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MEDIA 
顶思传播
全生长周期教育:如何在中西理念交汇点上开辟教育新篇章?
来源: | 作者:叶延武 | 发布时间: 2021-01-04 | 16 次浏览 | 分享到:

全生长周期教育是尊重生命规律,促进天性发展的自然教育。每个孩子都是一个复杂的生命体,什么时候走路,什么时候说话,都有着自然的规律与自我的本性。

文 | 叶延武

编 | Kimberly


谁也不会想到,在2020年,一片小小的口罩会成为全球社会生活的主角。口罩虽然挡住了我们的脸庞,但挡不住我们探寻的目光、思考的脚步与创造的热情。生命的活力、生长的动力像阿拉丁神灯的精灵一样,可以冲破任何艰难险阻,最终收获意想不到的奇迹。


孩子本身便是一个个鲜活、独特的生命,其教育发生更是离不开生命、生长之本来。“从摇篮到坟墓”,这是生命周期的通俗释义。


对于个体生命,正如美国发展心理学家爱利克·埃里克森提出的心理社会发展理论所述,人的生长是按阶段依次进行的,人的生命周期可以划分为八个阶段,即4个童年阶段,1个青春期阶段及3个成年阶段。这八个阶段特征明显,逐级作用,首尾相应,构成了一个完整的生命周期。


教育是一项以人为核心的伟大事业,是一次人之为人的修行之旅。她要使儿童少年身心舒展、免于恐惧,个性丰富多彩,人格日臻完善,进而发现生命的意义。要使之成为一个人、一个家庭社会的成员、一个有创造性的理想家,从而承担各种不同的责任,为改变世界作出贡献。

全生长周期教育:如何在中西理念交汇点上开辟教育新篇章?


从教者不仅要关注某一阶段、某一学段课程的传道授业,更要视野广阔,放眼关注人全生命周期的生长。全生长周期教育以西方生命周期理论的丰富内涵为概念基础,表达中西教育对生命生长的共同追求;以中西先进教育理念的融合会通为内在引领,彰显出世界儿女对全球价值的共通取向。


全生长周期教育是尊重生命规律,促进天性发展的自然教育。每个孩子都是一个复杂的生命体,什么时候走路,什么时候说话,都有着自然的规律与自我的本性。中国的道家追求天道自然,教育也要回归自然,复归人的自然本性。


捷克教育家夸美纽斯在《大教学论》中指出,教育应适应自然的法则和规律,应适应人的自然本性和年龄特征。法国启蒙思想家卢梭则开拓了以研究个体生长发展与教育的相互关系为主题的研究领域,促进了近现代教育思想的变革。


首先,要尊重生命时间的规律。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各种能力与意识的发展都直接与时间息息相关。七个月的孩子会坐,八个月的孩子会爬,六岁以后的孩子更适合跳绳……这些都是孩子生长的规律,若罔顾常理,急于求成,揠苗助长,则反倒会给孩子带来一定的伤害。


《道德经》有言:“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其中“动善时”就是指自然要遵循时间的规律,教育也应如是。


其次,要尊重生命个体的规律。在遗传基因的决定作用下,受生活环境等因素影响,每一个孩子都是一个独一无二的个体,即使是同卵双胞胎也会因时间差异而有不同之处。所以,要尊重孩子的个性特点,发掘孩子的特长优势,树立孩子的自我信任;重视孩子发展的多样性,帮助孩子学会在诸多自由的个性中谨慎的选择,成长为更好的自己。


第三,要尊重生命“活”的规律。孩子是有生命力的“活系统”,就像自然界的活水、动物、草木一样,具有自我净化、疗愈、调整、再生的能力。


活的生命最需要的不是机械、强制的灌溉、修饰、搬动,而是要给予更多的耐心、空间与等待。外部施加的压力越小,对应产生的反作用力就越小,内部的智慧就越容易被激发出来。


全生长周期教育是贯穿生命周期,强调动态连续的生长教育。唐代文学家、思想家柳宗元认为养树喻育人,其诀窍在于“顺木之天,以致其性。”意即顺应树木或人生长的天性。


美国著名教育家约翰·杜威这样说道:“教育即生长,教育即生活。教育的过程是一个继续不断的生长过程,在生长的每个阶段,都以增加生长的能力为其目的。”


那么,好的教育就是持续的生长,就是延续的生活,就是贯穿生命周期的生长性教育。

全生长周期教育:如何在中西理念交汇点上开辟教育新篇章?


