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MEDIA 
顶思传播
“网课留学”停止认证震动留学圈,注水“洋文凭”面临大清洗?
来源:顶思公众号 | 作者:敖竹梅 | 发布时间: 2023-02-06 | 242 次浏览 | 分享到:

近日,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发布最新公告,宣布今年起“跨境远程留学”文凭不予认证,一石激起千层浪。留学生、留学机构、寻求学历进阶的在职人士等都深受影响。最容易“混洋文凭”的时代戛然而止,“留学新时代”正在开启。这一政策的出台意味着什么?一脸错愕的求学者如何自救?疫情三年,“网上洋文凭”这门生意背后隐藏多少秘密?

 

 

01“网上远程留学”不认证,“网课洋文凭“将成历史

 

1月28日,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以下简称“留服”)发布了最新的《关于调整疫情期间对跨境远程文凭证书特殊认证规则的公告》,明确在2023年春季学期(南半球秋季学期)及以后仍然采用跨境在线方式学习(包括新入学和继续学习的情况)获颁的文凭证书,将不能获得认证。

 

 

公告发出后,立即引起留学圈巨大震动。不少“在读留学生”和“准留学生”表示学习计划被打乱,措手不及,也对一系列细节持有疑问。随后,留服又对公告中的相关问题,如学习方式选择、返校期限等做了进一步的解答。

 

事实上,根据国家相关政策,通过跨境远程学习方式获得的国(境)外学历学位证书和高等教育文凭一直不在留服认证范围。疫情爆发后,对于受疫情影响,被迫选择通过在线方式修读部分或者全部课程的留学人员,在满足国(境)外高校规定的学位授予条件后,其所获得的学位可以获得正常认证。因此,此次”公告“只是取消了疫情期间的特殊做法,恢复了原有的认证规则。

 

02“水硕”“水博”叫停,“注水”学历或面临清退潮

 

这一公告波及面广,让不少留学生、留学中介和寻求学历进阶的在职人士愕然。据了解,该政策对美国、加拿大、欧陆学校无太大影响。此外,英国自去年上半年全面放开后,各院校基本都已恢复线下授课,仅有个别学校语言班可以接受异地网课;中国香港地区高校自去年春季学期开始也均已全面恢复线下授课,要求所有学生必须完成疫苗接种并参与线下学习;新加坡公、私立大学也基本恢复线下。因此,这一政策对上述国家及地区的学校影响并不大。

 

然而,不少澳洲留学生却心急如焚,四处发帖求助,联名发邮件与留服进行沟通。据悉,数月前,在2022年S2课程接近尾声时,澳洲各高校就陆续公布了2023年S1的授课模式。自2023年S1开始,墨尔本大学本科课程将全面恢复线下授课,研究生课程依然为三种授课模式同步进行:

 

  • 大部分科目会采取同步进行线上模式(适用于澳洲境外学生)和线下模式(适用于在澳学生)双轨授课;

  • 部分需要面对面教学活动的科目只采取线下授课的模式;

  • 部分课程将完全线上授课。

 

莫纳什大学也在官网表示2023年上半年继续为部分课程提供网课,但学校对网课申请人作出了规定,明确国际生如受到客观原因限制,无法来澳进行线下学习,且所选科目提供线上模式,才可注册在线课程。

 

昆士兰大学则明确2023年部分课程仍可通过校外模式进行线上学习,并表示如国际生因新冠疫情无法前往澳洲,并将在海外进行远程学习,有可能获得5%的学费减免。

 

因此,在澳洲各大高校早早官宣了2023年春季学习安排的情况下,不少澳洲中国留学生也已经对春季学期的学习模式进行了选择和安排。留服的公告让许多澳洲留学生陷入可能需要更改学习计划,临时订机票、订住宿的焦虑。尽管留服已经明确学生保留好与学校协商的证据,通过个案审理,便不会影响学历认证,但许多澳洲留学生还是表达了希望增加政策缓冲期的愿望。

 

此外,过去三年来,国外部分高校和国内外部分中介也在留服疫情“权宜”政策下开拓了新业务,一时间,市场鱼龙混杂,考试作弊、保录取、造假等现象层出不穷。部分国家的某些高校和留学机构以疫情为名,不断推出各种在线课程,通过降低录取条件、毕业要求或缩短学习时长等,吸引国内学生,某些学生轻信黑中介,最终千金散尽,学无所成。

 

对此,教育部留学中心曾专门发布通知,指出坚决反对部分境外院校和中介机构以营利为目的,假借疫情突击增开大量在线课程的做法。

 

另外,据国内多家媒体报道,疫情前不少机构早已盯紧了国内学历提升市场,联合一些海外学校“打造”一批“注水”的海外学历学位,其中尤以“水硕”“水博”居多。疫情后,全球高校普遍采用线上教学,进一步助推了“学历加工厂”的泛滥。

 

 

2022年,湖南省邵阳学院花费近2000万引进23名菲律宾亚当森大学哲学(教育学)专业博士,事件引起公众质疑。在网上搜索,多家留学机构提供该大学硕、博申请服务,并有中介明确表示,留学期间的考试科目,中介公司可协助辅导通过。然而,尽管中介强调亚当森大学受中国教育部认证,但2021年11年,该大学已被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列入“学历学位认证加强认证审查”名单之中。

 

因此,部分在职高校教师们如果还想通过“远程留学”的方式,在短期内完成学历进阶,已是道路不通。

 

03留学新时代开启,如何打破困境消除“网课后遗症”?

 

“网课时代”后遗症频频,不少留学生表示,上“网课”面临倒时差、学习效率低、留学体验大打折扣等种种问题。不仅如此,线上学习所带来的考核方式也极易出现作弊现象,使得网课含金量不断注水。另外,“网课文凭”也在市场上受到雇主的另类审视,给留学生就业造成极大困扰。因此,中国留服的公告对于广大留学生来说是一个利好,短期内受到不利影响的留学生可以积极与留服沟通,争取政策的缓冲期,灵活解决问题。

 

对于不少留学中介而言,这一政策是对不受留服认可的在线课程泛滥的一次大清退,也警示留学中介需要踏实经营正规项目。然而,留学生们也注意到,在线下课程逐步恢复之时,前往留学目的地上课的学位或短期课程项目更具吸引力,引来了更多学习者的咨询和报名,对于正规中介来说,这也是新的业务增长点。

 

 

而对于许多汲汲于学历跃升的在职人士而言,应当明确,“跨境远程留学”的火热有其存在的土壤。当国内高校为追求更多办学资源,纷纷寻求“学院”向“大学”的名称改换时,教师学历是考核硬指标,其中,博士比例尤为重要。因此,许多高校默许教师们通过该种方式完成“华丽转身”。

 

在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看来,表面上看,这是高校办学追名逐利,而从深层次看,这是管理、评价高校的体系机制,客观上刺激了学校办学功利化。因此,淡化对高校的行政评价,推进专业评价,破除高校存在的唯学历、唯论文、唯职称评价问题是当务之急。

 

结语

 

“留学新时代”开启,许多旧认知亟需打破。新春伊始,留服这一公告也是教育部为了支持“留学公平”的政策回归,三年疫情收尾,“远程留学”的结束也在意料之中。当一切逐步回归正常,“留学”也应恢复和提升其意义与价值。

 

作者 | 敖竹梅

运营 | 天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