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MEDIA 
顶思传播
最帅总理特鲁多:父亲教会我成长,子女让我蜕变
来源: | 作者:Kimberly | 发布时间: 2020-10-09 | 145 次浏览 | 分享到:

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皮埃尔·詹姆斯·特鲁多(Justin Pierre James Trudeau)的成长与育儿故事。


文 | Kimberly

编 |  Kate


2015年首次当选总理时,贾斯廷·特鲁多(Justin Trudeau)只有43岁,是加拿大历史上第二年轻的总理。前年,他还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2018年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


能够获得如此高的关注度,除了他的身份之外,更接地气的原因是在于他的相貌。


188cm的身高,五官立体、眼神深邃,体型一直保持得很好,是社交场上被誉为男神一样的存在。


我们在一些社交场合里甚至可以看到,很多名媛面对特鲁多,也会面露羞色,高贵如凯特王妃,知性如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美丽如艾玛·沃特森;在特鲁多面前,她们一概化身为迷妹,被其出色的外貌和气宇不凡的气质所深深吸引。


而他的家世,也和他的外表一样瞩目。特鲁多的父亲,也曾是加拿大的总理,执政近十六年,两度出任,是加拿大历史上在位最久的总理之一,人称老特鲁多。


大小特鲁多是加拿大史上第一对父子总理,两人都在外交和国事上展现出了非凡的魅力。


01

含着金钥匙出身的“总理二代”,

其实是个叛逆少年



特鲁多从小就生活在镁光灯下,在政坛浸润下长大。5岁跟随老特鲁多出国拜访古巴领导人、8岁到英国与撒切尔夫人握手、10岁在家接待美国里根总统……


据说,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曾访问加拿大,老特鲁多曾在欢迎国宴时说:“今晚,我们免去那些礼节。我要向加拿大未来的总理祝酒:贾斯汀·皮埃尔·特鲁多。”小特鲁多当时只有4个月大,恐怕没人想到,这句话会在40多年后成为现实。


不过,忙于处理国家政事的父亲,在特鲁多成长期间,却并没能给予过多的陪伴。在他的记忆中,父亲很少出现在家庭生活中。偶尔在饭桌上团聚,却不是久违、温馨的家庭画面,而只有母亲对父亲的抱怨和指责。父亲在家庭里的缺失,使得母亲患上了躁郁症,她常无缘无故地发火,让他和两个弟弟的整个童年都过得战战兢兢。


特鲁多5岁时,父母的婚姻不可挽救地破灭了,他和两个弟弟被判给了父亲,与母亲分开。


缺乏家庭关爱的特鲁多渐渐变成一个叛逆少年——文身、吸大麻、参加拳击比赛、品尝暴力血腥的味道……做了许多在父亲看来严重败坏政治家庭名声的“丑事”。


不过,即便如此,特鲁多凭借天生聪颖,依然接受了良好的教育。他先后获得了麦吉尔大学文学学士和环境地质学硕士和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学士。2002年至2004年,特鲁多又到蒙特利尔大学攻读工程学位。


毕业后,他做过滑雪教练、酒保、保镖、公共演说家、法语老师、演员、慈善事业等多份工作,而也正是由于这些丰富的社会生活,使他在日后从政时,对普通民众的生活能报以感同身受的心态,并积极为他们谋取福利。


可以说,特鲁多的逐渐成熟,离不开幼时的家庭与成长环境——是父亲给予他认识世界的渠道,也是父母让他们得以早早地感受他人疾苦。


这也是为何他无比感谢父亲的原因,在他出版的自传中,他曾写道:“父亲以一种理性的态度对待生活,这种态度从核心原则和价值观开始,并寻求以最佳方法将这种核心原则和价值观清晰体现在政策、选择和生活方式中。”


