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MEDIA 
顶思传播
国际学校教师上演“双向逃离”:北上广诱惑力减退,二三线城市更难立足
来源:顶思公众号 | 作者:Iris | 发布时间: 2024-04-19 | 60 次浏览 | 分享到:


薪资福利、发展空间、子女教育……一批批国际学校教师奔赴北上广求“薪”求变;工作负担、生活压力、家人照顾……同样一批从业者又逃往二三线城市,求”安“求稳。前些年,国际学校教师在行业内不断辗转;近些年,逐渐出现了“双向逃离”的新趋势。在不停流动迁徙中,老师们到底寻觅什么?什么对他们更具诱惑力?


01 “双向逃离”进退两难:“高地”太卷,“洼地”更难


一直在北方某城市公立国际部任职的Simon老师终于下定决心跳槽到北京某国际学校。作为当地开办较早的元老级公立国际部,学校初期发展速度极快,势头强劲,但如今却陷入瓶颈,面临不少新建校的夹击。于是,想要深耕IB领域的Simon把目光投向北京,并为此接受了职级从教学主任转至课程协调员的职位“降维”。


像Simon一样的“追梦者”不在少数。Stella老师也从某中部小城来到了邻省的新一线城市。奔着新平台的教学理念与诱人薪酬,Stella义无反顾地选择跳槽。她能力强,融入快,很快便得到了新学校管理层的欣赏。然而,由于行业动荡,学校也开始紧缩开支,并增加工作量,原定的薪资性价比立刻降低。而令她错愕的是,自己还成了第一批被通知降薪的老师。无奈之下,她只得再次选择离开。


然而,除了奔赴北上广的决心,老师回流二、三线的热潮也越发显著。物理老师Janice在行业内已有六七年从业经历,并在大湾区一所公立国际部教学。已过而立之年的她发现自己无法负担一线城市的高房价等安家成本,回老家与男友共同打拼成了新的人生计划。期间,老家一所口碑强校向她伸出橄榄枝,但她却只待了一个学期又与男友双双重回南方求职。她坦言,二三线城市的薪资大幅度缩水,男友工作发展也陷入瓶颈。


在深圳从教的东北小伙Austin也如此。之前他瞄准北方某城市相对较缓的工作节奏和非常不错的薪资,并拿到几个学校的offer。然而,在多重考虑下,他还是决定在深圳继续发展。


02 “双向逃离”是行业动荡的缩影,向上突破还是向下兼容?


顶思人才招聘顾问Jaycee看来,国际学校行业人才的“双向逃离”既是近几年行业动荡的缩影,也反映了教师们在平衡工作机会、流动性和发展空间上的痛点。


由于国际学校行业的特殊性,相对于二三线城市,一线城市的丰富资源和高净值家庭支付能力具有压倒性的优势,也导致优秀人才的聚集。因此,从小城市奔赴大城市是普遍趋势。据Jaycee观察,一部分一开始选择二三线城市的老师并非不想留在一线,而是学术背景不够亮眼,但他们仍保持着寻找机会的可能性。


然而,向上突破并不容易。如果小城市的双语学校、生源一般,老师想做出成绩就十分困难,这容易让他们的简历缺乏亮点。再者,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本身人才较为饱和,一二梯队学校人才的内部流动性差,机会匮乏。此外,许多老师看到的多是一线城市的薪资,而忽视“超一线”的工作强度,或看上了名校的生源,却抗拒名校的薪资,在这种落差下,需要老师有较强的心态调整和适应能力。


与之相对的是从一线城市退回二三线的“逆流”。许多人将此视为向下兼容,默认了薪资降低、生源受限等现实,但实际上,愿意降低工作成就感和生活品质的人并不多,不少老师辗转一番最终还是回到大城市。此外,扎根小城也远没有想象中简单。对于二三线国际学校的管理者而言,应聘者一线城市工作经历更像是“镀金”,突出的学历背景利于学校宣传,能够教授高阶课程或指导竞赛才是真正的吸引力。


03 “迁徙潮”越来越汹涌,盲目“南下”成误区


综合长期的猎头经历,Jaycee发现,近几年,国际学校行业教师“南下潮”愈演愈烈。特别是在北京、上海已进入存量博弈,而大湾区仍不断有新校“开张”的情况下,很多老师都愿意前往经济发展增速较好的南方求职。


根据顶思《中国国际学校薪酬报告2023》(以下简称“报告”),从七大行政区域来看,总体而言,华东、华南和华北区域的中外教薪资最高,为第一梯队;东北和西北为第二梯队;华中和西南相对偏低,为第三梯队。其中,2023年中教薪资最低的西南区与最高的华南区相差31%。


求职教师“向钱看”是人之常情,但Jaycee提醒,城市经济与国际学校发展并不完全相关。许多教师青睐杭州、深圳等经济强市,默认求职机会多,但实际情况却远非如此乐观。以深圳为例,尽管新建校多,但暴雷频频,存在许多不规范现象,求职有风险。其次,诸如深国交、深圳中学国际部等“战绩”过硬的头部学校少,且极少放出岗位。此外,一些公立学校国际部大都通过教育局统一招聘,社招渠道少。


Jaycee说,相比于大湾区,北京的国际学校反倒能给求职者很多惊喜。根据“报告”,中教平均薪资最高在广深,与第二位的北京相差无几,但比第三位的上海高出13%;外教的平均薪资最高在北京,比第二位的上海高出3%。北京的国际学校行业发展早,且趋于稳定,现阶段能够生存下来的学校还是各有优势,学校质量、关停情况总体可控,流动性更健康,薪资也具有较强的竞争力。


不仅如此,在目前网络上多种信息的冲击下,学校与候选人之间本身就容易错配,在行业动荡期,这一特点就更为明显。此前,大湾区一所国际学校突然转公,教师面临解散,学校的骨干教师也重新流入市场,并与行业资深从业者一起竞争高薪酬。因此,一所学校的命运可能牵涉到当地的国际学校人才市场,从而波及整体的优胜劣汰。


结语


不论向上还是向下选择,“双向逃离”的背后是国际学校教师的职业规划痛点,不论平台、生源、发展,还是薪酬、资源、工作量,在行业动荡期,教师还需平衡自身的期望值,积极寻求专业力量的帮助,多多关注行业理性的声音。


作者 | Iris

图源 | 网络