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MEDIA 
顶思传播
16年的CEO,在顶级英式校当音乐老师,私校的艺术教育有何吸引力?
来源: | 作者:Kimberly | 发布时间: 2019-09-11 | 74 次浏览 | 分享到:
在英国,作为九大公学之一的哈罗公学除了拥有出色的学术成绩之外,其品类丰富、精心策划的艺术教育也一直被教育从业者和家长们津津乐道。在第二届顶思神奇教师评选活动中,来自哈罗上海的低年级音乐系主任Carol Liu成为获奖者中唯一一位音乐教师,其逾20年的音乐教学经验和独到的教育创新理念成为其获奖的极重要因素。那么,哈罗的这片沃土是如何让Carol老师发光发热,她又有哪些独到的教学理念和教学手段?除去音乐老师这一身份,Carol老师身上还有哪些闪光点?顶思围绕这些问题对Carol老师进行了专访,希望全方位呈现一位真正的“神奇教师”。

文 | Kimberly

编 | Jade


在今年第二届神奇教师评选活动中,来自哈罗上海的Carol Liu老师成功入选并取得了“神奇教师”的称号。她也是数百名参赛者中唯一获奖的音乐老师。

Carol Liu老师

从2016年进入哈罗上海执教至今,三年时间内,Carol老师培养了一批又一批低龄学生,让他们从小便受到音乐的启蒙与熏陶,本就热爱和充满音乐天赋的孩子们在艺术殿堂中大放异彩,也让那些原本对音乐毫无兴趣的学生慢慢爱上音乐,并使其成为生命中的一部分。

然而,Carol老师的“神奇”,却远不仅在于华丽的学历背景和“音乐教师”这一看似朴素的标签,她还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作为一名美国人,她也是一名文化适应者;甚至,她还是一家音乐培训机构的创办人与首席执行官。

身兼数职,却游刃有余,完美平衡每个身份,Carol 老师在给我们带来惊喜的同时也让我们无比好奇。因此,顶思对其进行了专访,并围绕她的教学理念、文化适应和教师培训三方面展开讨论。

通过本文,我们或许能对哈罗的音乐教育有着更深刻的认识,也能窥探到英国私校中艺术教育的重要。Carol老师的分享,更能让同时艺术教育圈的老师们,在职业发展上,看到一些明亮的想法。

关于音乐本身:“音乐即生命”,从未后悔放弃家族企业选择音乐教育

从Carol的家庭背景来看,选择从事音乐教育这一职业,对Carol而言,既是偶然又是必然。

一方面,出身商业世家的她背负着继承家族产业的希冀;另一方面,从4岁起便师从波兰著名的音乐钢琴家阿道夫·贝勒(Adolf Beller)学习钢琴的她,对音乐有着极高的天赋和毅力。



到底是继承家业还是追随内心,是Carol老师在报考大学专业时为之日夜苦恼的事。最终,面对数所顶级大学的商科专业录取通知书,她还是选择了入读旧金山音乐学院钢琴作曲专业(Piano Performance and Composition),并正式将音乐选为人生奋斗之目标。

对于当初的决定,Carol老师称“这是一个我从未后悔过的决定。”

“在读书期间,她“花了无数个日日夜夜在练习室里度过。在我看来,那些音乐大师们所创造编织的层层叠叠的旋律实在妙不可言。”



在完成了三年专业学习之后,Carol老师开始审视日后的职业方向,读大学之前辅导学生练习钢琴的经验让她愈发意识到自己内心深处想要向更多人传递音乐力量的愿景。

因此,凭借着这份对音乐教育的热爱与内在驱动力,Carol老师在纽约大学教育学院完成了深造,并最终获得音乐专业硕士学位。

毕业之后,Carol老师先后在幼儿园、音乐机构和加州音乐教师协会(美国最大的音乐教师协会)工作,并在七年后成为了圣克拉拉分会的副会长,任职八年期间内,她教授了数千名学生学习音乐,大力推动了音乐教育在当地的发展。

实际上,Carol老师本人也是音乐机构的创办人。2003年,她创办了悦乐音乐学院(Joyful Melodies Music School),并将校训定为“为音乐创造激情”。

“从某种程度而言,音乐是关于技巧和节奏的,但更重要的是,它也关乎激情。体验生命旅程的悲欢离合,并通过声音表达这些情绪,无论你使用何种工具或方式。”Carol老师这样告诉记者。

在Carol老师看来,较之演奏音乐,传授音乐是一项更为高尚的事业。优秀的老师不仅要教学生演奏曲调,更需要引导学生去深入体验每一段音乐中的情感。

任教哈罗:来华开展音乐教育,“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2015年,Carol老师来到中国。2016年,Carol老师开始在哈罗上海担任钢琴教师。选择哈罗的一部分原因也在于,“作为一所顶级老牌英式学校,它尊重并大力支持艺术教育,是音乐教育发展的一片沃土。”



从满18个月的小小班(Harrow Cubs)到九年级(Year 9),哈罗为他们提供了每周必修的专业音乐课;从三年级(Year 3)起,哈罗又为学生开设了戏剧课,到了十年级(Year 10),哈罗的学子可以在IGCSE和A-Level考试中选择学习音乐。

通过课外活动,小学(Pre-Prep)、初中(Prep)和高中(Senior)学生均有机会排练参演戏剧。细化而言,小学的学生可以加入到哈罗戏剧学院(Harrow Theatre Academy),并在每周日早上学习表演戏剧,而初高中的学生则有可能在哈罗合奏组(Harrow Music Ensembles)内演奏乐器或成为合唱团成员。