对于母亲,特鲁多同样充满感激,“我的母亲一直都很慷慨,敏感,脆弱,但即使这样她也给了我很多力量。”特鲁多告诉我说,“即使是在她那可怕的疾病期间,”他停顿了一下并笑了笑,“她比我父亲更了解人,并且有更好的人际关系。”


02

作为父亲:陪伴与搭建环境最为重要



2007年,时年37岁的特鲁多从教育行业开始转向政坛。2008年,他当选为加拿大联邦众议员;2011年,他连选连任;2012年,他与保守党参议员帕特里克·布拉佐进行慈善拳击比赛,为癌症研究募捐,以3:1获胜,上了很多媒体的头条;2013年,他出任加拿大自由党领袖;2015年,他成为加拿大第23任总理。


从众议员到总理,一路上都离不开妻子苏菲的支持。每次竞选,每次公众演说,每次宣传,苏菲都陪着他。2015年国会大选时,人们经常会看到,贾斯廷“拖家带口”,苏菲和孩子们拿着“Vote(投票)”的手牌向人群挥舞。苏菲主动跟选民们握手,微笑着拜托他们:“请一定把票投给我的丈夫,谢谢。”


大选获胜后的第一次演讲,他的家人骄傲地陪他出席了大典。他望着坐在台下的大儿子泽维尔,那个已经8岁的小绅士,紧紧握住妈妈和外婆的手,安抚她们激动的心情;又看了看女儿格蕾丝和小儿子哈德瑞恩,在镜头面前模仿他宣誓就职的样子,他内心满满地幸福感。


当着全国人民的面,他向三个孩子许诺:“有时候总理的孩子很不好当,但是爸爸会和你们在一起。”那一刻,他下定决心要做一个“非传统”的总理。


事实证明,他确实成为了一位参与感很强的爸爸,总理工作之余,他会像个普通人一样享受家庭生活,会在社交媒体上发生活动态,也会陪家人去旅行、逛街;为了和妻子多点相处时间,“改善议员生活”被提上日程,一些冗杂的会议被取消,以便议员们都能有时间陪伴家人。


他曾说过,在一个家庭中,父亲应该和母亲承担同样的养育任务。


而他自己也的确是这么做的,平时他会抽空参与照顾孩子的起居,带孩子玩游戏、参加户外运动等等。


此次疫情,由于妻子苏菲被确诊,他与孩子们不得不与夫人开始施行居家自我隔离。索菲住房子的一半,特鲁多和三个孩子住另一半。为了给孩子解闷,特鲁多买了超大的乐高箱,不过孩子还是会在他开会的时候出来“捣乱”:特鲁多的下属表示,和特鲁多通电话时,能听到孩子们跑来跑去地打闹,和爸爸说:“来啊爸爸,我们来做这个。”而特鲁多则压低声音回应孩子们:“爸爸正在打一个重要的电话,现在不行。”


因为要给小儿子洗澡,特鲁多还推迟了几分钟和议员们的视频会议。


有时,他在做全国性发布会时,屏幕那头的民众,还能看到他家院子里散落着的孩子没来得及收的滑板车、皮球。


虽然在家的时候他不能完全关掉手机,但他会确保自己真的在场、进入状态地陪孩子。“我花时间工作,也花时间和孩子玩。和我的妻子苏菲一样。”特鲁多说。


在日理万机、公务繁忙的办公室里,甚至也有孩子们的身影。特鲁多会带着小儿子上班。小儿子甚至会爬上爸爸的办公桌,大方地向前来开会的议员们挥挥手。


这样的教育方式下,特鲁多的几个孩子也从小被教育地异常独立。小小年纪就见识了这个广阔的世界,从小具有丰富的生活经历与体验。或许这也是广大民众可以向他学习的地方吧。


他身为丈夫,专一顾家。作为父亲,他为孩子撑起了一片天。在众多女性心中,他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

在政坛,他更是一个得民心的总理。


通过他的成长与育儿故事,希望能让一些家长找到一些新的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