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MEDIA
顶思传播
上海中小学“自杀”问卷翻车,拿什么拯救青少年致命痛点?
来源: | 作者:多多 | 发布时间: 2021-11-26 | 294 次浏览 | 分享到:

让中小学生做涉“自杀”调查问卷?11月18日,有家长爆料称,上海市长宁区部分学校近日给学生做了一份关于心理健康问题的问卷,但包含40余道“自杀准备”等相关问题,因“诱导性”强而引发家长质疑和投诉。


近期,青少年心理问题酿成的悲剧已经接连发生。据媒体报道,11月15日晚,江苏启东三名女生跳楼。9月份至今,全国共发生60多起坠楼事件。而中国儿童青少年自杀率居世界第一。


文 | 多多

编 | Chris_guo


青少年因心理问题引发的自杀等悲剧行为,再度成为社会敏感“雷区”。


对于近日上海长宁部分中小学展开的涉“自杀”问卷调查,有评论称该做法本身就是“重大心理医疗事故”。


11月19日,长宁区教育局回应,已要求停止调查问卷工作,“系区未成年人心理健康辅导中心和我局相关科室对问卷内容审核把关不严,引发学生困惑和家长担忧,对此我局致以诚恳的歉意。”


日前,教育部对全国政协《关于进一步落实青少年抑郁症防治措施的提案》进行了答复,其中三项内容引发各界关注:


1.将抑郁症筛查纳入学生健康体检内容;

2.建立学生心理健康档案;

3.评估学生心理健康,对测评结果异常的学生给予重点关注。


“中国儿童青少年精神障碍流行病学调查”显示,全国儿童青少年精神障碍流行率达17.5%。教育部的回应也体现出解决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迫在眉睫。


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的根源多种多样,因为心理问题酿成的悲剧如自杀,更是令人痛心。


自杀、抑郁、霸凌悲剧的背后,孩子内心隐藏的诸多痛点中,“同伴关系”最易被忽视。同学之间,校园深处,同伴关系的核心场景,往往是家长和老师的“盲区”。


01

热播影视剧揭同伴关系“谜雾”


当青少年成为主角,同伴关系“盲区”里的故事被影视作品还原,总能引发千万观众共鸣。10月热播的网剧《八角亭迷雾》,去年的网剧《隐秘的角落》,评分均超过9分。前年的电影《少年的你》提名奥斯卡。



悬疑剧《八角亭迷雾》里,主人公是一对性格迥异的双胞胎,姐姐拥有大家眼中的“完美人设”:漂亮,开朗,优秀,懂事。也因此养成自恋且傲慢的性格,长期欺凌妹妹。去昆曲班抢妹妹的角色,在学校里抢妹妹的初恋。妹妹委屈躲进衣柜痛哭时,她雪上加霜,尖酸嘲讽。姐姐在昆曲班高调张扬只为风头压倒妹妹,却也因此遭来杀身之祸。



《隐秘的角落》里,初中生朱朝阳是“孤独的学霸”,在学校没朋友,父母离异。唯有孤儿院外逃筹钱治病的“小兄妹”是他的朋友。他们导演了一出“目击者敲诈凶手”的闹剧,一同陷入深渊。



而电影《少年的你》里,女高中生胡小蝶午休时静静喝完酸奶之后跳楼自杀。校方和班主任全然不知,她长期受尽一个女生帮派的欺凌,被堵在厕所,脸上被糊满厕纸殴打。


影视剧里的故事,反映的正是现实生活。无数血淋淋的事实表明,糟糕的同伴关系,很容易促使青少年产生不良情绪或抵触心理,引发同伴之间的矛盾,甚至酿成自杀/他杀等悲剧。


而原本可以避免的悲剧,其实要从源头抓起。尤其是在校园一角,学校和老师可以充分承担起发现、沟通、干预的角色,及早构筑青少年心理健康的“防护墙”,帮助孩子们建立良好的同伴关系,积极地面对社会及群体生活。


02

国际化学校的扫“盲”课


针对日益严峻的青少年心理危机,包括同伴关系难题,多位国际化学校相关领域负责人近日对顶思分享了他们的观点与经验。


博实乐教育集团教研专家、儿童心理治疗顾问邢晋博士认为,随着孩子的成长,同伴关系会变得更复杂。同伴关系中,孩子大致分5类:受欢迎的、被接纳的、被排挤的、被忽视的和受争议的。“我们最担心被孤立的孩子”,这些孩子的社交风险最高。


为此,学校构建了幸福心育课程,设计了一系列以人际和谐、感恩与宽恕为主题的游戏化团体活动,鼓励学生从兴趣和优势出发,自由组建社团,创造更多社交机会,帮助被孤立、被忽视和受争议的孩子建立积极合作的同伴关系。