时间持续是全生长周期教育的基本前提。这与法国保罗·朗格朗提出的终身教育一脉相承。生长是自然的过程,是连续的过程,前一阶段的生长为后一阶段作出准备与铺垫,也会在过程中累积性体现。全生长周期教育应符合生命生长的规律,保持生命各个阶段教育的连续性,严防教育中断带来更多的危机,充分彰显“生长”价值体系的时间意涵。


生活延续是全生长周期教育的根本指向。生长是生活的特点,生活是生长的场域。教育一旦与生活脱离关系,孩子就如同缺失土壤的树木,无法扎根生长。通过延续的生活教育,提供多元化的体验场景,让孩子在体验中学习,在学习中体验。最终,满足孩子天性中自我照顾、自我发展的生活需求,帮助他们成为自我驱动、有自主意识的人。

全生长周期教育:如何在中西理念交汇点上开辟教育新篇章?


空间连续是全生长周期教育的有效保障。目前教育发生的空间场景大多是独立的、割裂的。在学校时我们能明显感知到教育氛围,而走出校门,回到社区、家中,便只能感受到浓浓的生活气息,教育元素的渗透少之又少。全生长周期教育则倡导教育的空间连续,包括校园、家庭、社区的教育生态一体化,线上与线下空间的适时融合互动。


Part 01

丰盈家庭初始地,

夯实全生长周期教育之根基


家庭教育生态的良性循环是全生长周期教育实践的基础工程。家庭是每一个孩子生命开始的地方,从呱呱坠地到咿呀学语,从蹒跚学步到步伐矫健,孩子婴儿期、儿童期的绝大部分时光都在家庭中度过。在这一阶段,孩子接受了怎样的教育,便决定了其生长的方向、宽度与高度。正如朱永新教授所言:“在所有的问题儿童身上,都可以找到他们家庭的原因。家庭教育才是我们整个教育链的基础的基础,关键的关键。


浸润文化气息、融合艺术元素、预留成长空间的家庭环境设计是家庭教育生态构建的关键。充满艺术感的壁纸带给孩子最初的审美启蒙与创意刺激;清新梦幻的色彩勾勒出奇思妙想的童话世界,激发孩子天马行空的想象力;饱含创意性的空间构造给孩子无限玩耍、攀爬、躲藏、嬉戏的趣味空间;基于孩子身体尺度和情感认知的功能设计给予孩子舒适自然的成长体验。

全生长周期教育:如何在中西理念交汇点上开辟教育新篇章?


全周期关怀、独立性引导、生活化探究是家庭教育生态构建的三大引擎。家庭教育的目标并不在于让孩子学会多少科学知识,成绩提升多少名次,那是学校教育的主要职责。


家庭教育的核心在于让孩子在每一个生长阶段都感受到关怀与信任,从而始终有一颗自信、爱人之心;在于让孩子逐渐养成独立自主的能动意识,从而能自觉承担、主动应变;在于让孩子燃起生活探究的热血激情,从而能设想未来、试错创新。


Part 02

坚守学校主阵地,

供给全生长周期教育之养分


学校教育生态的用心浇灌是全生长周期教育实践的中坚力量。英语词汇中的school(学校),源自希腊文skholee,意为“自由保障之地”。


自由是人生来俱有的,是人生命的最高目的,是个人或集体保持创造性活力的先决条件。自由与教育的关系极为密切。


校园是孩子自由生长的沃土,学校教育是孩子一生所受教育最重要组成部分。孩子在学校里接受计划性的指导,系统性地学习文化知识、社会规范、道德准则和价值观念。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学校教育决定着孩子社会化的走向与水平,是生命个体社会化的重要基地。

全生长周期教育:如何在中西理念交汇点上开辟教育新篇章?


