2017年四年级学生在NAEP中的阅读平均分,图源:NAEP官网

数学成绩毫无进步的情况始于2009年,而阅读成绩停滞不前的情况更是早在1998年就开始了。截至2018年,20年中,只有大约1/3学生的阅读能力能够达到NAEP定义的“熟练”级别。

只有约1/3的学生能达到Proficient级别,图源:NAEP官网

一些教育者认为,法案过分注重测试成绩,导致学校只教授测试所涉及的内容。这并不是危言耸听,从2001年起,许多小学的课程缩减至了一套毫无变化的阅读课和数学课。

很多高度贫困的学校往往在测试中表现不佳。如果这些学校的学生在三年级以后的测试中,成绩没有提高,那么在他们的中学阶段,历史和科学等科目很可能会继续成为被忽视的学科。

在其他一些国家,比如中国,每个年级都有指定的教材,所教授的内容也是指定的。标准化考试也会以教材为基础,测试的是学生在校学习的内容。

但美国的情况有所不同,美国虽然有《共同核心课程标准》(Common Core State Standards),但具体学校要使用什么教材和内容,都是由各地自己决定的,学校也被鼓励参与制定自己的校本课程。

CCSS的理念,图源CCSS官网

这意味着,不同学校的学生学习的内容都是不同的,阅读课自然有也会读不同的材料。而NAEP测试的阅读材料则选自不同主题的段落,这些测试内容可能和学生在校学习的内容毫无关联。

例如,在北极圈的生活、阿梅莉亚·埃尔哈特(美国著名女性飞行员和女权运动者)的神秘失踪。测试提出的问题则是为了检验学生是否理解阅读的内容,常见的问题是:这段文字的中心思想是什么?你能得出什么推论?

正是因为学校学习的内容和测试内容不匹配,所以老师在日常教学中不能让学生在统一的指定内容下进行深入的真正的阅读。

取而代之的,是不断强化的阅读技巧练习。为了让学生在测试中取得更好的成绩,教师会着重让学生反复练习练习阅读技巧,比如,“找出中心思想”和“做出推论”。

同时,地方的教学自主权遇上随机的测试主题,也使得实际教学中的阅读材料缺乏相互联系和结构性。教师在选择图书时,注重的也是能够匹配所谓阅读技巧的内容,而不是文本本身的内容。

学生阅读的主题之间也鲜有关联:学生也许会在今天读有关桥梁的书,明天读有关斑马的书,后天读有关云的书。也就是说,学生学习的内容缺乏整体结构性。

错误的教学方法一直在误人子弟?

有专家认为,NAEP体现的问题根源其实还是学校教授阅读的方式。目前的教学方法是基于对儿童学习方式的假设,而这些假设已被过往二十余年的研究推翻,但教育界却普遍没有对此给予关注。

长久以来,一直有一种观点认为,孩子在小学的前几年应该着重学习基础阅读技巧,理论上,这一步到三年级可以完成。历史、科学、艺术等科目则不必急于在这时候学习。因为,如果孩子还没有学会阅读,又怎么能通过自己的阅读来学习其他科目的知识呢?

图源unsplash

当下的美国基础教育,其实是由这样一种理论塑造的:阅读,不仅包含了字母与发音的联系,还包含了理解,这一过程可以通过一种完全脱离文本内容的方式来教授。只要使用简单文本来教孩子如何找出中心思想,做出推断,得出结论,诸如此类的技巧或技能。最终,学生们就能将这些技能运用于任何阅读的内容上。

在此期间,学生们读什么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能够掌握这些技能,好让他们以后能够自己学习知识,而不是直接为他们提供信息。也就是说,他们在“通过阅读来学习(read to learn)”之前,要先“学习如何阅读(leran to read)”。科学课不着急上;历史通常被认为对孩子们来说太抽象,所以必须放到以后上。学生阅读的多是篇幅不长的书和段落,阅读内容间唯一的联系,就是它们能够用来教授的“理解技巧”。

几十年来,认知科学家们已经知道,仅仅掌握理解技能并不能保证年幼的学生能够将它们运用于标准化考试中的阅读材料,抑或是日后遇到的文本。

某种程度来说,让孩子在早年专注于学习阅读技巧确实是有意义的。技巧也是阅读的一部分,包括在声音与文字之间的建立联系。

但是教育者们也将其他内容视为阅读,也即达到理解所需技能——这就是知识。实际上,能否理解内容主要取决于读者已知的内容,即他们的知识储备。

能否理解文字取决于读者的背景知识

弗吉尼亚大学的心理学教授丹尼尔•威林厄姆(Daniel Willingham)曾撰写了有关阅读理解背后的科学的文章。他认为,读者能否理解一段文字更多地取决于他们掌握了多少与该主题相关的背景知识和词汇,而非理解技巧的熟练度。