另外,哈罗在艺术教育硬件上的预算也很可观,Carol老师所在低年级班级的每位学生都配有种类繁多的各类中西方乐器,并时常更新。



Carol老师指出,哈罗独有的’iRULES’准则是在哈罗领导力培养模式下,专门针对低年龄学生制定的标准和目标。

iRULES分别指代6种哈罗领导力所应具备的素质及能力,即:相互协作能力(iTEAM UP)、创新能力(iCREATE)、尊重原则(iRESPECT)、关爱他人(iCARE)、勇于探索(iGO FOR IT)和帮助原则(iHELP)。

而这些品质,也是Carol老师在音乐课堂上所推崇及全方位应用的。

在Carol老师的工作内容中,除了教授学生们乐器演奏(包括管弦乐、弹弦乐、键盘乐与打击乐),有时也会与其他学科的老师进行合作。

比如在去年,为了呈现一出戏剧表演,她与3、4年级的戏剧老师合作:音乐课上她教授孩子们演唱歌曲;戏剧课上戏剧老师教授表演、台词及创作。而这也是恪守哈罗’iRULES’准则的充分体现。



哈罗对于艺术的重视也体现在给予教师创新课程内容的高自由度。在哈罗上海的三年时间内,Carol老师开发了互动参与型课程(Interactive and Engaging Curriculum),将音乐符号识别(Music Symbol Recognition)、乐器系列认知(Instrument Family Awareness)、著名作曲家认知(Famous Composer Awareness)、乐器演奏体验(Instrument Play)、歌唱与律动(Singing and Movement)等融于一体。

她也积极采用科技手段,如计算机音乐软件,加强学生对音乐符号和节奏的认知,通过将这些程序投影在屏幕上让学生们视觉化体验并投入互动。

然而,Carol老师对音乐教学的用心远不止这些。超过20年的教学经验使她充分意识到幼儿在学习音乐时极其容易注意力不集中,因此她总结出了别样的技巧以增加学生的参与度,“我用唱歌的方式来叫每个学生的名字,以帮助识别。

同时,当教一首歌的时候,我会讲一个关于这首歌的有趣故事,这样他们就可以很容易地对音乐产生联想。

例如,如果我们唱有关海洋的歌曲,学生们需要去命名他们最喜欢的海洋生物,从而使他们在内在创造了强有力的记忆,并因此得以在感情上真正感受音乐。”Carol老师相信,以这种方式唱歌,孩子们的语言和认知能力都会得到提升。



在Carol老师看来,优秀的老师不仅要教学生演奏曲调,更需要引导学生去深入体验每一段音乐中所包含的情感。正如她自己总结的一样,“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孩子们只有亲身体会到了音乐的激情,才会对其产生兴趣甚至将之作为终身的目标。

“如果我能看到他们产生了自主探索学习、演奏和聆听音乐的愿望,就说明我把工作做到位了。”

在过去的15年里,Carol老师与在美国和中国的许多老师分享了这些技巧。在美国,这些技巧已经在100多所私立、公立学校以及社区中心被教授。

作为低年级音乐系主任,尽管现在Carol的学生遍及低年级和中年级,但Carol对低年级教育更为热爱,原因在于“我是在小时候开始学习音乐的,那段时光对我的人生产生了莫大的影响。”

多重身份:教师之外,还是文化适应者、母亲与培训者

来到中国,Carol老师除了职业上的教师身份,其实也是一名文化适应者。生于美国长于美国,中国对于Carol而言更像是崭新的一页白纸,等待她在上面勾勒作画。

幸运的是,她乐在其中,“从居住环境来看,我认为上海很宜居,而更多时候,以教师身份来看待这个国家时,我充满欣慰。

我认为中国的艺术教育相较于美国并没有落后的地方,这里的家长甚至比美国的家长们更愿意将时间与精力放在培养孩子的音乐细胞上,而这样在我看来都是喜闻乐见的。”



三个孩子的母亲是Carol的另一标签。对待有着先天性不足、无法站立的小女儿,Carol和家人竭尽所能,不仅定期带其去美国的医院治疗,更是用爱感化女儿体内的病魔,包括积极进行复检运动,将其带至哈罗的幼儿中心就读,提供最佳的教育环境,帮助她体验社会集体生活。

在一家人的努力下,小女儿打破了病魔的诅咒,不仅能够站立,甚至还可以和同龄人一块玩耍,而这令当初曾对她下了生死令的美国医生都瞠目结舌。

作为美国悦乐音乐学院(Joyful Melodies Music School)的创办者和CEO,尽管如今长期在华,Carol老师依旧繁忙于学院的日常事务中。每逢寒暑假回美国之际,她都会组织相关教师培训,以提升他们的教育水准,并深入了解学员对音乐的态度与学习进展。

除此之外,她也会将在中国学习到的教育技术分享至美国,使美国悦乐音乐学院得以不囿于原点,踏实于每个脚步,稳步发展。美国悦乐音乐学院能够走过16个年头,培养了数千名音乐学子与Carol老师的用心、执着和积极创新密不可分。



谈及中美音乐教师的差异,Carol老师认为,中国的老师更为好学,不过在教学手段方面相对内敛,而这也是中美之间可以相互学习、共同提升的地方。

现如今艺术教育在中国愈发受到重视,各国际学校也争相力图将艺术课程发展成学校特长,然而,罗马非一日建成,除了环境上的支持,师资的配齐和硬件的到位也该是每所学校所积极落实的必须条件。通过哈罗上海的Carol老师,我们也许可以看到一些启示。

*文中所有配图均由哈罗上海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