厚植中华底蕴、融荟国际理念、多元文化碰撞的校园环境是学校教育生态构建的重点。充分吸收西方自然主义教育思想,在校址选择和校园环境的创设上,借鉴维多里诺“快乐之家”、巴德利贝达尔斯学校、利茨乡村教育之家等成功案例,营造自然化的学校环境。


同时将体现东方气质的园林小品、名人雕塑画像、雅致国风命名、古老图腾喷画等中国元素浸染其中,内化为贯穿孩子一生的文化自觉。


立足阶段变化、尊重个体特征、彰显生命活力是学校教育生态和谐的基本要义。我们的学校教育横跨学龄期、青春期、成年期等多个生命阶段,教育的对象呈现出鲜明的阶段变化与个体特征。


学校教育生态的稳固与和谐要适应孩子阶段成长,IB等国际课程理念与内容的分段设计提供了很好的示范。包容广大学子的个性爱好,创立多种多样的社团组织;激发孩子的蓬勃活力,定期开展校内“戏曲角”“环保马拉松”“企业家模拟挑战赛”等活动。

全生长周期教育:如何在中西理念交汇点上开辟教育新篇章?


Part 03

深耕社区泛领地,

浇灌全生长周期教育之沃土


社区教育生态的不断构建是全生长周期教育实践的突破领域。“社区”一词源于拉丁语,德国社会学家滕尼斯最早将其作为一个专有名词使用。几经演变,“社区”的含义指向聚集在一定地域中人群的生活共同体。


人的生长离不开社区,人们在社区生活、物质环境提高的同时,普遍要求提高精神生活质量及社区文明建设。于是,以社区为载体而开展的教育活动,即“社区教育”应运而生,成为改革开放后地位渐重的教育形态。


优质资源集聚、教育细节渗透、360°教育服务的生长社区是社区教育生态的愿景和目标。在社区空间设计上,细节渗透教育元素。如楼盘户型设计充分满足家庭教育空间要求,留有亲子房、学习房、娱乐区给予生命成长的新天地。

全生长周期教育:如何在中西理念交汇点上开辟教育新篇章?


公区设计探索打造教育元素文化长廊,架空层、电梯前通道、楼层大堂等处设计为文化气息十足的阅览室、博物馆、展览区。园林设计完美契合生命教育不变追求,种植课程教材提及的花草树木,预留种植区满足儿童植树梦想。


康体设施则融汇素质教育多样需求,儿童乐园、健身房、生态跑道等一应俱全,结合中高考体育考试要求,实现社区康体与学校体育的无缝衔接。


在软性产品上,提供360°无忧教育呵护。如形成以学历教育、职业教育、素养教育、老年教育、家长教育、国际教育等为主的教育产品体系,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地提供教育服务。


设置业主专属教育档案、奖学金,激励社区教育发展。开设4:30学堂,延请教育专家讲座,免去家长万千烦恼,让家长省心放心安心。打造社区兴趣社团、竞赛平台,让各个阶段的生命在社区教育生态中尽情展示风采。


Part 04

融创课程新体系,

培育全生长周期教育之大树


家校共育、社区协同的生态体系是全生长周期教育实践的外生环境,而尊重规律、凸显自由、关注生长的课程体系则是全生长周期教育实施的内生支点。


课程愿景:唤醒灵魂


确立科学的课程愿景对于实践全生长周期教育,帮助孩子自由生长有着重要的意义。作为教育理想、教育价值追求在课程上的意愿表达与具体体现,课程愿景饱含对现实问题的关注与对未来前景的期待、探究与描绘。


全生长周期教育的课程愿景应充分彰显课程与生命、国家、社会、文化间的动态关系,把课程真正建基在对个体生长周期的洞察、国家的发展壮大、社会的和谐进步、文化的领悟传承之上。


全生长周期教育的课程生命愿景就是要让学生在课程中感知到自己是一个独特的生命体,从而在课程知识开发、课程实施评价时将人的生命、生活、生长置于不可撼动的主体地位。


国家愿景就是将家国情怀与全球意识有机整合注入课程之中,从而形成对民族、对国家的深刻认同。


社会愿景就是要承担起促进社会周期性变革,匡扶社会公平正义和谐的重大使命,从而滋养出有知识、有道德、有担当的合格公民。

全生长周期教育:如何在中西理念交汇点上开辟教育新篇章?