这是因为作者在写作时,省略了很多他们认为读者已经知道的信息。如果他们将所有信息囊括在文中,那么文章就会很冗长。

但如果读者不能自己补全被省略的信息,那么就会很难理解文章。如果学生升入高中,却都不知道谁赢得了美国内战,那么,当他们在课本中读到美国重建时期的内容时,就会很难理解。

伊恩·罗(Ian Rowe)是纽约招收低收入学生的特许学校群负责人。他指出,家庭受教育程度低下的学生往往会在知识储备上遇到更大的阻碍。

他给出了一个真实的例子,一位来自他负责学校的六年级学生对阅读测试中的一段文字感到很苦恼,因为文段在不断重复一个她不理解的词:roog-bye。这个她不熟悉的词成为了她理解这段文字的阻碍。罗让她拼写出这个词,原来是rugby(橄榄球)。

至此,各种现象对教学的启示已经很明显。提升学生阅读理解能力的最佳方法是通过教授历史、科学、文学和艺术等,来拓展他们的知识和词汇;在引导学生升入高一年级的过程中,使用有逻辑顺序的课程:例如,在幼儿园讲述美国原住民与哥伦比亚的故事,在一年级讲解殖民时代和美国独立战争,在二年级讲授1812年战争与内战。

这种方法使得孩子能够理解自己学习的内容,在不同语境下重复概念与词汇也让他们更容易记住这些内容。更别说,学习这些内容不管对学生,还是对老师来说,都比不断练习让人困惑的阅读技巧来得更有趣。

阅读简单材料无益且有害

伊利诺伊大学的名誉教授蒂莫西·沙纳罕(Timothy Shanahan)撰写和编辑了超过200本有关读写能力的出版物,他驳斥了一种流行的教学方式:这种方法的目的是教授理解技巧,而为了帮助学生练习这类“技巧”,老师会根据学生所谓的个人阅读水平提供阅读材料,而不是学生所处年级对应的读物。

沙纳罕指出,没有实验证据能支持这种做法。实际上,最近的研究表明,学生们反而能从那些被认为太难的材料中学到更多东西,这类材料中虽然包含了很多学生尚不理解的单词和概念,但是为了他们所处的年级而设计的。

学生在阅读过程中需要老师的指导,教他们如何理解这些内容——否则,学生就只能在标准化考试中看到这些材料,并自己想办法解决理解过程中的问题。

这个观点得到了布朗大学访问学者玛丽莲·贾格尔·亚当斯(Marilyn Jager Adams)的认可。作为认知和发展心理学家,她认为,当老师因为学生阅读能力不足而只提供简单的文本,其实是在阻止他们获取提升能力所需的信息。

经济差异加剧了学生的表现差异

毫无疑问,导致NAEP测试成绩差距的因素有很多,但在众多人口统计学差异中,迟迟不见缩小的是经济收入导致的表现差异(achievement gap)。

低收入和少数族裔的学生和其他学生的表现差异尤其明显,他们的情况看起来不容乐观:这些学生的平均测试成绩比他们的同龄人低得多,尤其是来自富裕家庭的白人学生。随着这一差异不断扩大,原本在国际扫盲排名中就表现平平的美国,排名变得更加惨淡。

那么,经济收入差异到底是如何影响学生的理解能力的呢?有两个实验能够说明问题。

20世纪80年代末,唐娜·雷希特(Donna Recht)和劳伦·莱斯利(Lauren Leslie)两位研究者在威斯康星州进行了一场巧妙的实验,试图确定孩子已有的知识储备对他们的阅读理解能力有多大的影响。为此,他们建造了一个微型棒球场,并用木制小人作为棒球运动员进行比赛。

一共有64位七年级和八年级的学生参与了实验。这些学生首先测试了阅读能力和棒球知识。然后,每位学生都被要求阅读一段虚构的棒球比赛过程的描述。接着,他们需要用木制小人重现一遍描述的场景。

图源unsplash

雷希特和莱斯利选择棒球作为主题,是因为他们认为,很多孩子也许阅读能力不是很强,但是对棒球非常了解。结果证明,棒球知识对于学生能否理解文本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对棒球知之甚少的学生,包括那些阅读能力“优秀”的学生,在实验中全都表现不佳。而所有对棒球很了解的学生,不论他们的阅读能力是“优秀”还是“不佳”,都表现得很棒。实际上,很了解棒球但阅读能力“不佳”的学生的表现,比那些阅读能力“优秀”的学生要好得多。