比如:有个同学性格内向,班主任观察到他属于被忽视的类型,脸上很少有笑容。班主任通过家长访谈了解到孩子喜欢动漫,就鼓励他成立动漫社团,该同学组织了一次动漫活动,迅速吸引到十几位有共同爱好的同学,伙伴多了,他越来越自信。


深圳荟同学校的心理老师、小学学生事务副主任张恬雨认为,前期充分地进行预防式教育,可以避免很多后期干预工作。当我们需要干预时,伤害往往已发生。


在这方面,学校实行导师制,让导师和学生关系非常紧密。除了学科外,老师更关注孩子的情绪、行为和心理需求。学校开设“友谊魔法屋”活动,让孩子在游戏中收获友谊,学会社交。


学校每年还举办“防欺凌月”系列活动。张恬雨老师讲起一个案例,有班级几个同学不太喜欢一个新生,成立了针对这位同学的社交媒体群。老师发现后,马上报告给年级组长和心理老师,大家一起调查,和相关学生进行一对一沟通。最后,孩子们在老师引导下承认行为不当。班会上,老师又和全班强调了这个问题,明确原则,没有暴露孩子的隐私。学生们对老师的处理方式认可,班级氛围迅速改善。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教育部有关加强学生心理健康管理工作的推进,一些省市已经开始着手于建立健全学生心理危机分级预警和干预机制,组织中小学校进行相关测评与培训。


10月9日,北京市教委发布了《关于加强中小学生心理健康管理工作的通知》。其中,在做好心理健康测评工作方面,积极借助专业力量和手段,定期开展学生心理健康测评工作,健全筛查预警机制,及早实施精准干预。指导学校科学运用学生心理健康测评结果,推动建立“一生一策”的心理成长档案。对有明显心理问题的学生,要加强学生心理档案的建设和管理。


据了解,目前北京很多中小学也配备有心理老师,并在相关部门指导下组织青少年心理培训。比如在101中学,每年定期举办“心理健康节”系列活动。学生们还发起“挑战21天不抱怨”行动。同学们承诺会自我监督完成挑战。挑战者需要在承诺墙上签名,领取一只“不抱怨的手环”戴在手腕上,每当抱怨时就将手环摘下并带到另一只手上。如果手环能够坚持连续21天没有换过手腕,即挑战成功。


对话

探寻治愈青少年心灵的本土化良方


围绕青少年同伴关系引发的问题及悲剧,顶思近日对话了心理学专家、徕希研发团队成员之一牟惊雷。


牟惊雷

徕希心理高级研发经理;

北京大学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博士生;

大儒心理咨询中心合伙人


顶思:同伴关系题材影视作品火爆,从心理学角度反映出哪些问题?是什么原因导致的?


牟惊雷:这些影视作品都体现了对青少年心理问题的关注。包括几个问题:


第一,校园欺凌。这是社会现象,同时也是很多心理问题的结果,因此有很多种成因,如家庭中形成的扭曲的关系模式等。


第二,同伴关系质量下降。现在孩子之间的联系,尤其在一线城市,关系比上一代人童年时疏远,竞争和内卷明显。我们接待的好多来访者,他们会提到在学校特别孤独,不知道怎样建立良好的伙伴关系。


第三,竞争和内卷。现在更多的同伴关系质量下降,是因为内卷竞争直接引发人际关系的冲突。比如在大学,大家都要争第一,争出国名额。问题综合起来,就会导致现在的孩子内心“原子化”严重。人跟人之间,不再是以前那样,无论初高中还是大学,都有一群朋友,如今很难找到群体。我跟你保持一定距离,不近也不远,没有能力社交,不知道怎么社交,像一个个单个的原子。这种关系模式中,他们一方面孤独,另一方面又太过自我,羞耻感强,特别在意别人的评价。


顶思:同伴关系给青少年带来困惑,背后是哪些亟待解决的问题?如何运用科学方法干预?


牟惊雷:我们需要分析的框架,临床心理学有个惯用的视角,从个人、家庭和社会角度分析。其中,社会角度有以下几方面原因:


第一,疫情推动了人和人之间关系变化,更多使用网络,不能出国,学业资源变得紧张。


第二,即使没有疫情,整个社会也是趋于竞争强烈。比较典型的是中产家庭的焦虑。实际上,很多内卷发生在中产家庭或一线城市。父母格外注重孩子教育,对成绩要求特别高,这对伙伴关系发生什么样的影响?他们只要求孩子成绩好,不注重友谊、社交技能的培养。家庭教育往往忽视同伴关系。导致孩子不知道如何处理冲突,不会交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