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MEDIA
顶思传播
让他当总统很危险!特朗普侄女新书今日发行,揭露家族残酷内幕...
来源: | 作者:Coral | 发布时间: 2020-07-17 | 79 次浏览 | 分享到:
今日,特朗普的侄女——玛丽接受了ABC的采访,她对着镜头再次重申,“他完全没有领导这个国家的能力,让他当总统很危险。”



文 /编| Coral


过去数月里,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动用了一切力量去阻止这本书的发行。


然而,他失败了。


今日(美东时间14日),特朗普的侄女玛丽·特朗普的回忆录《太多且永远不够——我的家族如何创造了世界上最危险的人》(“Too Much and Never Enough: How My Family Created the World’s Most Dangerous Man”)正式发行。光听名字,就可以知道这是一本“来者不善”的书。


事实上,关于特朗普的书并不少见:伍德沃德的《恐惧:白宫里的特朗普》;CNN白宫记者阿科斯塔的《人民公敌》;特朗普的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的《生事之屋》......然而,没有一本书可以像这本书一样,在美国引发了如此之大的关注度。


即使是在预售期间,它在亚马逊上销售量迅速攀升至第一。




侄女眼中的总
统及特朗普家族是怎样的?这个视角因为其特殊性,极大地挑动着众人的好奇心。


找“枪手”替自己考SAT、“贿赂”沃顿商学院面试官、商业欺诈、偷税漏税,玛丽·特朗普笔下的总统劣迹斑斑。而她把叔叔的劣迹斑斑,归咎于其祖父(即特朗普父亲弗雷德·特朗普)的性格缺陷及失败的家庭教养模式。


在书本摘要里, 她描述自己的祖父性格阴郁,用铁腕统治着家庭,具有反社会人格。




图为总统特朗普和其父亲


冷酷无情和无限制地追求自己的虚荣与野心,是特朗普家族典型的基因,因为这种基因,导致了特朗普的冷酷无情、永不满足和对当前疫情的轻描淡写,置民众生死与健康于不顾。”玛丽在书中,如此尖刻地分析道。



我的父亲曾拿抢指着母亲, 
他是家族的“失败品”


法官、银行家、地产大亨、总统,在外界展示的形象中,特朗普家族的近乎每一位人都是在各自领域里有所成就的精英人士,拥有着财富、权势,家庭美满。



图为特朗普五姐弟
,左一为现任总统,左二为玛丽的父亲弗雷德。大姐玛丽安是前联邦第三巡回法庭法官,三姐伊丽莎白是退休银行家、五弟罗伯特管理家族房产事业。



然而玛丽·特朗普的生父弗雷德·特朗普(与玛丽的祖父同名作为家中的长子成为了这个家族的反例和“失败品”。


郁郁不得志、失败的婚姻、沉溺酗酒、弗雷德在父亲的高压、羞辱和漠视下,过着被人嫌弃的一生。最终,在42岁那年孤独地病逝于医院。


在同一个家庭长大,一个被父亲偏爱,事业有成,甚至成为美国总统;一个被父亲瞧不起,碌碌无为、英年早逝。这样大相径庭的差别和命运究竟是如何造就的?玛丽的这本书不遗余力地向我们展示这个家族残酷的一面。


图为特朗普五兄妹,中间为弗雷德·特朗普


从玛丽沉痛的笔下,我们窥见了其父——弗雷德不幸的一生。


弗雷德的性格和唐纳德·特朗普截然不同,后者强势、自大、胜负欲强,而前者性格温厚、不好斗,对经商没有兴趣,梦想是成为一名飞行员。


为了实现这个梦想,在大学毕业后,弗雷德去飞行学校接受严格训练和考核,一度成为环球航空员工,但是他的工作却被父亲和弟弟唐纳德反复打击和嘲讽,他们称那份工作为“空中车夫”。


在离开航空公司后,弗雷德被迫子承父业,但他的表现不能让他的父亲满意。


“有一次,他(弗雷德父亲)当着一群员工的面冲着弗雷德大喊,唐纳德能抵10个你”,玛丽在书中这样写道,“唐纳德看着父亲嘲笑他,并从这种嘲笑中学会了怎样成为老弗雷德最喜欢的儿子,并且加入了嘲笑哥哥的行列。”




弗雷德·特朗普长相英俊


玛丽的这段描述,在特朗普的自传《The Art of The Deal》里似乎能找到印证。在自传里,特朗普有过这样一段独白:


“弗雷德的性格决定了他在贪婪的承包商和态度粗暴的供应商面前,总是强硬不起来。我比他小八岁,有一次,我居然对他说,‘弗雷德,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在虚度你的人生。’现在想起这件事,我感到非常后悔。也许是因为始终得不到家人理解,弗雷迪变得灰心丧气,他开始酗酒,情况急转直下......我则比较幸运。我很早就开始接触商业。有时我会想,如果我没有走上经商这条路,我和父亲会不会相处得这么融洽。”





玛丽的祖父不仅看不起他的父亲,还轻视她的母亲,后者同样为航空公司职员。



由工作的不顺遂和父亲的反复打压所造成的消极情绪,一度蔓延到这个家庭。这导致童年玛丽的家总是被争吵、暴怒、歇斯底里所包围。


“小时候,有一次我醒来时,发现父亲正在大笑,手里的枪正对着正在尖叫的母亲的脸。”玛丽在回忆录中写道,“1970年,母亲让父亲离开,后来他再也没有和他们一起生活。”


直到1981年,弗雷德死于因酗酒过度而引发的心脏问题。而在病逝的那天,“他的父亲和弟弟像往常一样,若无其事地讨论着政治、生意和女人。”


 人格障碍:缺乏同理心的美国总统


可以看出,这本书回忆录充斥着作者本人对这个家族的失望与愤怒。其中,玛丽从心理学角度,用大量笔墨描述了特朗普的“人格障碍“问题。





玛丽硕士攻读心理学专业
毕业后成为了一名临床心理学家



她指出特朗普具备自恋型人格的全部九项临床标准。其主要表现为过分关注自我而缺乏同情心。


哈佛精神病学家Dr. Lance Dodes也曾对总统做出了相似的论断,“他具有自恋型人格障碍的所有特征。这种人毫无良知。他们没有道德感、对他人缺乏同理心。”


更为糟糕的是,玛丽进一步指出,“这一模式已经转移到了他的成年生活和他的任期中”。


时间回溯到今年四月份,美国知名媒体《纽约时报》刊发了一篇评论文章,文章指出,特朗普不但是简单缺少同理心,甚至连基本的人性都已经缺失




因为,“当成千上万美国人死去时,特朗普竟然在疫情发布会现场当着记者的面,吹嘘自己有上亿粉丝,为自己脸书上了第一而自鸣得意。”




到了5月份,特朗普在另外一场疫情新闻发布会现场,依旧鼓吹美国的“防疫成绩”。


到了记者提问时间时,CBS华裔记者指出,“您多次提到,美国在检测方面比其他任何国家都做得好。为什么这对您来说却是一场全球竞争?即使每天都有美国人民死去,我们每天仍能看到更多的新增病例。”


这个提问激怒了特朗普,没有给出解释,亦没有正面回答,特朗普耸拉着眉毛毫不留情地回复,“不要问我,去问中国,好吗?” 并鲁莽地终止了记者的提问。


类似的场景还有很多,笔者不再一一展开,而这些场景都在充分展示着特朗普的虚伪、自大及耐心、同理心的缺失。




缺乏同理心,让他们更成功?



玛丽的这本家族回忆录,让笔者想起了另外一本书——《small Fry》(我,轻如鸿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