文化愿景就是要关注本民族优秀文化的继承发扬,世界各族文明的吸收并纳,从而建立起文化自信,与各形态文化平等对话、交流。


全生长周期教育课程的内容体系应紧紧围绕着生命的生长脉络与阶段特征而展开。据此,可以将其划分为两个层次:第一个层次为贯穿整个生长周期的浸润式课程,譬如系统规划的生命课程,丰富充实的生活课程,自然无声的环境课程。


浸润课程:连通根脉


生命的新陈代谢不是简单的同质运动,而是有阶段特征的周期性运动。一旦濒临周期终点,一个独立运转、自我循环的系统便开始解体,这便是死亡。生命教育作为一种理念,萌芽于20世纪60年代的西方国家,现正被全球越来越多的学校所认可。


课程化是生命教育实践的有效路径。总结汇编专门课程,纳入德育体系;学科渗透单元课程,开展主题整合探究;策划活动课程,通过讲故事、演戏剧等形式展开教学等都是可行的方式。这样,才能唤醒热爱生命的情感,引导处于不同阶段的孩子敬畏、热爱、感恩生命,并始终以坦然开阔的胸襟面对死亡,让生命无所畏惧、激情澎湃地自然生长。


生活是指生命个体为了生存发展而进行的一系列活动,它贯穿了整个生命周期,渗透到方方面面之中。生活课程来源于生活,却又高于生活。既有生活的痕迹,又有课程的属性。


生活课程基于日常的生活事件,设计出完整的学习路径,从行为操作入手,转向科学知识的传递,后上升为哲学文化的高度。


它把每一个人都置身于平实的生活环境之中,从当下经验切入,在自然的对话中完成学习学习交流。譬如,以“做包子”这一生活事件,建构生活课程形态,带领孩子动手实践,传递发酵科学原理,引导孩子思考探究,教会孩子耐心等待等。


环境作为一门俯拾皆是、随处可见的软性课程,对于教育的影响是悄无声息却又持久深远的。小房间链着大世界,小操场链着大健康,小花草链着大自然。


环境教育的关键不在于为孩子创造了多么豪华、多么享受的条件,而在于孩子能与环境产生什么样的链接,让孩子对环境、对自然投以持续好奇的目光,感受环境与自我的关系。家庭、校园、社区等空间内每一处细节的设计,每一个元素的应用都将汇聚成一门活灵活现的环境课程。


全生长周期教育课程内容体系的第二个层次为符合生长周期特征,满足阶段最大需求的阶段化课程。譬如适用于婴儿、儿童期、学龄初期的早教、幼儿课程,中小学为高考、留学做准备的升学课程,成年阶段为社会工作做铺垫的社会课程等。


早教课程:呵护幼苗

全生长周期教育:如何在中西理念交汇点上开辟教育新篇章?


研究表明,早期大脑发育影响儿童大脑神经回路的重塑和各器官生物学功能的完善。孕期开始胎儿的神经元开始发育,2至3岁是神经元链接形成网格化的关键时期。在婴幼儿期(0-6岁)进行良好的行为干预对开发儿童智力,减轻及补偿脑功能损害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大脑发育与智力开发是婴幼儿期的教育需求重点。此阶段,要在充分了解婴幼儿期日常行为与精细动作的基础上,结合体能、语言、认知发展变化情况,开发出以概念驱动的探究为核心的幼早教课程,让孩子思考的种子慢慢发芽,打开孩子内在生长的动力。


譬如,针对6到36个月的孩子开设“大自然的亲子瑜伽”“野餐盒”“昆虫记”等综合课程,用最贴近自然和生活的方式与孩子进行亲密的沟通,引导孩子热爱自然,享受阅读,亲近家庭,学会分享。


开设“行走的星星”“奇妙的空间”“奇幻森林”等AR全息课,用科学技术模拟仿真后再叠加到现实世界,给孩子身临其境的感官刺激,培养孩子的科技探索欲和想象思考力。


针对2岁以上的幼儿开设“时空轨道”“影子剧场”等实验室课程,培养孩子认知世界、模仿反应、逻辑思考、动作协调、集体协作的能力。开设“蔬菜花园”“肥皂云”“森林狂想曲”等创意美学与音乐课程,培育孩子的节奏感与音乐鉴赏力,滋养孩子的创造力、表达力与审美力等。


升学课程:繁茂枝叶


无论我们对升学考试秉持着怎么样的看法,毋庸置疑,升学是我们绝大部分人生命过程中不得不经历的一段旅程。


一方面,这一阶段是全生长周期中最有活力、最善学习的时期,内容明确、考点清晰的升学课程为生命后期生长提供了系统的科学知识层面的养分。


另一方面,这一阶段是孩子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渐趋形成与逐步稳定的关键节点,关乎着生命未来生长的纵深与方向。因此,不论是高考为导向还是留学为目标的升学课程都需要丰实与融创。


对于高考为目标的国家课程,应在体现国家意志、执行国家认同的根本前提下,跨越国别、文化的边界,借鉴国际先进的教育理念与教学方法,挖掘课程蕴藏的共同价值,把全球治理、世界责任、民主平等、法治科学、诚信勇敢等国际意识培育与考试内容有机结合起来。

全生长周期教育:如何在中西理念交汇点上开辟教育新篇章?


