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MEDIA 
顶思传播
教师资格报考人数十年翻66倍,教考热=教师热?难掩隐忧
来源:顶思公众号 | 作者:李成 | 发布时间: 2022-11-15 | 46 次浏览 | 分享到:

疫情三年,教师资格考试人数连年创下新高,10年翻了66倍的增速不免让人惊叹,千万“教考大军”更是见证并创造了历史。而“围墙”的另一头,研究数据却暴露了诸多隐忧:中国各类学校中,教师男女比例失衡、地域和学科分布不均、青年教师辞职率高、流动频繁........十年间,宏观数据突飞猛进之时,“围墙”内外的人们是苦痛挣扎还是岁月静好?


01教考十年,迎来最“卷”时刻


90后的小林,2013年毕业某学院非师范专业毕业,这一年,和他一同参加教资考试的队伍,17万人;


95后的小吴,2018年毕业某师范大学师范专业,这一年,和她一同参加教资考试的队伍,651万人;


00后的小张,2022年某中部省份双一流高校毕业,这一年,和她一同参加教资考试的人,破了千万。


而最终结果——


90后的小林,考编顺利上岸,成为老家县城初中一名数学老师,是同专业80人里仅有的四位教师,唯一的一位男教师;95后的小吴,和室友一起,参加了教资、国考、省考,由于“多线作战”,仅侥幸过了教资考试,心灰意冷之际,以高于小林两倍的薪资签了新东方,成为教培机构的英语老师;00后的小张,除了教资和公考,还打算试试考研。


……


2022年10月底,伴随着2022年下半年中小学教师资格考试(笔试)开考,教育部此前的统计数据登顶热搜,全国教师资格考试报名人数由2012年的17.2万人次,跃升至2022年的1144.2万人次,10年间增加了近66倍。这个数字和中国第一大考的考生人数相比亦是不遑多让,要知道2022年1193万的高考人数也是历年新高。


和小吴参加教资考试的2018年相比,疫情笼罩全球的3年时间里,本已日趋壮大的教考大军更加声势浩大。而小吴曾经供职的新东方经历一轮政策调整,也褪去了昔日”教培航母“的光环。离职后的小吴选择了回老家当教师,最后在乡村初中和县城小学之中,选择了县城小学。


另一方面,在全行业就业内卷的大环境下,相较于小吴的退居家乡小城,00后小张的处境更是卷上天际。2022年破纪录的全国大考还有考研和国考,报名人数分别达到457万和250万,而数字背后,00后的小张和她的同学们都是分母之一。


2022年即将进入尾声,这些数字和“年轻人鹤岗躺平”同时出现在热搜中,共同映照着疫情之下矛盾的众生相。


02“围墙”另一头,如今“风景”如何?


根据《2021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全国共有各级各类学校52.93万所,相较于上一年减少了0.78万所,降幅1.4%,我国当前各级各类学校专任教师数量达1844.37万人,比上一年增加51.4万,增幅2.9%。


数据背后,也能看到竞争的进一步加剧。已经三十而立的初中数学老师小林,疫情前还可以在寒暑假给学生“开开小灶”增加收入。而如今,处理起校内众多“加量不加价”的工作就让他有几分头秃,和毕业照相比,发际线肉眼可见的后移了。而更让他感慨的是,学校的男老师正在渐渐变少,新入职的女老师反而越来越多,以致于办公室已经没什么可以一起看球赛,聊足球的同事了。而和他差不多时期入职的几位男老师,或是从政,或是经商,在小县城“风生水起”,这让曾经国考折戟的他,一度偷偷看起了省考岗位。


根据教育部此前数据,当前中小学教师群体中,35岁以下教师目前占到43.4%,男教师比例接近40%,小学阶段男教师占比已不足三成,而男女教师比例五五对开还是在2000年。随着年长男教师的退休,中小学男教师比例偏低的问题将更加突出。


这种男女教师比例失衡的问题,在各师范学校课堂上也可见一斑。这一点,95后的小吴很有体会,在她所学的英语专业,男女比例为2:8,数字对应的景象是:男生旁边是女生,女生旁边还是女生,而这种情况,是她和她的老师们的共同记忆。


除了男女比例问题,学历内卷也同样波及到小县城。当年小林读初中时,他的老师很多是师专的毕业生,而他刚入职时,本科算是中高配了,而到这两年,新入职的同事中,要么是“八大”(教育部直属的八大师范大学:北师大、华东师大、华中师大、东北师大、南师大、湖南师大、华南师大、陕师大),要么是“双一流”,像他这样的“双非”生,没有研究生学历基本卷不动。


数据显示,伴随着教师队伍的不断壮大,各级各类教师素质也在不断提升、结构不断优化,仅小学教师本科以上学历,就从十年前的32.6%增长到2021年的70.3%。


另一方面,相较于大城市和小县城,乡村学校的“围墙”里,却似乎是另一番情境。为振兴乡村,发展乡村教育,2006年,“特岗计划”实施。近十年间,“特岗计划”累计为中西部1000多个县的数万所乡村学校招聘了103万名特岗教师,乡村教师队伍建设取得长足进步。


而数据背后的另一个现实是乡村学生大量流向县城,学校规模锐减。有些特岗教师一人多岗,成了“全科老师”。不是自己厉害,学校缺老师。对于这些“村小”而言,男老师更是凤毛麟角,原因无他,正是薪资福利待遇和晋升机会都并没有那么理想,而且乡村生活也多有不便利。95后的小吴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放弃了乡村初中,转而选择了县城的小学。而围绕着学校的2公里,也成了她通勤和日常生活的半径。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在国家政策和各专项资金的支持下,特岗教师的三年留任率达到85%以上,留下来的特岗教师接棒了那些年近花甲的“留守教师”。


结语


十年嬗变,中国教育事业在数据上跨越了多个量级的门槛,三年疫情,教师群体也经历风云变幻。教考十年,和百年未有的大变局相遇,个中的冷暖也被时代裹挟。“围墙”外听着网课的考证族们和“围墙”内教着网课的老师们,大家同样都在经历着滚滚向前的教育改革大潮。然而在《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等一系列高瞻远瞩的规划文件中,中国教育未来的宏伟蓝图早已徐徐绘就。


作者 | 李成

编辑 | Zo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