大约25年后,另一项类似的研究进一步阐明了知识和理解之间的联系。这次的研究团队聚焦的是来自不同社会经济背景的学龄前儿童。

首先,研究者们给孩子们读了一本有关鸟类的书。选择鸟类,是因为他们认为,高收入家庭的孩子对这个话题会比那些低收入家庭的孩子更熟悉。然后,在测试孩子的理解能力时,研究者们发现,高收入家庭的孩子确实表现得好很多。

图源unsplah

接着,研究者们又读了一个故事,故事里讲述了一样所有孩子都不知道的东西:一种名叫“wugs”的虚构的鸟。此时,所有孩子的知识都在同一水平,他们表现出来的理解能力也基本相同。换句话说,理解能力上的差距不是阅读或理解技巧的差距,而是知识储备的差距。

究其根本,家庭富裕的学生也许在小学并没有学到多少,但与他们低收入的同龄人相比,富裕学生的家长往往受教育程度更高,也有经济能力为孩子提供增长知识的额外课堂,比如接受课外辅导或前往欧洲旅游。因此,富裕学生更有可能在校外获得知识。

图源pixabay

收入不高的家庭中,家长受教育程度可能也不高,所以无法为孩子提供校外获取知识的机会。因此,这类学生更倾向于依靠学校,来获取学业所需的知识,但这实际上却不太可能。因为学校为了提高学生在考试中的成绩,往往只注重阅读和数学。

最重要的是,为了缩小贫富差距带来的教育不公,政策制定者和支持者们推动进行了更多考试,但这一举措反而破坏了他们此前努力的成果。更多的考试之下形成了一套系统,这套系统暗中激励教师隐藏起最重要的东西,可以改善教育不公,又可以提高学生的成绩——这就是知识,即学生顺利完成学业所需要的知识储备。

在这套渐渐偏离创立初衷的系统中,所有学生都成了受害者。不过,这其中受到伤害最大的,正是那些最需要扩充知识储备的学生。

2001年起,共同核心读写标准使得很多州的情况进一步恶化。为了扩充学生的知识,标准要求小学教师要让所有学生阅读更多复杂的文本和非虚构作品。这看起来是正确的一步,但非虚构作品往往比虚构小说需要更多背景知识和词汇。当非虚构作品与注重应试技巧的教学方法碰在一起,结果就是一场灾难。

很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老师直接把难以理解的文本丢给学生,让他们自己在艰难的阅读中去理解内容,或者仅仅让学生生硬地“得出结论”,而不对他们加以指导。

事实上,这种情况并不是无解的。以内容为本、结构性的小学课程就能够缩小贫富差距带来的表现差异。而且,已经有国家在无意中进行了一次实验,验证了这种观点。

美国教育家和作家E. D. Hirsch Jr.在《为什么知识很重要》(Why Knowledge Matters)中讲到,到1989年为止,所有法国学校都必须遵守以内容为本的、要求详细的国家课程。一个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如果在2岁就进入公立学前班,那么等她长到10岁时,她的学习能力就能和4岁才进入学校学习的高收入家庭的孩子相当。

而1989年后,一项新法律要求法国小学采取美国的教学方法,强调诸如“批判性思维”和“学习怎样学习”(learn to learn)之类的技巧。结果十分戏剧化,在接下来的20年中,所有学生的成绩都急剧下降,其中,背景最不利的孩子下降得最多。

法国的例子正是美国当下教育的写照。

NAEP无疑是一张有价值的教育晴雨表,从中暴露了很多美国教育的问题。但最重要的是,教育者们要清楚,标化考试可以帮助教育者发现问题,但其本身无法成为一种解决办法。

许多教育专家已经在不同场合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和改进教学的建议,但改善教学过程中受到了来自多方的阻力。除了政策法规上的滞后,还有来自老师的阻碍。大部分老师运用的教学方法都是研究结果不支持的,但很多老师并不愿意改变自己的教学方法。

沙纳罕提到他曾恳请全国的教师改变错误的教学方法,给学生提供他们所处年级对应级别的阅读材料。这并不是什么不情之请,许多州的读写标准中也要求老师这样做。但令人吃惊的是,听到沙纳罕提议的老师,很多都对他的这一做法感到震惊。

尽管如此,美国一些地区的学校还是非常乐于接受专家们的各种见解。路易斯安那州不仅创建了自己的课程体系,还请求联邦政府允许他们进行基于该课程体系的测试,而不是像现行的NAEP一样,在设计测试时随机选择主题。

如果这种做法能够传播到整个美国,那么国家教育进展评估就能做到真正的名副其实,美国教育系统也许也能最终释放数百万学生的无限潜力。

参考资料:
Why American Students Haven’t Gotten Better at Reading in 20 Years
Elementary Education Has Gone Terribly Wrong
《美国基础教育推进教育公平的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