对于留学为导向的国际课程,则应在包容文化差异、融通人类价值的意识引领下,走出制度、阶级的局限,融合国内优秀的文化基因与教学资源,根植华夏民族的千年精髓,把以家国情怀、忠孝观念、抗争精神、通变意识、天人境界为核心的中国灵魂扎根于海外留学生心中。


社会课程:丰硕成果


成年阶段在我们的整个生命历程中占据了最大的时间比例,但同时也是教育逐渐缺失甚至是退出舞台的一个时期。从考上大学开始,孩子们便远离父母、奔赴远方,一方面空间距离让家庭教育的效果大打折扣;另一方面,“上大学了也就放心了”的片面认知让家庭教育的力度与频次大幅降低。


学校教育也会随着本硕博的毕业而结束。而之后的五六十年,普遍认知上是一个可以坐享前二十或三十年教育成果的阶段,是一个大可不必再主动受教育的阶段,是一个凭着故有经验便可以教育他人的阶段。


全生长周期教育强调,个体生命周期的每一个阶段都要有教育,都要有针对性、个性化的教育。就业、恋爱、婚姻、理财、养生、娱乐、育儿等等,这些都是成年阶段的现实需求与关注痛点,每一项背后都有着庞杂的知识体系,都需要持续的学习养成。


尽管在本硕博阶段,会开设门类众多的专业课程、选修课程为工作做基础技能的准备,也会有形形色色的社团组织丰富课外生活,模拟工作场景。

全生长周期教育:如何在中西理念交汇点上开辟教育新篇章?


但大多并未将成年人如何处理人际矛盾,把握沟通艺术,化解工作压力,经营恋爱婚姻,坚持健康生活,妥善教育孩子等现实需求纳入常设的课程体系。于是,某某大学高材生投毒室友,某某公司员工面试时惨遭杀害,某某城市男青年不负重压跳水轻生等一系列的家庭问题、社会问题都在成年阶段显现。


有人会说,这些现象都是小概率事件,不过是个人遭遇不幸与心理素质不强罢了。反思之,教育的目的就是让个人更好、更幸福的生活,并且能将这些幸福带给他人,带给社会。某种程度来说,这些悲痛的案例不正是折射出教育的缺失与中断吗?因此,构建起完整的成年阶段课程体系对于全生长周期教育的实践至关重要。


以学校、公司、家庭、社区的空间连续实现成年各个阶段教育的时间持续。在大学校园里开设沟通、谈判、理财、恋爱、婚姻等主题相关的必选课程;在公司中将压力管理、情绪管理、危机管理等纳入年度必培课程;在家庭中将理财、养生、育儿、游戏等作为家庭成员必修课程;在社区中开设社会责任、治理与服务等公益课程。

全生长周期教育:如何在中西理念交汇点上开辟教育新篇章?


全新的一年必将迎来全新的生活气象,崭新的理念必将开启崭新的教育时代。2020年,一连串的“疫情并发症”短时期内让全球笼罩在典型的VUCA环境之下,充满了易变性(volatility)、不确定性(uncertainty)、复杂性(complexity)与模糊性(ambiguity)。


而我们的教育在深陷过至暗恐惧的“乌卡”开端,经历过一团乱麻的“雾卡”阶段后,迎来了潜心问道的“悟卡”时期。


全生长周期教育正是一颗晶莹剔透、芳香动人的“悟卡”之果,成为打破疫情后教育僵局,解决疫情后教育问题的自然之种。她将为每一个生命体提供自然和谐、自由舒展、自在惬意的生态环境,让其在生命的每一个阶段、生长的每一处空间、生活的每一处细节都能感知生命,感受教育,感悟生长,从而走向一片艳阳的“无卡”时代。

全生长周期教育:如何在中西理念交汇点上开辟教育新篇章?


作者简介

叶延武

深圳市新欣教育文化有限公司总裁,教育部“首期全国中小学名校长领航计划”导师,香港教育大学亚太中心研究员,深圳大学教育硕士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